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靈界網絡的瀏覽器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在前幾期我們介紹過80年代氣功熱和神祕的507所。大家都挺喜歡的。507所在科學界泰斗錢學森的領導下做了不少特異功能實驗,像普通人都能做成功的徒手彎鐵勺實驗,還有手指點火,天目看病等等。

到了80年代後期,氣功熱也延燒到了一水之隔的台灣。那麼今天我們就來介紹一下來自台灣的特異功能實驗吧。希望大家也喜歡。

說起台灣的特異功能研究,那就不得不提一提這一領域的帶頭大哥,李嗣涔教授了。李教授是台灣半導體研究方面的領軍人物,也曾做過8年國立台灣大學校長。在台灣科學界可以說是跟錢學森一樣德高望重的人物。

道家內功——殺氣治病毒

據李教授自己說,他從小在西方科學的教育薰陶之下,只相信能在實驗室重複檢驗的現象。對於傳統中國文化裡面流傳下來的各種信仰,他一概視為迷信。有基督徒找他上教堂,他理直氣壯地說,你都不能證明上帝的存在,我怎麼會去上教堂?簡單點說吧,年輕的時候,科學是他唯一的信仰。

不過1990年,看完台灣著名的武術家和氣功大師李鳳山的一個氣功實驗後,李教授的信仰開始動搖了。那時他正在參加台灣國科會主導的氣功研究計劃,而李鳳山是這個計劃的實驗指導。

李鳳山家從他爺爺那一輩就開始練道家氣功,傳到他這裡,可以說是頗有小成,據說他雙掌可以自如地發出氧氣或者殺氣。大家知道氧氣可以讓人活命,那這殺氣有多厲害呢?大家就想測測他的功夫,看看是不是像武俠小說中寫的那樣有深厚的內功,可以傷人於無形之中。不過現在是文明社會,當然不能拿活人做實驗啦。

於是科學家們就想了一個辦法,挑選了一些人類纖維細胞來做實驗。實驗是陽明大學生化系的簡靜香教授帶頭做的。他們把纖維細胞放在一個試管當中,然後請李鳳山在距離試管15公分的地方發氣。

第一組是發2─5分鐘的氧氣。結果表明,被發過功的細胞中,細胞的DNA合成增加了10%─15%,也就是細胞們精力更旺盛了。

第二組則是發殺氣。結果細胞DNA合成降低了20%以上,也就是細胞們不那麼活躍了。更讓人驚訝的是,細胞DNA染色體的長鏈有部分斷裂了,而這是細胞受到核輻射後才會出現的現象。

大家看到結果面面相覷,肉手居然能發出類似於核輻射一樣的能量,難道這世上真有這麼厲害的內功?不過大家也別擔心,真正的武術大家都有很高的道德修為的,選徒弟很慎重,保證煉出來的功夫只能用在正道上才傳的,否則寧死不傳。

比如說,李鳳山先生練的「殺氣」也是可以用在正道上的。大家猜一猜能做什麼?除暴安良嗎?還真不是。看完下一個實驗你就知道答案了。

1993年,台灣榮民總醫院病毒室的劉武哲主任邀請了李鳳山和他的5位徒弟,做對A型流行性感冒病毒的發功實驗。他們在距離病毒試管20厘米處對病毒持續發了30分鐘的殺氣。發功結束後,劉主任立即把這種病毒接種到了人類細胞上。結果發現病毒的繁殖能力被抑制了,而且傳播可能性也降低了。

所以李先生的殺氣也可以是用來清潔空氣,抑制病毒傳播的。您猜對了嗎?

一顆花生的起死回生之路

話說回來,當年李嗣涔看完李先生的殺氣實驗後震驚了。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讓李嗣涔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要是能傷到微米級別的染色體,那就得是類似於紫外線這樣的射線,可發出這樣的射線也會讓氣功師的手掌受傷啊,但李先生的手掌卻毫髮未傷。這殺氣裡到底含的是什麼?難道除了萬有引力、電磁力、強作用力、弱作用力這四大力場之外還有第五種力場?傳說中的超自然力量?

帶著這樣的疑問,李嗣涔開始認真對待特異功能研究了。1993年開始,他就著手培養一些青少年進行特異功能訓練,而其中最廣為人知的就是手指識字的功能。在李教授眾多的弟子中,中日混血的高橋舞發揮最為穩定。她曾經在電視台節目中眾目睽睽之下用手指讀出了紙條裡的字,也在多位專家學者的見證下成功完成了實驗。李嗣涔教授在這些實驗的基礎上發表了多篇論文,從科學的角度證明手指識字現象的存在。不過那時他還只認為這種本領只是人體的一種潛能。

然而,後來跟中國同行們的合作交流卻讓李教授大大開拓了眼界。他開始考慮高層空間的問題了。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是不是還有超越物質的精神存在?

從1996年起,李嗣涔教授開始跟中國地質大學的人體科學研究所一起合作搞特異功能研究。據他介紹,當時所裡的一位助理研究員孫儲琳女士擁有六十種不同的功能,每一項功能都挑戰著現有的物理和生物知識。而其中最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孫女士「起死回生」的能力。

1997年,他們用花生做了一次實驗。李教授先是請台大農藝系教授在高溫高濕環境下處裡一批「台南11號」這個品種的花生,把花生的每個細胞都破壞掉,然後照正常程序培養,結果顯而易見,沒有一顆發芽的。然後他請他們把30粒花生真空包裝帶到北京,做實驗時當場拆封取出花生,由在場的見證人在花生皮上簽字。

接下來,孫儲琳把花生抓到手中,雙手合十弄一弄。37分鐘後,其中一粒花生就起死回生發芽了,長了2.8公分的芽,而見證人簽的字在花生皮上仍然清晰可見。

李教授後來感慨地說,跟孫儲琳的相遇完全打破了他最後的一點懷疑,他開始相信古時候的那些神話,《封神演義》中的世界,或許有部分都是真的。

那麼孫儲琳的這些本事都是怎麼來的呢?顯然在人間是找不到老師教的。大陸同行交流說,不少特異功能者都說,在大腦的「天眼」裡看到過一位「師父」。這些師父能力高強,可以教給他們各種特異功能技巧,甚至還能告訴他們過去或未來的事情。當時大家分為兩派,一直爭論不休。以507所的宋孔智為首的一派認為,這些頭腦中看到的「師父」是幻覺。特異功能者進入功能態的時候,就像人進入做夢狀態一樣,大腦會出現像夢一樣的影像,看到「師父」或許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跟外面的世界是沒有關係的。

不過孫儲琳的導師沈今川教授卻堅信有另外一個世界存在,他稱之為「高智能信息場」,特異功能者進入功能態就可以連上「高智能信息場」,從裡面取出所需要的信息。

正當李嗣涔教授夾在兩派中間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他自己主持的一個實驗向他解開了謎底。

一個字打開靈界大門

1999年8月26日,李嗣涔教授的手指識字實驗中發生了奇特的現象。在十多位物理、心理學家的見證之下台大物理系的陳教授的一個「佛」字,打開了通向另外一個世界的大門。

當時做實驗的小姑娘在看其它字的時候,都能看到正確的,靜態的字。單單在看到「佛」字的時候,說看到了一個發光的人在對她笑。他們連續又測了幾個「佛」字,孩子說看到了發亮的銀幕、聽到了笑聲、還看到了發光的人在實驗室裡跑來跑去,就是看不到字。

接下來他們讓孩子看「菩薩」「耶穌」這些字。結果不是出現發光的人就是出現十字架。

那麼這有沒有可能是幻覺呢?李教授說,不是。因為從其他孩子的實驗中也得出了類似的結果。這是個可以重複的科學實驗。

其中王小妹妹看到的是:
「有一間寺廟,門口有一個人,一閃一閃的。」

陳小弟看到的是:
「有一個光頭手拿著念珠。」

徐小妹妹在摸「佛」「耶穌」等字時都只看到了字,沒看到圖像。不過在摸「彌勒佛」三個字時卻清清楚楚看到了彌勒佛像。在看「藥師佛」的時候看到了像太陽一樣亮的強光,照得眼睛都張不開。

那麼功能很強的孫儲琳女士會看到什麼呢?她摸「佛」字的時候看到了萬道金光。

靈界世界的互聯網

為什麼每個人看到的都不一樣呢?李教授就琢磨開了。有一天他忽然來了靈感,說如果信息場是網絡的世界,神聖字彙就是其中的網址,能引導人進入一些高等的世界。有的人功能低,也許就像是低配版的瀏覽器,許多網站都無法瀏覽。功能高的人瀏覽器功能強,就能瀏覽更高更殊勝的景象。

李教授展開來講說,在信息的世界中,人就是電腦,信息場就是個互聯網,神聖字彙就是網址,各個神聖人物在這個網址上建立自己的網站。有功能的人,會手指識字也好,開了天眼的也好,就可以瀏覽這些網站,跟神明們溝通了。

基於這個理念,李教授就展開研究,做了更多的實驗。結果他發現,這些網址似乎是真的存在的,而且輸錯一點都不行。比如「佛」字,如果稍微改一下,異象就消失了。其它語言也一樣。他測英文的佛字「Buddha」的時候不小心少寫了一個字母,接受測試的T小姐就看不到異象,只能看到字母了。而且神明的名字還要寫得工工整整。有一次,一位實驗人員把「媽祖」兩個字寫得大小不一,受測試的T小姐看到的媽祖像就變得模糊而遙遠了。李教授後來感慨說:「與天溝通,務必誠意正心,規規矩矩地寫神聖字彙,以保平安。」

說到這兒,有朋友可能會好奇了。大陸用的是簡體字,相對於李教授做測試的正體字來說,不少都是缺胳膊少腿的,那神明們能認嗎?您還別說,李教授真測過簡體字。他測的是「觀音」兩個字,其中的觀字被簡化了。結果怎樣呢?

繁體字的「觀音」能讓人看到一片亮光,看不到文字。改成簡體字後,亮度大幅減弱,字也出現在了背景上。李教授解釋說,這表示這兩個字神聖的意義大幅減弱了。兩千年來,觀音跟中國人民都是以正體字在溝通的,七十年前突然創立的簡體字可能導致了連接的不通暢。或許得再花上幾百年,中國人民才能跟菩薩重新建立起穩固的交流管道?只是這幾百年中,菩薩還會繼續保佑用簡體字的人民嗎?

說到這兒,您或許會問,那佛,菩薩呀他們真的存在這個世界上嗎?李教授說,是的。因為由實驗結果看來,不但各大宗教的創教者在信息場內建立了網站,歷史上出現過的聖人,仙人,民間膜拜的神祇,似乎都在信息場內有網站。他們是真實的存在,只不過是存在另外空間之中,科學會引導我們邁入他們的世界。希望有那麼一天我們會在顯示器螢幕上跟祂們直接打招呼說:「哈囉」。

挺有意思的吧?不知道有一天我們會不會真的在互聯網的世界邂逅神明們呢?

好了,今天的故事也講得差不多了。最後以李教授的一段話來作個結尾吧。個人看完還挺感動的。

「成千上萬的人做著一些千百年來流傳下來的儀式,他們一點也不懷疑,而我從小以來就認為這是迷信,不屑與之為伍。但是事實上他們所做的,向更高存在的智慧祈求協助卻是真有其事,錯誤的是我而不是他們。我感到非常的愧疚,是科學的傲慢使我們遠離了文化的傳承,遠離了宇宙的實相。」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回見。

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