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覺醒主義危害與如何保衛美國未來

【大紀元2024年04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梅橙縣報導)4月中旬,「和解項目」組織的兩位博士弗蘭克‧考夫曼(Frank Kaufmann)和大衛‧伯吉斯(David Burgess)應邀來到南加州橙縣爾灣,以「為美國而戰:用更完美的聯盟保護我們的未來」為題,進行了約四小時的演講。

2024年4月13日,「和解項目」組織的政治和教育顧問伯吉斯(David Burgess)博士在橙縣爾灣市演講。(李梅/大紀元)

簡單的犯罪行為不需要哲學思想和理論指導,然而,當某種理論或意識形態導致極權暴政、大規模的奴役與死亡時,人們需要有勇氣和果斷的行為將有害思想連根拔出,不讓毒素侵害和毀掉國家前途。

在多個國際和平組織董事會任職的考夫曼,於2020年創建「和解項目」(The Settlement Project)組織,倡導在神之下持久自由與和平的世界。曾任多個社會政治和教育組織領袖的伯吉斯,是該項目的政治和教育顧問。

在演講中,他們分析法國大革命和俄國十月革命,對比共產主義理論和西方文明,並探討當今美國的覺醒主義革命(The Woke Revolution)及如何終結覺醒主義文化。

2024年4月13日,「和解項目」組織的創始人考夫曼(Frank Kaufmann)博士在橙縣爾灣市演講。(李梅/大紀元)
2024年4月13日,「和解項目」組織的創始人弗蘭克‧考夫曼(Frank Kaufmann)博士談到包括中國、蘇聯、柬埔寨、北朝鮮和非洲因實施共產主義致死人數。(李梅/大紀元)

覺醒主義理論

每一場革命都會提出吸引人的號召,伯吉斯說,法國大革命提出自由、平等、博愛的理想願景,卻經歷了十年的動盪(包括血腥)時期;俄國布爾什維克(蘇共)革命的口號是和平、土地和麵包,但沒有麵包也沒有和平;當今的覺醒主義革命則承諾權利、多樣性、公平和包容,但增加了仇恨和分裂。

「蘇聯解體後,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不再受歡迎,它被後現代主義取代。」伯吉斯說,「種族和性別理論站在了激進主義前沿,不僅拒絕神,還拒絕普世真理、宗教真理和哲學真理。」

加大洛杉磯分校(UCLA)法學院兼哥倫比亞法學院教授金伯利‧克倫肖(Kimberly Crenshaw)是多性別理論和批判性種族理論(CRT)的領軍人物。《性別麻煩:女權主義與身分顛覆》(Gender Trouble)的作者朱迪思‧巴特勒 (Judith Butler)是多性別理論的關鍵人物,她認為性別是表演性的。

「她們用自我經歷來說明自己受迫害」,伯吉斯說,事實和真相被置換成「我的體驗」;善惡被重新定義,以適應「被壓迫」的說辭。

覺醒主義要素

伯吉斯介紹,覺醒主義第一個要素是「立場」(Standpoint),即基於社會地位所持的觀點。白人據稱意識不到白人至上和對非白人施加的壓迫,這被稱為「白人的脆弱性」。該理論來自從馬克思主義者變成女權主義者的南希‧哈特索克(Nancy Hartsock)。

覺醒主義文化還帶動了「取消主義」,包括消除歷史人物和文化遺跡,改名、推倒雕像、重述歷史,抹去文化痕跡。

談到相關的「身分政治」(Identity politics),伯吉斯說,首先要確定一些人處於「被邊緣化和被排斥」狀態,而「被壓迫」是內置於制度中的。尼科爾‧漢娜-瓊斯(Nikole Hannah-Jones)2019年稱,美國建國應從1619年非洲奴隸被帶到新大陸算起,並由此推論「社會是建設在種族歧視基礎上」。

覺醒主義理論家還認爲,性別是由社會構建,而不是生物學(定義)的。伯吉斯則說:「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是對科學和客觀真理最明顯的攻擊,也是對人類尊嚴的嚴重威脅。」

覺醒主義的核心是追求「公平」(Equity),聽起來不錯,但伯吉斯形容:「比如你有一輛不錯的車。把鑰匙拿出來,讓我們找出誰最該得到它,把車鑰匙給那個人,就公平了。」法國大革命和俄國革命就是這樣做的。

「一切都在以公平的名義進行。」伯吉斯說,「多樣性、公平和包容」(DEI)始於學術機構,已被植入教育、企業、政府及社會生活之中,「當更多人接受美國是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和腐敗的觀點後,不滿到達臨界點,人們別無選擇時,可能會從羅伯斯庇爾或列寧那裡尋求解決方案」。

破解之法

「所謂的覺醒主義更具有侵略性和破壞性。」考夫曼回溯歷史:當社會不平等意識在啟蒙運動中達到臨界點,並將神置於低點時,發生了法國大革命的恐怖統治。當工業革命使人們難以忍受社會不平等,並視馬克思主義爲至高無上時,俄國發生了暴政、監禁和大規模死亡。不到70年,全球超過1億人被以革命的名義被殺害,世界文明和物質環境都受到破壞。

他說,當今激進和進步的左翼仍堅持馬克思主義,但攻擊傳統更為徹底:「不僅消除對神的信仰,還消除真理代之以主觀經驗,消除含義、秩序和語言,壓制異見並禁止思考。」

考夫曼認為,保守派花大量時間在社交媒體爭論,左派則遵循狡猾的策略行動,並有效破壞了司法系統和公平選舉。

「CRT像自我引發、自我吞噬的病毒,給社會帶來更多仇恨和分裂;不僅追隨者被毀滅,還有可能毀滅美國。」他說,「與法國大革命針對社會制度不同,覺醒主義革命旨在破壞文化和人際關係。人的出身和膚色被視為邪惡之源,如果你是白人『壓迫者』,你將被消除。」

不過考夫曼說,破解方式早就存在於《獨立宣言》中:「我們認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存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當人們相信自己是神造的,就有了共同價值觀的基礎,這也是美國偉大的原因所在。

和解項目

考夫曼表示,今天人與人之間隔閡很大,互相對立和攻擊,如果一個富強的國度失去成為善良而有道德國家的能力,世界將處於巨大的危險中。他說:「我選擇『和解』(Settlement,安置,定居)這個詞,來描述分歧得到解決、人們共同努力建設更美好的國家。」

他說,大概從有線電視播放24小時新聞開始,他們就在搶占話語權,「當人們失去對神的信仰,迷戀用科學和世俗方式解決問題時,人類的道德基礎就開始被破壞。」考夫曼表示,回歸家庭可使人康復並重拾道德,家庭是社會的基礎。

他最後強調,世界各地的移民帶來不同的文化習俗,差異並非壞事,可以成為建設性因素,這也是美國的偉大之處;不過國家依法而治,人們反對非法移民是因為它破壞了法治。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