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藉TikTok在美發動反以宣傳 欲削弱美國

【大紀元2023年11月15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江楓報導)隨著以色列深入加沙核心地區剷除哈馬斯,中共藉由它掌控的抖音海外版TikTok將反以色列宣傳從中國擴大到美國,左右美國青年對以哈衝突的看法。專家分析,中共試圖以此攪亂美以聯盟,削弱美國在中東的勢力,長遠目標是顛覆美國「石油美元」地位。

TikTok扭曲美國年輕人世界觀

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11月7日致函美國財政部長珍妮特‧耶倫(Janet Yellen),要求政府將TikTok下架。霍利在信中說,TikTok具備「徹底扭曲」美國年輕人世界觀的能力,美國青年對以哈戰爭的看法正在驗證這一點。

約會應用程式Tinder的前高管小傑夫‧莫里斯(Jeff Morris Jr.)10月26日發帖說,在TikTok上,標籤為「#standwithpalestine」(支持巴勒斯坦)的影片的觀看次數為29億次,而「#standwithisrael」(支持以色列)影片的觀看次數僅為2億左右。

從10月16日到10月31日,全球有21萬個使用#StandwithPalestine(支持巴勒斯坦)標籤的帖子,而只有1.7萬個帖子使用#StandwithIsrael(支持以色列)標籤。同一期間,在美國,有8,000個帖文使用#StandwithPalestine(支持巴勒斯坦)標籤,而只有3,000個使用標籤#StandwithIsrael(支持以色列)的帖文。

中共利用TikTok算法影響美國社會

這兩者懸殊的差距可能是TikTok的算法造成的。對一個社交媒體而言,其排名算法決定了哪些內容排名靠前,哪些內容排名靠後,哪些內容被推送給用戶,因此可以左右某個帖子的觀看次數,這也可以反過來影響發帖內容。

TikTok的算法掌握在中共政府手裡,並且中共極力阻止美國獲得TikTok的演算法。2020年,時任美國總統川普察覺到風靡年輕人的TikTok給國家安全帶來的威脅,提出禁止該應用程式——除非它出售給美國公司。但當年8月28日,中共修改了一份需要中共政府批准才能出口的技術清單。TikTok的推薦算法被包括在這一清單中。

今年3月,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國會聽證會上說,TikTok由中國公司字節跳動擁有,最終由中共政府控制。他說,「是推薦演算法的控制,讓他們能夠進行影響力操作。」雷透露,中共可以控制用戶看到的內容,並透過控制數據來分裂美國人。

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也透露,中國用戶在抖音上看到的內容與美國用戶在TikTok上看到的內容不同。「例如,在美國(TikTok平台上),人們鼓勵孩子們掐死自己,我們已經讓孩子們死去了。在中國(抖音上),他們被鼓勵專注於數學和科學以及建設國家。」

美國年輕人對以哈戰爭看法跟成年人相反

中共通過TikTok發動的影響力行動在以哈戰爭中顯示了效果。民調顯示,美國大多數年輕人認為哈馬斯攻擊以色列是正當的,儘管美國成年人的看法與他們相反。

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Harvard CAPS)與哈里斯民意調查(Harris Poll)10月20日公布的一份民調結果顯示,年齡在18到24歲的群體中,超半數(51%)的美國受訪者認為,因為巴勒斯坦人處於不幸境遇,哈馬斯殺害1200多名以色列平民是正當的,49%的受訪者認為哈馬斯的行為不當。相比之下,在美國公眾的總體意見中,只有24%的民眾認為哈馬斯對以色列平民的殺戮是正當的。

參議員霍利認為,美國年輕人和成年人之間的不同意見可能是受到TikTok上大量的反以色列內容的影響。

中共政府和媒體反以挺哈

跟TikTok上反以色列傾向一致的,是中共政府和媒體對以色列的批評以及對哈馬斯的暗中支持。

10月15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與沙特阿拉伯同行的通話中,指責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動「超出自衛範圍」,稱其為集體懲罰。中共也批評美國在聯合國投票支持以色列。

復旦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沈毅將以色列的攻擊比喻為納粹的侵略行為。

一名在中國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擁有290萬粉絲的網紅表示,他會選擇將哈馬斯稱為「抵抗組織」,而不是「恐怖組織」。他並且指責以色列是恐怖組織,因為以色列對加沙的空襲造成了平民傷亡。

中共反以色列挺哈的立場是基於它在中東對抗美國的地緣政治目標。

美國用軍力捍衛石油美元地位

自從以哈戰爭爆發以來,美國向中東派出大量軍隊支持以色列,包括艾森豪威爾號航空母艦及其打擊群(包括一艘飛彈巡洋艦、兩艘飛彈驅逐艦以及由直升機、戰鬥機和5000名水手),一艘俄亥俄級核動力潛艦和福特號航母及其戰鬥群。

五角大廈也向中東部署了1,200名士兵。此前,美國在中東已經駐紮了45,000名美國軍人和承包商。其中大多數在科威特,數千人在卡塔爾、巴林、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

過去三週,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襲擊了美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基地和設施41次。負責中東事務的美國副助理部長達納‧斯特勞爾(Dana Stroul)11月8日在眾議院外事委員會表示:「10月26日,在拜登總統的指示下,美軍對敘利亞東部由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及其附屬機構使用和運營的設施進行了精確的自衛攻擊。」「我們將毫不猶豫地採取進一步的必要措施來保護我們的人民。」

美國在中東的強大軍事力量捍衛了它的「石油美元」地位。20世紀70年代,美國與當時世界上最大產油國沙特達成協議,確定把美元作為石油計價貨幣。美元與石油緊密掛鉤,美元成為全球外匯儲備貨幣。「石油美元」成為支撐美元全球大循環的重要商品支柱。

中共覬覦石油美元地位

旅美中國問題專家石山分析指出,中共對「石油美元」地位覬覦已久,中共知道中東是美國利益所在,中共要消耗美國,中東是中共重要的戰略目標。另外,中共一直圖謀用人民幣參與石油結算。

過去六年,中共與沙特就使用人民幣計價石油進行談判。與此同時,中共加大力度拉攏沙特。中共幫助沙特生產彈道導彈,為一個核計劃提供了諮詢,並且開始對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Al Saud)重視的項目進行投資。

與此同時,中共也極力拉攏美國的敵人伊朗和敘利亞,乃至哈馬斯。

今年2月,伊朗總統萊西(Ebrahim Raisi)訪問北京。兩國簽署了20項協議,涉及貿易、運輸、資訊科技、旅遊、農業和危機應變等領域,價值估計達數十億美元。

今年9月,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訪問中國,受到高規格接待。中共甚至命令杭州靈隱寺打破千年傳承的規矩,開正門鋪紅毯迎接阿薩德。

10月7日,哈馬斯從陸海空全方位偷襲以色列,中共沒有批評哈馬斯。而在以色列反攻哈馬斯之後,中共立刻指責以色列防衛過當。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