【名家專欄】哥大校園的反以色列暴力事件

【2024年04月2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ders Corr撰文/信宇編譯)最近,位於紐約市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及其周邊地區激進的反以色列抗議活動助長了各種暴力和反猶太言論,抗議者有時會將這些言論付諸行動,包括襲擊一名支持以色列的活動分子和猶太學生、向一名猶太學生吐口水以及偷竊以色列國旗等。

這些激進的抗議者從1968年哥倫比亞大學的抗議活動中汲取靈感,當時的抗議者後來逐漸發展成為美國最致命的左翼恐怖組織「氣象員」(Weathermen),也稱為「地下氣象員」(Weather Underground)。

「氣象員」組織並不是如今這些抗議者試圖效仿的唯一恐怖分子組織。正如知名新聞評論員巴里韋斯(Bari Weiss)撰文指出的,哥倫比亞大學的親巴勒斯坦活動分子公開慶祝「哈馬斯(Hamas),並對走到他們附近的可辨識猶太學生進行人身恐嚇」。

暴力威脅如此強烈,以至於4月21日,一位與哥大有聯繫的拉比(rabbi,意為猶太教領袖)呼籲猶太學生回家,直到校園秩序恢復。哥大校內的「希勒爾」(Hillel)是一個校園猶太組織,它呼籲大學和市政府確保學生的安全,包括校園周邊的公共街道,學生們必須使用這些街道來往於教室、宿舍和校外宿舍等。

「哥倫比亞大學和紐約市必須採取更多措施保護學生的安全。」「希勒爾」在一份聲明中稱,「我們呼籲大學管理部門立即採取行動,恢復校園的平靜。市政府必須確保學生可以在百老匯和阿姆斯特丹大道上行走,而不必擔心受到騷擾。」

哥大校方回應稱,現在允許學生改上網課。然而,校方任由事態發展到這一步,完全是咎由自取。顯而易見,深層原因是由於校方未能堅持真理和教學為本,轉而支持相對主義和極左意識形態,否認或迴避歷史上的反猶太主義(anti-Semitism)。這是校方應該立即解決的問題。

當然,大學並不是唯一的過錯方。學生抗議者規定不得在營地飲酒和吸毒。在暴力事件發生後,他們終於發表了一份聲明,將「所有人的安全」放在首位,包括「不與反抗議者作對或使局勢不必要地升級」。然而,幾乎沒有證據表明,他們明確致力於非暴力。如果不對參與者進行更多的非暴力培訓,學生們應該知道最好不要就煽動性問題進行大規模抗議。他們鼓勵未接受過此類培訓的外來人員參與抗議活動,這種做法是不合情理的。

抗議活動組織者應立即公開確認,他們以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為榜樣,而不是在大型遊行隊伍的最前面醒目發布「不擇手段」之類的暴力信息。鑒於2023年10月7日哈馬斯組織對以色列南部發動平民大屠殺,以及今年4月14日伊朗用三百多枚導彈和無人機襲擊以色列,這些大規模的反猶太暴力事件頻發,在這種背景下發布煽動型言論無疑是自拆台腳,最終會分散抗議活動呼籲停火的正義聲音。

大學校門外的大批抗議者舉著醒目的「革命」標語,在至少一百名遊行者的帶領下前進。許多人可能來自校外的其它抗議團體和大學,包括紐約大學(NYU)和紐約市立大學(CUNY)。

此次哥倫比亞大學抗議活動中最引人注目的參與者在她的X(推特)帳戶上醒目地展示了共產主義的錘子和鐮刀標誌。她擁有超過18萬名推特粉絲,並談到她的「榜樣來自1968年」。那時哥倫比亞大學的活動分子是古巴培訓的社會主義者,他們占領了建築物,導致700人被捕,200人受傷,1969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亦發生了暴力事件,1970年代「氣象員」組織發起了共產主義恐怖主義,他們試圖通過爆炸、街頭鬥毆、毆打教師和教授等暴力方式來推翻美國政府。

4月18日,哥倫比亞大學有一百多人被捕,約50名校外抗議者高呼「暴動萬歲」(Long live the intifada),其中「intifada」直譯為「擺脫」或「起義」,然而主要用於針對以色列的恐怖主義。另一個常見的口號是「從河流到海洋」(from the river to the sea),意思是結束以色列這個猶太國家,這實際上意味著用暴力將猶太人趕出自己的家園。

一些抗議者表現得更加離譜。一名示威者大喊「我們是哈馬斯」,另一名示威者則高喊「哈馬斯萬歲」,這一幕被攝像機拍了下來。據報導,一名示威者威脅校園裡的一些猶太學生說要「再進行一萬次」2023年10月7日的平民大屠殺。

鑒於此次抗議活動充斥著暴力言論,而且對1968年激進主義活動表達公開讚賞,大學和執法部門應該擔心中東的暴力會以新的國內恐怖組織的形式傳入美國。在使用此類言辭的美國抗議活動中,有一小部分參與者會考慮通過小規模暴力、破壞財產或更暴力的方式將言辭付諸行動,這個比例可能高達10%。

不重視非暴力的後果馬上就顯現出來了:抗議者和反抗議者之間發生暴力衝突。在一次校外互動中,一名反哈馬斯的抗議者嘲笑支持巴勒斯坦的抗議者,說他們根本不知道中東發生了什麼。其中一名抗議者身穿與支持巴勒斯坦事業有關的「庫菲亞」(keffiyeh)巴勒斯坦頭巾,似乎粗暴地推搡了這名反哈馬斯人士,導致後者流血不止,這名傷者亦指責另一名同樣戴「庫菲亞」的男子毆打他。同一段視頻顯示,一名猶太學生被抗議者稱為「白色惡魔」,另一名學生被嘲笑為「白人男孩」。當這些人似乎在尋求建設性對話時,抗議者卻很少表現出與他們接觸交流的意願。

抗議活動的組織者應該譴責這種激進頑固的種族主義和粗暴野蠻的暴力形式。然而他們沒有足夠強硬地譴責這些行為,也沒有遵守合理的校規,沒有創造機會讓各方都有機會表達觀點,從而導致整個抗議活動失控,警方不得不介入並逮捕極端分子。民主制度下的違規行為和「相當於騷擾和歧視的言論」的風險,促使哥倫比亞大學校長內馬特「米努什」沙菲克(Nemat 「Minouche」 Shafik)首先下令實施逮捕。她這樣做是正確的,以免暴力事件進一步惡化。

我們必須讓所有學生明白,大學是學習和思考的地方,而不是好鬥、種族主義和暴力的場所。哥倫比亞大學的許多抗議者在言行方面已經表現得與恐怖分子無異了。在他們將言論付諸行動之前,我們必須通過更好的教育糾正他們的思想,儘快結束這種暴力局面。

作者簡介:

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2001年獲頒耶魯大學的政治學學士和碩士學位,2008年榮獲哈佛大學的政府管理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人,科爾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總裁,其研究領域廣涉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地。他的最新著作是《權力的集中:制度化、等級制和霸權主義》(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stitutionalization, Hierarchy, and Hegemony,2021)和《大國大戰略:南海的新博弈》(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the New Game in the South China Sea,2018)等。

原文:Anti-Israel Violence at Columbia Universit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