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毛澤東為何打倒總參謀長黃克誠?

【2024年05月21日訊】毛澤東當政27年,中央軍委共有六位總參謀長——徐向前、粟裕、黃克誠、羅瑞卿、黃永勝、鄧小平;兩位代理總參謀長——聶榮臻、楊成武。徐向前因病沒有上任,由聶榮臻代理。

除聶榮臻外,粟裕、黃克誠、羅瑞卿、楊成武、黃永勝、鄧小平六人都在任內,被毛澤東打倒。這裡,著重談一談毛澤東為什麼打倒黃克誠。

黃克誠被打倒

黃克誠是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被打倒的。

1959年7月2日至8月1日和8月2日至16日,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和中共八屆八中全會在廬山召開。

八屆八中全會通過「關於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議」。黃克誠被認定為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之一被打倒。全會決定,撤銷彭德懷的國防部長職務,撤銷黃克誠的總參謀長職務。

黃克誠被打倒的理由是什麼?

中共八屆八中全會給出的理由有三:

第一,黃克誠作為以彭德懷為首的右傾機會主義反黨集團成員,反對中共的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

第二,黃克誠作為以彭德懷為首的反黨集團成員,在廬山會議期間和廬山會議以前的反黨活動,是有目的、有準備、有計劃、有組織的活動。

第三,黃克誠、彭德懷與此前被打倒的「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是一夥的,他們都是「高饒反黨聯盟」的重要成員。
他們為了實現個人野心,早就在黨內和軍隊內惡毒攻擊和污衊黨的領袖毛澤東,以及中央和軍委其他領導,採用封官許願、拉拉扯扯、先打後拉、挑撥離間、造謠扯謊、散布流言蜚語等方法,進行宗派主義的、分裂黨的活動。

但是,十年文革結束後,彭德懷反黨集團成員全部被平反。

1981年6月27日,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講:「八屆八中全會關於所謂『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反黨集團』的決議是完全錯誤的」。

也就是說,上述打倒黃克誠的三個理由,全部都是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對黃克誠的誣陷不實之詞。

黃克誠被打倒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從已經披露的廬山會議以來的史實看,主要有兩個原因:

第一,當毛澤東決定打倒彭德懷時,黃克誠沒有立即站在毛一邊,而是站在彭一邊。

1959年7月14日,出席廬山會議的彭德懷,就毛1958年發動的大躍進運動中出現的一些問題,給毛寫了一封信,向毛講了真話。

毛看到彭的信之後,雷霆大怒,認為彭德懷冒犯了他的絕對權威,決定打倒彭德懷。

當時,黃克誠並沒有出席廬山會議,而是留在北京處理軍委的日常工作。毛為了壯大站在他一邊的力量,臨時將黃克誠召到廬山。用當時毛的支持者、副總理譚震林的話說,叫「搬救兵」。

黃克誠是7月17日上廬山的。上了廬山後,黃克誠沒有當毛的「救兵」,卻成了彭德懷的支持者。

7月19日,黃克誠在小組會上發了兩小時的言,支持彭德懷的看法。黃克誠為什麼支持彭德懷的看法呢?因為上廬山前,他也了解到大躍進運動以來,國內經濟狀況混亂,河北、山東、青海到處鬧饑荒,餓死很多人,雲南因饑荒逃往緬甸的人很多。

黃克誠在「自述」中寫道:當時小組裡,除公安部長羅瑞卿、副總理譚震林外,其他人似乎都對他的看法有同感。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周小舟,水利部副部長、毛澤東兼職祕書李銳,外交部副部長張聞天等都支持彭德懷。

毛澤東看到黃克誠等人沒有順著他的思路走,決定親自出馬,對彭德懷發起猛烈攻擊。

7月23日,毛在大會上發表長篇講話,嚴厲指責彭德懷的信是「右傾機會主義綱領」,是「向黨進攻」,並情緒激動地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神州不會陸沉,天不會塌下來。」「大不了垮台,那我就走,到農村去,率領農民推翻政府。你解放軍不跟我走,我就找紅軍去。我看解放軍也會跟我走!」

之後,毛開始做分化工作,力謀把黃克誠、周小舟、李銳等拉到毛一邊。

7月30日,毛通知黃克誠、周小舟、李銳等去談話。毛給黃戴了三頂帽子,一是彭德懷的「政治參謀長」,二是「湖南集團」的首要人物,三是「軍事俱樂部」的主要成員。毛還說,黃與彭的觀點一致,與彭類似「父子關係」。

黃克誠不僅沒有順從毛的旨意,還對毛的指責逐條進行反駁。他說:「我和彭德懷觀點基本一致,只能就廬山會議這次的意見而言。過去我和彭德懷爭論很多,有不同意見就爭……但我們的爭論不傷感情……我認為我們的關係是正常的。」

「我當彭的參謀長,是毛主席你要我來當的。我那時在湖南工作,並不想來,是你一定要我來。既然當了參謀長,政治和軍事如何分得開?彭德懷的信是在山上寫的,我那時還沒有上山,怎麼能在寫『意見書』一事上當他的參謀長?」

「我在湖南工作過多年,和湖南的負責人多見幾次面,多談幾次話,多關心一點湖南的工作,如何就能成為『湖南集團』?至於『軍事俱樂部』,更是從何談起?」

7月31日和8月1日,毛澤東再次找黃克誠等人的談話,希望他們站在毛一邊。但黃克誠思想仍然不通。

黃克誠思想不通,一些站在毛一邊的中央領導紛紛前去打通他的思想。前毛澤東的祕書李銳在《廬山會議實錄》中寫道:「當時對於黃克誠出面揭發彭德懷期望甚大,有(中共政治局)常委萬鈞壓力的談話,有人寫信懇切動員,而且勸者都曉以大義:這是維護黨的利益,維護領袖的威信。這不能不使黃克誠感到無比的痛苦……既然是黨的利益要求這樣說,就這樣說吧。」

經過反覆的思想鬥爭,最後,黃克誠不得不違心地承認自己犯了反黨錯誤。

廬山會議結束後,黃克誠的問題還沒有完。

1959年8月18日,中央軍委在北京召開擴大會議,這次會議對黃克誠的揭發範圍之廣,批判之激烈,遠超廬山會議。其中,最聳人聽聞的是時任空軍政委吳法憲揭發黃克誠「貪污黃金案」。

吳法憲說,1946年,新四軍三師師長黃克誠,奉命率三師從蘇北挺進東北時,帶了黃金440餘兩、銀洋21222元、鴉片42斤、各種鈔票幾億元。這筆經費被帶到第四野戰軍後勤部,後來黃克誠當湖南省委第一書記時被帶到湖南,從此下落不明。

吳法憲談到的黃金一事是有的。當時,黃克誠將這些黃金交給新四軍三師供給部部長翁徐文經管。這些黃金除在東北用了一部分外,餘下的,被鑄成金條,一直隨黃克誠從東北轉運到天津,從天津轉運到湖南。除少部分救濟軍烈屬外,剩下的,全部上繳湖南省財政部門,經手人仍是翁徐文。

1959年11月,中央派工作組到湖南長沙,專門審查翁徐文及有關財會人員,要他們交代夥同黃克誠貪污黃金的來龍去脈。

出乎許多人意料之外的是,翁徐文是個非常細心的人,他把相關帳簿、收據、請示東北局財經委員會書記李富春的往來電報等,都妥善保存著。

中央工作組查來查去,也沒有查出什麼問題,最後不了了之。

第二,毛澤東擔心彭德懷、黃克誠等將帥奪他的權。

1957年10月,蘇聯元帥朱可夫被蘇共中央第一書記赫魯曉夫以「要奪權」的罪名免職。

這個消息傳到中國後,引起毛澤東的高度警覺。毛擔心中共軍隊內部也出朱可夫式要奪權的人物。

1958年,毛利用中共元帥彭德懷、大將黃克誠等,以反教條主義為名,深揭猛批中共元帥劉伯承,中共大將粟裕、蕭克、李達等一批將帥,罷了他們的官,將他們打入冷宮。

1959年,毛故伎重演,利用中共元帥林彪、中共大將羅瑞卿等,以反右傾機會主義為名,深揭猛批中共元帥彭德懷、中共大將黃克誠,罷了彭、黃的官,將他們打入冷宮。

結語

迄今為止已經揭露出來的史實表明,1959年廬山會議上,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對彭德懷、黃克誠等的批判,實際上,是一場假話連篇、用心險惡、殘酷鬥爭的醜劇、鬧劇、荒誕劇。

但是,這個醜劇、鬧劇、荒誕劇為什麼會上演呢?

2004年大紀元發表的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開了謎底:中共是一個以「假、惡、斗」為本質特徵的邪黨。

1959年,毛利用林彪、羅瑞卿打倒了彭德懷、黃克誠。後來,林彪、羅瑞卿也都被毛利用其他人打倒了。

直到今天,毛打倒彭、黃的內鬥手法,仍在中共高層反覆上演。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