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封口費案第二週庭審的幾個要點

【大紀元2024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陳霆綜合報導)週五(4月26日),川普封口費案結束了第八天的庭審。前《國家問詢報》發行人大衛·佩克(David Pecker)連續第四天出庭作證。現在,陪審團有三天的時間,思考他們在審判中聽到的證詞。

經過4天超過10個小時的作證,佩克最終從證人席上走下來。這位前美國八卦小報發行人在法庭上,詳細描述了他在2016年如何幫助川普壓制緋聞報導,並打擊競爭對手。

週五下午,檢察官傳喚了羅娜·格拉芙(Rhona Graff),她曾是川普在川普集團的助理,在那裡工作了30多年。

她很快就離開了證人席,接下來檢方傳喚了一位銀行家出庭作證,這標誌著審判將轉向對川普指控的核心文件。

以下是週五庭審的幾個要點:

1. 陪審團開始閱覽文件證據

檢方為川普封口費案,編織了一個豐富多彩的敘事:一個小報出版商壓制了川普與模特兒的風流韻事,一個現已被取消律師資格的律師,為了讓色情明星保持緘默,策劃了封口費計劃。

但是川普被控的罪名,是34項偽造商業記錄。因此,審判最終將是針對大量文件的審判。

週五下午,檢察官傳喚了第一共和銀行(First Republic Bank)的一名銀行家作為第三名證人。

陪審員們看到了川普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在特拉華州創建的一家空殼公司和相應銀行帳戶的文件記錄。開設該帳戶,據稱是為了向「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前模特兒凱倫·麥克杜格爾(Karen McDougal)支付費用,以買斷她與川普婚外情故事的版權。

麥克杜格爾自稱曾在2006年、2007年與川普有染。

但這筆交易從未發生。根據這位銀行家的證詞,該帳戶最終從未注資。

銀行家法羅(Gary Farro)作證時提供的記錄顯示,科恩在大約兩週後,轉而為另一家公司Essential Consultants開設了一個帳戶,該公司最終被用於支付色情明星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封口費,阻止她談論她在2006年,與川普有過一夜情的說法。

川普否認存在這兩段婚外情。

週一不會開庭,法羅預計在下週二繼續出庭作證。

2. 川普律師試圖削弱佩克的可信度

AMI集團旗下小報《國家詢問報》發行人佩克告訴陪審團,他告訴川普和當時的川普律師科恩,他將成為競選活動的「耳目」,如果聽到有關川普的負面報導,他會通知科恩,這樣他們就可以「封殺」消息。

佩克聲稱,他向麥克杜格爾購買了她與川普有染的故事版權,並選擇不報導,以壓制該消息。這就是俗稱的「先買斷—後封殺」(catch-and-kill)。

據信,他是支持檢察官論據的關鍵證人,即川普試圖透過壓制有關個人生活的負面報導,非法影響2016年的競選。

在佩克出庭作證的最後一天,川普的律師試圖指出一系列的矛盾,來削弱他的證詞。

在法庭上,川普的律師博夫(Emil Bove)多次向佩克確認,他的證詞是否是「錯誤的」。

每一次,博夫都試圖強調佩克本週早先向檢察官作證的內容,與他多年前接受採訪時告訴調查人員的內容並不一致。

其中一個例子是,博夫指出在聯邦調查局(FBI)在2018年的一份採訪筆記中,探員寫道,佩克作證說,2017年1月6日在川普大樓的一次會面中,川普沒有感謝他或AMI。

但在本週早先,佩克曾作證說,川普感謝他在競選期間封殺了兩個故事。

佩克對FBI的記錄提出異議,但承認他目前的證詞與FBI的記錄不一致。

在律師的詢問下,佩克也承認,他與科恩的那次會面,沒有提到「先買斷—後封殺」一詞。

3. 川普助理的證詞

長期擔任川普助理的羅娜·格拉芙(Rhona Graff)作證不到一個小時。

格拉芙在川普大樓擔任助理的34年,主要負責管理川普的聯繫人和日程表。在川普公司的系統中,看到了丹尼爾斯、麥克杜格爾的聯繫人條目。格拉芙說,她是為了川普而輸入的。

丹尼爾斯的聯繫人條目只列出了一個手機號碼。麥克杜格爾的聯繫人條目中,包括電話號碼、電子郵件地址和兩個地址。

格拉芙還作證說,她在川普大樓見過丹尼爾斯一次。

在交叉詢問中,川普的律師內切爾斯(Susan Necheles)詢問格拉芙,丹尼爾斯去川普的辦公室,是否可能為了討論實境節目《誰是接班人》(Celebrity Apprentice,中國譯《學徒》)。川普是該節目的監製,也曾是擔任節目主持人

「我隱約記得聽到他說,她可能是節目中有趣的參賽者之一。」格拉芙說。

儘管作為檢方證人,但格拉芙在法庭上說,她在川普大樓工作的時間裡每天都充滿了變化。她說:「那是一個非常刺激、令人興奮、引人入勝的場所。」

4. 辯護律師試圖展現川普充滿人性化的一面

佩克在證人席上說,他與川普是老朋友,關係可以追溯到1980年代。本週早先,佩克曾熱情地談論川普,他說川普是他的「導師」。

他還說,川普「知識淵博」,「非常注重細節」,對待金錢的態度「非常謹慎,而且非常節儉」。

作為最後一個問題,博夫問佩克是否相信川普關心他的家人。他回答說:「我當然相信」。

格拉芙已不再為川普工作,但她對自己在川普集團的經歷給予了正面的評價。

當被問及川普是否尊重她時,格拉夫說:「如果他不尊重我,我想我不會在那裡工作34年」。

川普聽後也露出了微笑。

檢方傳喚的前兩名證人,對川普的態度仍然友善。

但其他即將出庭的證人,如科恩和丹尼爾斯,對川普的看法則更加敵對。尤其是科恩,他在庭審前幾週,一直在社交媒體上攻擊川普。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