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三十年前得法經歷 道不盡師恩浩蕩

作者:李婉清

【2024年05月18日訊】5月13日,在「世界法輪大法日」這個偉大而特殊的日子裡,願與讀者朋友們,分享我昔日參加師尊講法班的那些記憶中永恆的幸福時刻,以表達我對師尊的無限感恩。

我是1994年4月29日得法的弟子,至今已逾30年。每當回憶起昔日得法、修煉的情景,感恩的淚水就會奔湧而出,30年來的修煉中,有沐浴佛光的喜悅;也有心清似玉的超脫;有直面邪惡的無畏;也有迷失方向的悔恨、自責和救人中的奮起直追。每一步無不融入著師尊的點悟、鼓勵、呵護、慈悲保護與無限的承受,師恩浩蕩。

一切都是為得法做鋪墊

我從小是個體弱多病、多愁善感的人,經常感冒發燒,有時嚴重到感覺病像山一樣壓到身上。後來又得了風濕性關節炎,靠吃消炎藥來緩解疼痛,還喝藥酒,後來又有胃病。

那時候每天早上睜開眼,媽媽都會捧著藥,端著水送到我嘴邊,有時還要喝大碗的中藥湯,吃藥像吃飯一樣成為常態,我是十足的藥罐子,感受不到做人還有什麼幸福可言。

病痛中偶爾也會覺得自己太拖累父母,隨著年齡增長,頭腦中時常思考人生的真諦,但找不到答案,心中有種苦惱、憂傷與迷茫。

那個年代正是氣功盛行的時候,家人也練氣功,並且常看《周易》、《黃帝內經》、《性命圭旨》、中醫學之類的書籍,也常談到相關的話題,因此,我還知道了人原來有第三隻眼睛的存在。這些耳濡目染的薰陶,使我很相信氣功能祛病健身,很玄妙,但心裡總有一念:等到將來遇到讓我達到高深境界的功法再煉,現在這些還不行。

1992年,我接觸了佛教,知道了人可以修佛,並想依此修行,超脫生死輪迴,雖然很虔誠,但那時不知道怎麼修,以為吃素、受戒就能提高,買了不少經書,只有《金剛經》裡提到的「法輪聖王」,和「法輪聖王他的法輪非常厲害」這方面的內容印象深刻,對經書中的其它解釋,我還存有疑問的地方。

參加師父長春第七期講法班

1994年4月,得法前夕,一種心底的不安與煩亂,使我不想再在這紅塵中駐留,出家修行的想法越來越強烈。就在這時,我得到了吉林大學鳴放宮辦法輪功講法班的消息,去買票時得知,只剩最後幾張票,媽媽讓我買兩張票,說我們一同參加。我買票時也請了一本《中國法輪功》,回家後一氣呵成地看完了,感覺整個身心從未有過的暢快與開心!這本書真是講得太好了!氣功原來就是修煉啊!

開班前的幾天,我對照書自學功法,出現了師父講的淨化身體的症狀,一天當中不斷地上廁所,便出的都是黑東西。學煉第二套功法時,感到雙臂間有很熱的一股旋轉力量在轉動,接著晚上做了一個神奇的夢,夢境中,自己在蘇州園林遊覽,景致美麗,紅色院牆(廟宇一樣),綠色池水,還有拱橋,這時抬頭看到天上有閃著金光的龍和鳳在悠然、祥和地飛舞,我仰頭指著空中激動地喊:「快看呢,這是吉祥的徵兆!」可是,周圍的遊人卻是木木的表情,原來他們看不見。

遠處走來一位尼姑,眉宇寬闊,和藹慈祥,我上前對她說:「師父,帶我走吧! 」她微笑著對我說:「咱們有緣再見」,我也隨即說了一句「有緣再見」,夢就醒了。在夢裡,我真的相信如果有緣我會和「她」再見的。

4月29日,終於開班了,我和媽媽參加的是晚班,每個人發了學員證,我們的座位在禮堂的最後幾排,看不清講臺上師父的面容。但師父聲音洪亮,聽法時,感覺似乎就在師父面前聽法,很真切,聽得入神時,好像周圍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師父在講法,師父很大,籠罩了整個會場,空間場裡只有自己在聽法。

第一天聽法時,因為頭腦中還有宗教的觀念在干擾,思想中隱約反應出排斥和不舒服,但越聽越覺得師父講的句句在理,第二天阻礙的觀念全部消失了。

師父的話帶著真理的光芒,震撼著我的心,令我折服,不知為什麼,當時心裡就是對師父不盡的感激,眼淚不停地流,不停地流,心裡反覆地有句話在說:「我怎麼報答老師啊!這麼好的老師,我怎麼報答老師啊!」一種無以為報的感激縈繞心頭。現在悟到,也許是副元神另外空間,看到了師父為我所做的一切而感激涕零吧。

在師父講課時,我沒有開天目,但看到師父的左肩上有金光,師父還讓我們伸出兩掌,讓我們體驗手掌上法輪的存在,清晰地旋轉,沉,有重量感;師父幫助學員們清理身體時,讓大家站起來,準備跺左右腳,有的學員心急,師父口令沒開始先跺了腳,打亂了師父的準備,我看到師父沒有一點的不快與埋怨,又微笑耐心地重來,大家也都像做錯了事的孩子似的,在寬容慈愛的家長面前,頑皮地哄笑起來,繼續重來,心裡沒有一點壓力。

隨著師父在講臺上面,對大家從上至下地揮手,我感覺到身體有一股力量,伴隨著涼、麻從頭到腳在往下走,聽著師父的口令,相繼跺了兩腳,之後師父讓我們隨便活動放鬆一下,我又蹦又跳,大家也都放鬆著身體。那一刻的我終於體會到了,生而為人沒有病的自在和美妙,真是太舒服了!

在10天的聽法中,我漸漸悟到,師父就是經書中講到的「法輪聖王」。師父講的大法,就是我心靈深處一直等待的能達到高深境界中的法,但是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幸運,如同當年釋迦佛的弟子親耳聆聽世尊講法一樣,我在親耳聆聽轉輪聖王講法?這是作為現代人,做夢都不敢想的,也不敢相信的。

學習班的幾天當中,在家煉功,感到天目像被汽車燈光幌的很厲害,感覺刺眼,還看到了副元神(和我長得一樣的我,從身體裡出來)煉功,夢中還有討債的人來追殺,還夢到巨佛的臉,天地間一般大,自己只是一小點,打著坐飛到巨佛的臉前,人心盡滅。

長春講法班中,留下了一個我永生難忘的記憶。那天師父講完法,在教功前的休息時間,我走到禮堂前後兩塊觀眾席之間的過道上,那個過道比較寬,準備學功。

沒想到師父從講臺下來,走到學員中,邊走邊問後面學員們是否能聽得清,我正在低頭繫鞋帶,當起身抬頭時,我驚呆了,師父竟緩緩地順著過道走過來,這是第一次看清師父,震驚!震撼!我被震驚得目瞪口呆,師父是那麼的偉大!我的天目看不見,但是我能感受到一種巨大得不可思議的境界畫面,映襯著師父,師父是那麼的偉大,超然、慈悲,在人類中永遠也不會再看到啊!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心中只有一句話在反覆說:這不就是佛嘛!這不就是佛嘛!我木木地看著師父從我面前走過,師父慈悲地望著禮堂後方所有人緩緩地走過去,不知怎麼的,從我嘴裡出來一句話「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啊!」

當時我已經聽了很多節課,但從來都沒看清過師父的面容,因為座位太遠,是師父體諒學員、弟子的心,來到後面,為的是讓後面的我們看清楚師父。

師父在任何時候都體諒眾生,儘量滿足弟子的心願,講法班結束後的一天,我突然想起,夢中見到的那位尼姑,那不是師父嗎?寬闊的眉宇、和藹慈祥,講的「有緣再見」不就是接大法的緣嗎?看來,我們來在世上的每一時刻,都是師父苦心安排好的,師父為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

不久,一個偶然機會,在長春第一次輔導員會議上,又一次有幸見到了師父,就是《法輪大法義解》那部講法。那是在吉林大學的理化樓七樓會議室,我和其他學員列隊站在會議室門口,師父笑容滿面,緩緩地走過來,親切地輕聲說:「來了這麼多人呢。」我離師父很近,看到師父的臉散放著光芒,我能看到那構成光芒的能量顆粒。

走進會議室,正對著師父面前很近的坐位坐下,我使勁地向師父笑著,真是心花怒放,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笑,那個幸福啊!心想:師父,這回您看到我了,終於您知道有我這個弟子了!師父也同樣開心地、慈祥地笑著,看著我們每個人,幸福與喜悅充滿了會場。

1994年8月5日,我又參加了師父在哈爾濱的傳法班。這些幸福時刻,弟子永遠銘刻在心,師恩浩蕩,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回首走過的30年,在人類的時間中並不算短暫,也曾覺得度日如年,但如今真的感覺好像一瞬間,期間的心酸與悲傷,都像片片的雲和薄薄的紗很飄渺,並已漸淡忘。而師尊耗盡一切的給予和對弟子再造的洪恩,卻像鑽石一樣在弟子的記憶中閃耀生輝,永不磨滅!師恩難報,唯有精進!◇

責任編輯:宋佳怡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2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