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從王岐山的兩個祕書被查辦說開去

【2023年11月15日訊】王岐山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時(2012-2017),是習近平反腐打虎的主要操盤手。五年內,王岐山助習近平拿下440名副省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

王岐山的「狠」令許多高官膽寒。當年,中共官場有一個說法:「寧見閻王,不見老王」。意思是說,一些高官寧可去死,包括跳樓、跳水、上吊、服毒,也不願落在王岐山手上。

但是,可能連王岐山自己也沒有想到:在他卸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後,在他擔任中共國家副主席期間,他曾經的兩個祕書——田惠宇、董宏,竟然都被「認定」為嚴重腐敗分子,被革職查辦,投入深牢大獄。

田惠宇受賄2.1億元

11月9日,湖南省常德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了田惠宇貪腐案。

田惠宇被控犯五宗罪:受賄,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

田惠宇的犯罪時間持續25年(1997-2022)。

王岐山1994至1997年任中國人民建設銀行(1996年更名為中國建設銀行)行長,期間,田惠宇任王岐山的祕書。

田惠宇在卸任王岐山祕書後的25年裡,在每一個職位上都貪財。

公訴人指控:田惠宇利用擔任中國信達信託投資公司副總裁,上海銀行副行長,中國建設銀行北京市分行行長,招商銀行公司行長等職務之便,受賄2.1億元。

該案將擇期宣判。估計至少判無期徒刑。

董宏受賄4.6億元

2022年1月28日,董宏因受賄4.6億元,被青島市中級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董宏長期任王岐山的大祕。

王岐山從北京空降廣東,任廣東省副省長期間,做的一件大事,就是主持對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清算。董宏任破產清算組成員。王岐山任海南省委書記時,董宏任海南省委副祕書長。王岐山任北京市代市長、市長時,董宏任北京市政府副祕書長。王岐山任中紀委書記時,董宏任中央巡視組副組長。

法院認定:1999年至2020年,董宏利用擔任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破產清算組成員、中共海南省委副祕書長、北京市政府副祕書長、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中央巡視組副組長等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受賄4.63億元。

田惠宇和董宏是誰查辦的?

是趙樂際任中紀委書記時(2017.10-2022.10)查辦的。田惠宇是2022年4月落馬的;董宏是2020年10月2日被抓的。

趙樂際為什麼查王岐山的兩個祕書?一是習近平要他查的;二是他自己也想查。

習為什麼要他查?

因為習擔心王岐山「功高震主」。王岐山比習的年齡大,資歷比習老,曾經是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趙紫陽智囊團成員。習反腐打虎,王立了頭功,加上王能力強,交遊廣,且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姚依林的女婿,影響力大。

如果王站出來反習,習受不了,必須把他按下去。

習雖然讓王在習的第二任期當了國家副主席,但這個國家副主席當得灰頭土臉的。

當年,習、王下鄉當知青時曾是睡一床被子的好友;如今,習、王友誼已蕩然無存。習沒有拿下王,對王已算「開恩」了。王對習會作何感想?可能沒有任何「情」可言。

趙樂際為什麼樂意查?

因為趙樂際屬於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江派人馬。習、王查辦的440名高官,大多數都是江派人馬。江派人馬因此對習、王恨得咬牙切齒。

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江派人馬在海外拚命罵王岐山,在習、王之間使離間計,阻止王岐山連任中紀委書記。結果,王岐山真的沒能連任中紀委書記。江派親信趙樂際得以成為中紀委書記。

趙上任後,習要趙向王的兩個祕書「開刀」,趙決不會客氣。

習近平信任趙樂際嗎?

不信任。除了習天性中的疑心重外,趙樂際任中紀委書記時,爆發了秦嶺違建別墅案。

習視秦嶺為龍脈。在龍脈上建別墅,是毀龍脈。毀龍脈,就是毀習的前程。這是習絕對不能容忍的。

習在五年內六次作批示,要求拆除秦嶺違建別墅。但習的前五次批示,都被陝西省委省政府高官「軟頂硬抗」糊弄過去了。原因之一就是,部分違建別墅是趙樂際任陝西省委書記期間建造的。

針對秦嶺違建別墅案,習查辦了陝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的一批高官,其中很多都趙樂際的老部下。這也是習對趙樂際敲警鐘。

中共二十大上,趙樂際雖然留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並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但習仍要按住趙,不讓趙對他手中的權力有「非份」之想。

怎麼按?

還是老辦法。讓新任中紀委書記李希去查趙樂際提拔的人。

李希上任後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所謂「查內鬼」。至今已查了幾十名「內鬼」,多數是趙樂際提拔的。比如,國資委黨委第一巡視組組長、第三巡視組組長駱玉林,就被知情人士視為「趙樂際少有的信得過的人」。

李希查的「內鬼」越多,習、趙矛盾就越大。如果習「翻船」,趙肯定馬上翻臉。

李希真心追隨習嗎?

中紀委名義上是中共反腐敗的最高專門領導機關。但是,由於中共的反腐從來都不是真反腐,而是選擇性反腐,是中共最高層最有權的人打擊政敵的工具。

因此,現任中紀委書記李希,實際上,是習清洗政敵的幫手。習要他整誰,他不敢不整。

但是,李希也不得不正視一個殘酷的現實:習利用趙樂際,按住王岐山,現在又利用他按住趙樂際,習就真的信任他嗎?如果他五年任期一滿下台了,習會不會利用下一任中紀委書記來按住他?

另外,習的疑心之大,全世界都知道。

習任中央軍委主席後,中共軍隊高級將領走馬燈似地換來換去。習提拔重用的中央軍委委員、國務委員、國防部長李尚福,習說換就換掉了;習提拔重用的掌管攜帶核武器的近程、中程、遠程、洲際導彈的火箭軍司令員李玉超、政委徐忠波,習說換就換掉了。

習提拔重用李強為中共黨內排名第二的人物,卻又提撥重用蔡奇為事實上的黨內第二把手。這既是對李強的不信任,也未必是對蔡奇的真信任。

李強的前任李克強的命運,更是讓李希不得不格外小心。

李克強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時,習通過成立一個又一個委員會,並親任委員會主席或主任,將國務院的許多權拿到自己手上,使李克強成為到他為止時最弱勢的總理。

李克強沒到退休年齡,卻被習強制退休;李克強退休僅7個月,在退休常委中是最年輕的,且有最好的醫療保健,卻在今年10月27日離奇死去。

李克強死後,從媒體對李克強去世消息的報導,到李克強遺體運抵八寶山的路線,到李克強遺體告別儀式等,都透露出反常與詭異。

這些不能不讓李希脊背發涼。

李希明白:習不可能真信任他。

尤其是,習現在登上權力的最頂峰,同時,也成了中共內政外交所有問題的眾矢之的。海內外罵習、反習、倒習之聲不絕於耳。

李希不得不為自己留後路,不可能真心追隨習。

結語

中共官場的腐敗是普遍現象。只要真查,幾乎人人都有問題。

對王岐山的兩個祕書,習可查可不查。但是,習選擇了查。因為習要消除對他的最高權力有威脅的所有人。這一查,產生了一系列連鎖反應,比如,王岐山、趙樂際、李希與習近平的關係,李希與趙樂際,趙樂際與王岐山的關係,都變得很緊張。

習發出的作用力越大,對習的反作用力越大。最終,習可能自食其果。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