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美國校園反猶活動背後有中共黑影

【大紀元2024年05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報導)最新的一份報告說,在背後支持美國校園的反以色列(反猶)抗議活動的組織,與中國共產黨有聯繫。

根據智庫「網絡傳染研究所」(Network Contagion Research Institute, NCRI)的一份報告,一個與中共(CCP)有聯繫的政治活動團體在資助和組織美國校園的反以色列抗議活動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些抗議活動最近幾週擾亂了美國各地的大學校園。

上週發布的這份報告介紹了這場「看似草根的激進運動」的背後,有一個叫「為巴勒斯坦關門」組織(Shut It Down for Palestine, SID4P)在推動。該組織是在2023年10月7日以色列遭受哈馬斯襲擊後成立的。

報告稱,SID4P領導了一系列「反資本主義、反警察和反政府的抗議運動,它作為一個混合在線和現實世界的網絡,頻繁動員參與示威活動,並逐步升級為針對關鍵基礎設施和公共空間的直接行動政營」。

運營SID4P的人員來自一個名為「辛厄姆網絡」(Singham Network)的機構。該網絡是一個由非營利組織、財政贊助商和另類新聞來源組成的全球網絡,與一名美國左派科技富豪羅一(英文名:Neville Roy Singham)直接相關。

NCRI將羅一描述為中共地緣政治影響力的一個「管道」。報告稱,上述另類渠道在SID4P的在線動員和跨平台社交放大方面發揮了核心作用。

羅一長年在上海深居簡出。他在2023年出席了一場為中國共產黨傳播國際形象的研討會,沒想到無意中洩露了身分。

根據《紐約時報》的調查報導,羅一是極左事業的社會主義捐助者,也是在海外推動中共宣傳,並為宣傳活動提供資金的核心人物。

他隱藏在眾多美國的非營利組織和空殼公司之中,但一系列調查顯示,他與中共政府媒體機構有密切合作,甚至為其在全球的宣傳活動提供資金。

2023年7月6日,中共外文局和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主辦中國共產黨國際形象傳播創新論壇(2023),其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承辦了「中國共產黨踐行全球文明倡議的話語表達」平行分論壇。右下角為美國科技富豪羅一(Neville Roy Singham)。(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

羅一在中共國際形象傳播活動露面

2023年7月6日,中共外文局和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主辦中國共產黨國際形象傳播創新論壇(2023),其中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承辦了「中國共產黨踐行全球文明倡議的話語表達」平行分論壇。

羅一獲邀出席,儘管官方放出的與會專家合影照中刻意隱去了他,但在其它現場照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寫有他中英文姓名的桌牌以及他本人的側身照。

他目前和一家上海媒體公司馬酷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正在聯合製作一檔YouTube節目,部分資金由上海市宣傳部門提供。該媒體公司還在與上海師範大學合作,「向世界傳播中國的聲音」。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他和中共宣傳機構之間的界限非常模糊。《紐時》說,他與馬酷公司共用辦公室,也共用員工,而馬酷的創辦宗旨是讓外國人了解「中國在世界舞台上創造的奇跡」。

馬酷的網頁顯示,年輕人聚集在羅一的辦公室裡,面前是一面紅色橫幅,上面用中文寫著「永遠追隨(中國共產)黨」。

2023年2月14日,粉紅代碼(Code Pink)創始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左)和羅一(Neville Roy Singham,右)在紐約出席社交活動。(Dave Kotinsky/Getty Images for V-Day)

羅一與「粉紅代碼」創辦人結婚 並提供資金

羅一與左翼反戰團體「粉紅代碼」(Pink Code)的創始人朱迪‧埃文斯(Jodie Evans)在2017年結婚。

埃文斯過去公開批評中國人權,但後來「粉紅代碼」的立場發生了大變化,改為全面支持中共,甚至謾罵香港的民主抗議人士。

「粉紅代碼」經常干擾國會聽證秩序,在跟中共相關的聽證現場舉牌抗議,聲稱反戰以及「中國不是我們的敵人」。

非營利組織記錄顯示,自2017年以來,「粉紅代碼」的捐款中約有四分之一(超過140萬美元)來​​自與羅一相關的兩個團體。第一個是UPS代管郵箱地址的非營利組織,第二個是高盛提供的慈善機構,作為客戶捐贈的渠道,羅一過去也曾使用過該家機構。

2024年4月22日,親巴勒斯坦支持者聚集在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校園內。(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羅一與反猶太親巴勒斯坦組織關係密切

組成SID4P的七個核心組織(也叫「召集人」)分別是Al-Awda NY、巴勒斯坦正義學生會(NSJP)、巴勒斯坦青年運動網(PYM)、新澤西州巴勒斯坦美國社區中心(PACC)、人民論壇(The People’s Forum)、ANSWER聯盟和國際人民大會(IPA)。

NCRI稱,這些召集人與羅一有著密切的意識形態和經濟聯繫。而最後三個團體充當「中共附屬實體」,「有效利用美國境內的親巴勒斯坦激進主義渠道,以推進更廣泛的反美、反民主和反資本主義議程」。

報告發現,SID4P與「極端主義團體」有聯繫,其中包括美國境內一個推進「反美和反猶太議程」的親巴勒斯坦團體。

報告說,與中共外國影響力活動有關的組織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針對占領基礎設施和公共空間的直接行動。雖然表面上這些活動主要針對以色列,但實際上卻是一場更廣泛抗議活動倡議的一部分——他們有充足的資金,旨在推動一場革命,反政府和反資本主義議程,其主要組織已成為「敵視美國的外國實體的多功能工具」。

自哈馬斯襲擊以色列以來,「人民論壇」在組織多次美國國內的反以色列抗議活動中發揮了作用。

NCRI預測,這些組織將持續煽動騷亂,直至2024年夏季,並持續到11月美國大選。

活動家稱美國的反猶組織是特洛伊木馬

「停止反猶太主義」(Stop Antisemitism)的創始人兼執行董事利奧拉‧雷茲(Liora Rez)將反以色列示威活動比作「特洛伊木馬」。

雷茲說,他們暗中推進破壞性的獨裁意識形態,試圖打著「社會正義」和「反殖民主義」的幌子,在美國和歐洲製造混亂。

他認為,這些抗議活動「是一場預先計劃的資金充足的非自然運動的一部分」,旨在破壞美國和西方文明。

雷茲一家逃離蘇聯後來到美國。他說,「這個與中國(中共)有聯繫的威權網絡所使用的策略,讓我想起了我的家人在前蘇聯經歷過的馬克思主義策略」,他們利用對猶太人的仇恨來宣傳自己的毀滅性教義。

保衛民主基金會(FDD)研究心理戰的研究員伊萬娜‧斯特拉德納(Ivana Stradner)告訴福克斯新聞,北京已經在套用莫斯科的工具包,希望「使用隱蔽和脅迫的方法來影響美國」。

她認為,多年來,中共的影響力運作重點是塑造中共的正面形象,並放大北京只關心經濟和合作的信息。但現在它們已轉向更複雜的劇本。

「北京已經注意到俄羅斯在信息戰方面取得的成績。中方已經調整了自己的策略,通過利用社會分歧來分化美國。」斯特拉德納說,「北京不會錯過利用美國對哈馬斯的分歧並宣揚極左言論的機會。北京已經採取了類似的策略,放大和宣揚美國所謂的『系統性種族主義』,下次他們還會這麼幹。」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