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國主導中東情勢 哈法北京會談徒勞

【大紀元2024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呈工、陶莎採訪報導)就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共黨魁會面當天,哈馬斯與法塔赫的代表在北京舉行了和談。分析指,在美中關係緊張加劇之際,中共此舉是意圖制衡美國對中東和平的努力。但專家認為中共不可能取得任何進展,在中東和平問題上,美國占據著主導地位。

4月30日,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林劍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說,應中方邀請,巴勒斯坦法塔赫和哈馬斯兩派別的代表日前到京,就推進巴勒斯坦內部和解舉行對話。他稱談判取得了積極進展,雙方同意繼續對話進程。他還稱,雙方都感謝中方所作的努力。

據悉,中共邀請雙方會談內容,不止局限在推進和解,還包括中共支持巴勒斯坦加入聯合國,推動兩國問題解決方案等。

這是自加沙衝突爆發以來,首次有消息證實哈馬斯代表團訪問北京。

與此同時,結束了北京之行的布林肯29日飛抵沙特阿拉伯,開始了他對該地區自加沙衝突爆發以來的第七次訪問,為以哈雙方達成停火協議做外交努力。

他在利雅得表示,現在,阻礙加沙人民實現停火的唯一阻礙就是哈馬斯;以色列提出了「非常慷慨」的旨在換取人質的停火提議,希望哈馬斯能夠接受這一提議。

談到哈馬斯武裝分子時,布林肯強調,「他們必須做出決定,而且必須迅速做出決定」,「我希望他們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4月30日,哈馬斯表示,正在研究以色列提出的停火協議(在加沙地帶停火40天,以換取雙方人質獲釋),並儘快以書面方式對提案作出回應。

達成停火協議,進而恢復中東和平,是美國中東事務的重中之重,也是美國全球戰略的重要一環。因為,由於受到中共大力支持,俄羅斯仍在對烏克蘭發動進攻,美國必須集中精力及早結束持續兩年多的俄烏戰爭。

對於中共的做法,時政評論員唐靖遠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從以哈衝突一開始,就在支持哈馬斯,並藉此在中東事務上與美國抗衡。

他說,如今,在美中關係惡化、中東局勢處於是非危險的情況下,中共選擇布林肯訪華的最後一天宣布巴勒斯坦兩派在中共主持下在北京進行了和談,是要把這當作與美博弈的一張牌來打。「它在向美國發出一個信號:中共無論對哈馬斯,還是對法塔赫,都有影響力。」

「以哈衝突已接近尾聲,哈馬斯事實上已經失去了對加沙的控制權,該組織是否能保持實力,存活下來,都是問題。中共選擇這個時候對巴勒斯坦地區進行外交介入,是要表明一個立場:中共在政治上支持哈馬斯,不希望以色列把哈馬斯徹底清除掉。」他說。

3月17日,在中東從事穿梭外交的中共特使王克儉,在卡塔爾會見了哈馬斯領導人伊斯梅爾·哈尼亞(Ismail Haniya)。

他對哈馬斯領導人表示,中方將推動儘快平息戰火,為推動巴勒斯坦問題在「兩國方案」基礎上實現全面、公正、持久的解決。

在此之前,王克儉先在馬尼拉會見了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外交部長里亞德·馬利基(Riyad Al-Malki)。會晤之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外交部發表聲明,對中共支持巴勒斯坦的「堅定立場」表示讚賞。

法塔赫,是西方支持的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所領導的運動,該組織在約旦河西岸實施有限自治。2007年,哈馬斯武裝分子在一場戰爭中將法塔赫驅逐出加沙。從此,巴勒斯坦形成兩個對立派別,政治分歧迄今未能解決。

美國支持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並將哈馬斯視為恐怖組織;而中共卻不承認哈馬斯為恐怖組織,將兩者「一視同仁」。

中共意圖藉哈馬斯抗衡美國

去年10月,以哈戰爭爆發後,美國國會兩黨代表團訪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對中共黨魁習近平表示,中方對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馬斯襲擊以色列的態度上,令他「感到失望」,他敦促中方「與以色列人民站在一起,譴責懦弱而邪惡的襲擊行為」。

當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中共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共同的朋友;《環球時報》則指責西方國家對以哈戰爭負有責任,是由美國主導的行徑,並警告選邊站的做法只能會「火上澆油」。

耶路撒冷研究中心主任艾哈邁德·拉菲克·阿瓦德(Ahmad Rafiq Awad)博士表示,中共「以如此強大的力量」涉足中東事務,其干預行為是其「各種角色的延續」。「因為它是一個與歐美資本主義國家對立的全球大國」。

那麼,哈馬斯和法塔赫能否在中共的撮合下和解呢?艾哈邁德·拉菲克·阿瓦德認為不可能,因為被叫到北京的雙方,都不會認為將結束分裂的成績給予中共是合適的。

巴勒斯坦戰略研究與政策中心研究部負責人哈利勒·沙欣(Khalil Shaheen)也表示,中共試圖在安理會發揮作用,實現所謂「兩國解決方案」,而「現實中,沒有任何手段可以取得任何進展」,何況哈馬斯與法塔赫迄今已經坐下來討論了數十次了,這次雙方的代表來到北京,「我不相信他們的領導層授權他們取得突破」;而在此問題上,美國卻占據著主導地位。

唐靖遠認為,中共對兩個組織的調和,包括對未來巴勒斯坦獨立建國等,都發揮不了太大的實質性作用,只是徒勞。中共僅僅是利用這一機會,利用哈馬斯和法塔赫之間的矛盾,操控這兩個組織為它的政治利益服務而已。

中東的戰略地位十分重要,近年來,中共開始插手中東事務,其最大目的是要在該地扮演一個重要角色,重新改寫該地區地緣政治權力的版圖,與美國爭奪主導權。

「中共想在將來中東地區權力政治版圖重建時與美國分一杯羹。它在向美國顯示:在重建過程中,中共擁非常大的影響力。如果美國及以色列想要在中東不遭遇麻煩,就要向中共作出某些方面的讓步。」唐靖遠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