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傳奇】周小龍:守住良心 做人要頂天立地

【2024年06月10日訊】香港商人周小龍,在全線關閉香港知名童裝品牌Chickeeduck之後移民英國,與多位具有不同才能的朋友合作創業,發揮各自專長,創立全新的服務型企業Handeeduck。來到英國,給他印象最深的就是當地維修工程「做八成,當完成」的情況,他在英國的新居裝修時,經歷了一些不愉悅的經歷,很多「善後」工作要他自己親自動手完成,讓他無比懷念香港裝修師傅的負責態度,有生意頭腦的他從中看到了商機。周小龍近日接受《漂流傳奇》節目專訪,分享自己在香港遭受打壓的遭遇,離港後的心路歷程,以及創業路上面對的困難。

香港生意經帶到英國 60歲再創業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周小龍曾經在其連鎖童裝品牌Chickeeduck店舖中擺放民主女神像,並有多種與社運相關的物品,多次遭到國安處人員上門搜查。2022年下半年,Chickeeduck被迫全面撤出香港。他移民英國後,開辦家居維修工程公司Handeeduck重新起步。

2022年5月,周小龍離開了香港,到美國和英國尋找商機,最終決定在英國落腳。來到英國,要裝修新居,他卻發現無法盡善盡美,裝修師傅未能如自己所願完成工作,他不得不親自「出馬」。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有生意頭腦的他從中看到了商機:「英國這邊的服務態度有待改善,如果我們可以幫助做一些維修工程,進行局部翻新,還有安裝傢俬,花不多的錢,做到客人滿意為止。」於是他與多位具有不同才能的朋友合作創業,發揮各自專長,創立家居維修服務型企業Handeeduck,在2023年12月1日正式開始營業。用「做八成,未完成」(It’s not DONE, until it’s DONE)作為宣傳語,希望服務可以令客人滿意。

周小龍與多名合作夥伴聯合創辦家居維修公司Handeeduck,宣傳語是「做八成,未完成」,希望服務可以令客人滿意。(受訪者提供)

過去在香港經營Chickeeduck,周小龍秉持著一個理念:「我們要貨真價實,很重要就是客人花了錢就一定要很滿意。」如今在英國做生意他也希望延續這一原則。過去做童裝生意,他可以親自控制服裝生產質量,但如今到了英國轉為服務型行業,他自言有一定的難度:「因為我們都要靠這些英國師傅的信譽,而且裝修是很主觀的,總會有客人有不同的要求,如果客人覺得不滿意或者師傅不夠禮貌,就會有不好的評價。我也在學習平衡這個問題,怎樣令我們的師傅提供好一些的服務。這些都是挑戰。」

周小龍沒有局限在同一個領域發展,他來到英國後也在探索其它商機,認為英國的市場還有很多有待發掘的領域:「下一個我在想的,就是開語言中心教人學中文,你不可以忽視的一點是,英國外交部會講國語的人,都比我們在英國會講國語的香港人多。我們的下一代,可以在大公司找到工作,他的優勢很可能就是他的雙語能力。」

商人的覺醒 守原則需要勇氣

周小龍的經商故事,要從1990年代說起。他在一間國際廣告公司工作時,偶然認識到連鎖時裝店G2000的老闆,後跳槽擔任市場總監,三年後到知名企業Esprit擔任亞太區的營運總裁,管理六個國家的業務。1999年,他與已故菱電創辦人胡法光合作收購童裝品牌Chickeeduck,那時候這個品牌有20多間店舖,有過億的生意額,每年賺兩千萬港元不在話下。那時候的他,對主權移交後的香港市場「滿懷信心」,那時候他一心在生意上,對政治並不感興趣,甚至連車牌號碼都寫成了「LV1997」(意思是「Love1997」),認為大陸市場有大量的商機。Chickeeduck在鼎盛期開設了近30間分店,大部分的分店在大陸,除了童裝的生意外,周小龍亦開設了The Rink溜冰場,也經營得不錯,2019年時在大陸還有3個溜冰場。

在中港兩地為生意奔忙的周小龍,是什麼契機讓他「覺醒」的呢?時光倒流到2019年6月9日,那場破紀錄103萬人遊行,旨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也是「反送中」運動的重要節點,那一天也是周小龍人生中第一次上街遊行。

《逃犯條例》事件引發了周小龍的思考:「其實在不同的階段我都有妥協的位置,比如2014、2015年佔中的時候,我有我的妥協,但是到了《逃犯條例》,我就覺得是不能妥協,因為基本上我覺得在《逃犯條例》這個錯誤施政,基本上簡單的形容就是全世界最貪污的國家,叫香港推一條反貪污的條例,但是國家裡面就繼續叫香港商人在其中,要給『檯底錢』去貪污。它推出一條法例,就方便它拿著你的痛腳,它需要的時候就拉你,你聽完我說這幾句話的邏輯,你會發覺有一點點common sense的人都會覺得是完全不合理的,所以我就沒辦法不出聲了。」

那一年,周小龍55歲,第一次走上街頭,感受到了民主的力量。在他參與民主運動後,他最記得6月17日,前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體上點他的名,問他在大陸有沒有開店,當時他就感受到了威脅的氣息,「其實他這樣問就是想說,有生意的話請你閉嘴,就是一些恐嚇的性質。」隨後,他就開始被「黨媒」攻擊,此時的他並沒有因為輿論而退縮,反而更加堅守自己為民主發聲的信念。

周小龍在香港經營童裝品牌Chickeeduck,卻因他為民主發聲,店舖遭到打壓。(受訪者提供)

被迫關閉香港生意 無悔選擇正義

最令傳媒關注的是他於2020年、2021年在Chickeeduck的店舖中擺放民主女神像,引發國安處關注,隨後店舖遭受各種方式的刁難與打壓,大陸的供應商也受到威脅,不敢供貨給他,香港的業主也拒絕續租,店內同事及家人亦遭跟蹤與抹黑。直到2022年,他宣布全面結束Chickeeduck在香港門市的業務。

也有傳媒形容他是「逆權商人」,他對此也有自己的見解:「其實『逆權商人』這四個字我很不敢當,因為『逆權』被人覺得好像是違反了什麼,其實原則上不對的事情,我就要出聲。是你(中共)用這些恐嚇的方法,來想嚇破我、打退我做事做人的原則,我不容許因為這樣而被政權視為是『逆權』。無可厚非,今時今日你見到(中共)所需要的是絕對性服從,但我的出發點並不是想逆它的權,我的出發點是想指正它的錯處,所以我不會形容自己為一個『逆權』的人,我只是一個相信自己的common sense的人。」

2023年4月10日,Chickeeduck藝術生活百貨荃灣店結業。(蔡文昕/大紀元)
2023年6月30日,最後一間位於銅鑼灣的Chickeeduck最後一日營業,不少客人前來支持。(劉駿軒/大紀元)

2023年6月30日,最後一間位於銅鑼灣的Chickeeduck迎來最後一日營業,店內人頭湧湧,甚至要排隊等候入店。「這是我第三次見到人龍,前兩次是天后店和荃灣店,撐我們到最後一天。我記得銅鑼灣店最後一日截龍的時候,都凌晨12點多,當然是很感動的。」

2023年6月30日,最後一間位於銅鑼灣的Chickeeduck迎來最後一日營業,不少客人前來支持。(劉駿軒/大紀元)

「我是覺得過去四年做的事完全是值得的,但同時也都會很憤怒和很傷心。然後中共一意孤行用一些很重的手段、一些要求你絕對性服從的手段,它的稱號就是『愛國者治港』,這樣將你的家園摧毀成這樣。雖然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但確實是傷心的,有一種很無辜的感覺。因為我左看右看,都不覺得自己走過的哪一步做錯了,我覺得當時是需要站出來、是要發聲的。」

離港近兩年,周小龍的個人社交媒體上仍然保留著當時計劃參加立法會選舉時的格言——印度政治家甘地列出的「7件能毀滅我們的事」,至今他仍將這7句話當成鞭策自己不要走偏的警言。對於做生意的理念,他提到:「你要對得住良心,就要頂天立地。」為了不公義的事情要站出來,哪怕被打壓也不可以噤聲。

周小龍在英國。(受訪者提供)

寄語港人:切勿習慣「荒謬」

從「23條」立法到「47人案」的判決結果,每一件事的發生都讓人感受到這個世界似乎變得黑白顛倒。周小龍提出,香港人面對當下發生的一切,很容易感到沮喪和麻木,「我們一定要保持正確的態度,然後去看著這些事件的原本模樣,如果沒有了那個感覺,就會覺得事情很荒謬、令人覺得很煩,變得不想理會,感覺這些都是常態,這樣就很容易變成『順民』。要記住,這些不是常態,5年前的香港才是常態。」他認為,對不公義的事件「保持憤怒」,才可以衡量對錯,將正確的價值觀傳給下一代。

他感言,這些年來有太多令「正常人」難以接受的不公義事件發生,如今的香港人可以談話的空間越來越窄,但在思想上不應被「不正常」的聲音左右:「我覺得大家要繼續相信自己的common sense,我以前就很喜歡在自己的貼文上,叫我們一些在過去這五年都繼續堅持的人做『同路人』,現在我已經決定叫他們做『正常人』,因為你看到香港這麼多事件發生,實在太不正常了,其實我們不可以忘記我們是大多數的。如果我們是不正常的,那就不可能成為大多數的人。希望香港人不要忘記,我們仍然是大多數。」

面對不公義的事件,周小龍認為要繼續相信自己的常識,相信香港人仍然是「大多數」。(受訪者提供)

——《漂流傳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連書華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