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分析師逃美 揭上海官員熱衷的那些事

【大紀元2024年05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德怡洛杉磯報導)「中國這個社會太黑。」回憶起在上海生活的幾十年,出國多載、現居南加州的80後張盛利,內心依然五味雜陳。讓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些中共官員:許多人平時衣冠楚楚,私下卻對黃賭毒「情有獨鍾」。

張盛利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2018年來美前是一家著名證券公司的資深持證股市分析師,還曾在政府定點採購公司工作,經歷過形形色色的社會事件。他本人因在微信群發言,也嘗過中共鐵拳的滋味。

中共獨霸毒品市場 官員吸毒普遍

「沒有(中共)『領導』不吸毒的。」張盛利一個朋友當年陪市裡「領導」出去玩,回來後這樣說。這位朋友發現,這些領導的包裡,或是其跟班或「小蜜」(情人)包裡,可卡因、冰毒、搖頭丸等毒品幾乎一應俱全。

「黃賭毒,還有槍枝,在上海完全禁止是不可能的。」張盛利說,共產黨採取的辦法是:既然禁不掉,那就由它們來控制這些市場;另一方面,共產黨要「穩定壓倒一切」,不會讓其它勢力強過它,所以黑道也要控制起來。特權官員近水樓台,自然也會先「摘到果子」。

據張盛利了解,上海的毒品市場由上海公安局803大隊控制,並按照地理區域來買賣。表面上,中共對販賣毒品控制得非常嚴格,民間私下售賣,被抓住甚至可能被槍斃。其實,官方之所以實行嚴刑峻法,是因為不允許其他人來染指其嚴密控制的毒品市場,想獨霸超額利潤。

「你看到那些明星,有的聚在一起吸毒。他們這些毒品,都是一些政府官員給的。」張盛利說,「在中國,明星也要找靠山,不然,中國那麼多人,長得漂亮的、有才華的多的是,他憑什麼捧你做明星呢?那些人跟官員陪睡也好、陪吃也好,有各種利益關係。而那些官員覺得這個人我能控制得住,我就培養你。」

涉黃會所公安局都要分成

吸毒必然「涉黃」。張盛利回憶他2018年出國前的幾年:「上海有名的大馬路上、五星級酒店內,全都是桑拿會所。」這些會所都和當地派出所、公安局有勾連,他說,在他居住的市區,「涉黃的洗浴中心,當地公安局『領導』都是拿提成的」。

「這都不是祕密,老百姓都知道。」張盛利提到2017年曝光的上海體育中心附近桑拿會所「上海金宛洗浴公司」涉黃案。這家會所在上海洗浴行業排在前五名之列,老闆也覺得自己「手眼通天」,有保護傘,沒想到,他遇到了更「黑」的對手。

張盛利說,當時這塊地方被中共上海市政府看中,要老闆以比市價低一大半的價位讓出來。老闆覺得自己有靠山,不答應條件。於是政府調動警察在大白天「突襲」搜查,扯出了上體派出所所長汪宏宜和一名徐匯區派出所警察受賄案。據公開資料,這家桑拿會所在13個月時間內賺了上億元,消費人數13萬餘人。

2013年,又曝出上海高等法院庭長、副庭長等五名法官在衡山度假村夜總會集體嫖娼案——該度假村被認證為「黨政機關出差(會議)定點飯店」,可以說明中共官員涉黃之深。

張盛利說,「上海所有的涉黃場所,都是共產黨在後面拿股份的,要交保護費的。」如果不是有心人舉報,這些官員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也不會為人所知。

賭博市場也由公安局控制

「賭博也是公安局直接控制的。」張盛利說,上海最大的賭博場所都在五星級酒店樓上,共產黨官員在裡面也有股份,「裡面有老虎機、百家樂撲克牌遊戲、俄羅斯輪盤賭等,你能想到的各種賭具」。

「這些地方一般來說都是政府的人在裡面玩。」張盛利說,如果上面有指示,要求上海這邊抓一點賭博群體,什麼時候來抓?怎麼抓?「他們不會去這種五星級酒店抓賭,都是去郊區那種私人開的小賭場。」

小賭場平時也會交保護費,因此,當地派出所平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上面有指示要求抓賭,派出所就會去小賭場討要保護費;如果老闆不聽話,就可能被犧牲掉。他說:「這(抓賭)都是演戲,演給老百姓看的。」

「中國這個社會太黑」

讓張盛利感到中共「很黑」的事情還有很多。他舉例說,政府採購項目一般「油水」很多,但企業要把負責招投標的官員「侍候」滿意了,才能拿到項目。他的一個朋友負責和政府官員打交道,向他披露說,把這些招標人侍候好了還不夠,還有一些部門,比如消防局,可能也想分一杯羹,也需要打點,否則,就不給通過消防驗收。

「反正,在中國做生意,你要『黑白兩道通吃』。」他說。

讓張盛利感覺最黑的還是政府強拆房屋,他的一個鄰居就不幸遭遇此事。強拆人員守在外面,兩個老人守在房內,誓死要保護房子。結果強拆人員衝進房內,把人強行拖出扔到一邊,然後,推土機上去把房子推掉。

「你有什麼辦法?你去北京上訪,人家不會理睬你。」張盛利說,共產黨和黑社會勾結最多的地方,就是房屋動遷。因為現在手機可以拍照錄像,為了不讓這些東西在網上流傳,官員就利用黑社會來壓制上訪者、投訴者等。

張盛利說,他來美定居前,上海一位做餐館的好友勸他留在他餐館工作,他婉拒了,因為他覺得「中國這個社會太黑」。這正是他決定出國的主要原因。

2022年3月底,上海實施極端「清零」防疫政策,開始全面封城,那位開餐館的朋友被關在家裡65天無法出門。剛一解封,張盛利就接到朋友的電話:「兄弟,我機票訂好了,我也來美國了。」◇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