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法美肩並肩 中共分化失敗

【2024年06月10日訊】美國總統拜登參加諾曼底登陸80周年紀念活動後,隨即開始了他對法國的正式訪問。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記者會上說,法美是「流淌著鮮血」的「聯盟」。雙方在重大國際問題上立場相同。針對中共的產能過剩,馬克龍說,「必須採取協調一致的行動」。5月初,中共黨魁曾訪問法國,試圖尋求分化歐美聯盟的突破口,但法國和美國保持肩並肩,中共的企圖失敗了。

法美是「流淌著鮮血」的「聯盟」

6月8日,拜登和馬克龍會談後共同參加記者會。馬克龍表示,拜登參加諾曼底登陸80周年紀念活動並訪問法國,「充分說明了我們聯盟的力量以及美國與法國的聯繫」,這是一個為「我們各國的自由和獨立而流淌著鮮血的聯盟」。

80年前的1944年6月6日,以美國為首的盟軍從法國諾曼底登陸,開始大反攻。盟軍幫助法國擺脫了納粹的控制。

1940年5月10日,納粹德國發動閃電戰入侵法國,英、法、比利時聯軍很快被迫撤退到敦克爾克,然後又撤退到英國。一個多月後,6月14日,德軍未遇抵抗、占領了法國首都巴黎,法國隨後投降。4年後,1944年6月,盟軍的反攻解放了法國。

法國以一己之力無法趕走納粹德國,是美國為首的盟軍擊敗了納粹。大量美軍士兵獻出了自己的生命,為解放法國而戰,法美的確是「流淌著鮮血」的「聯盟」。

拜登回應說,「法國是我們第一個朋友,現在仍然是我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還說,「我們再次向世界展示了盟友的力量以及我們團結一致所能取得的成就。這就是法國和美國之間關係的例證。」

1775年,美國開始在獨立戰爭中對抗英國殖民者,並獲得了法國的支持,法國向美國提供了資金、物資和軍隊。英國最終戰敗,於1783年與美國簽署了《巴黎條約》,承認美國獨立。

美國獨立戰爭也對法國產生了更大影響。1792年,法國爆發大革命,君主制度被推翻,民主制度確立。

1865年,法國提議法美共同製作自由女神像,以紀念美國獨立100周年。自由女神像的主體在法國製作,1886年在美國紐約正式落成,成為世界矚目的遊覽景點之一。

拜登在記者會上說,「我們兩國之間的連結牢固、廣泛,植根於最重要的元素:共同的價值觀。」他還說,「我們之所以成為一個國家,很大程度是因為法國。」「今天,我自豪地與法國站在一起,支持世界各地的自由和民主。」

法國和美國在各自走向獨立和民主的過程中相互影響、支持,兩國的聯盟關係有歷史淵源。中共試圖分化這種聯盟關係本就難以做到,中共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還等於推動了法美聯盟進一步強化。

2024年6月6日,美國總統拜登夫婦(中右一、二)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夫婦(中左一、二)抵達諾曼底美軍公墓,參加諾曼底登陸80周年紀念活動。(Win McNamee/Getty Images)

法國視烏克蘭危機為首要問題

馬克龍在記者會上表示,他和拜登首先討論了烏克蘭這一重大問題。他說,「我們集體做出反應,向這個正在為生存和自由而戰的歐洲國家提供支持。」

馬克龍還「再次感謝美國的承諾」,能「站在我們一邊,特別是在這場衝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因為「我們歐洲的安全與穩定受到了威脅」。

諾曼底登陸80年後,歐洲戰火再起,俄烏戰爭已進行了兩年多,對歐洲各國包括法國都造成了極大威脅。二戰和冷戰之後,法國和歐洲再次強烈需要美國保衛歐洲安全。

中共支持俄羅斯發動戰爭,實際是一把雙刃劍。美國和北約各國援助烏克蘭的確是一種巨大消耗,但也令北約瞬間復活,美國在北約的領導地位凸顯。中共此時還想分化歐美、分化法美,難度實際變得更大了。

馬克龍說,「我相信我們對今天在烏克蘭上演的戰爭有著共同的看法。我們一起做了許多共同的決定。」他還說,「無論如何,在烏克蘭問題上,我們的觀點是共同的,那就是尊重國際法,尊重人民自決的自由,尊重我們各國的這項基本權利。再次感謝你與歐洲站在一起。」

拜登也稱讚了法國和歐洲盟友,他說,「自戰爭開始以來,歐盟向烏克蘭提供了超過1070億美元的援助」;因為「這不僅僅是烏克蘭問題。整個歐洲都將受到威脅,但我們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美國與烏克蘭堅定地站在一起。我們與我們的盟友站在一起。我們與法國站在一起。」

馬克龍和拜登的堅定表態,應該令中南海很受挫,巨額飛機訂單未能撼動法美關係。中共黨魁訪問法國時,當著法國總統馬克龍的面,不得不含糊地口頭承諾不會向俄羅斯提供軍事援助。隨後俄羅斯總統普京訪華,中共應該沒有做出進一步大力援助的承諾,普京的臉色比較難看。很快,中俄天然氣管道項目曝出齷齪,在價格和出貨量上難以談攏。

中共既想繼續支持俄羅斯牽制美國和北約,又怕激怒法國和歐洲,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地步。若中共繼續在俄烏戰爭中與美國和北約對耗,實際也在削弱自己。

法美針對中共協調行動

馬克龍說,「在經濟方面,我們都對中國不公平的貿易行為感到擔憂,這種行為導致產能過剩。這對全球經濟如此重要,我們必須採取協調一致的行動。」

中共黨魁習近平訪問法國期間,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和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舉行三方會談。中共拒絕承認「產能過剩」和傾銷,不斷為巨額政府補貼狡辯,這樣自然無法解決問題,法國明確表示與美國等盟友針對中共協調行動。

中共試圖以法國為突破口分化歐美關係,法國的態度標誌著中共的企圖正式落空。可以預見,法國和歐盟將跟隨美國的腳步,外界正在討論歐中貿易戰,中共的新難題已擺上桌面。

美國總統拜登還強調,「在世界各地,法國和美國正在共同努力加強安全和共同繁榮」;而且「在印太地區,我們共同支持航行自由、透明的政府以及公平的經濟實踐。」

馬克龍也說,「美國和法國之間的這種密切協調延伸到了其它危機領域」;我們「以同樣的原則、同樣的決心採取行動。」

馬克龍還說,「對於伊朗,我們對全面升級策略做出了同樣的觀察,無論是針對以色列的前所未有的攻擊、地區不穩定的演習,或是伊朗的核計劃。我們兩國決心施加必要的壓力來遏制這一趨勢。」

這些話語同樣令中南海難受,中共黨魁的「大國外交」屢屢失靈,與俄羅斯和伊朗這樣的準盟友一樣,正進一步被孤立。中共三中全會在即,各種外交作秀相繼露餡,中共如何對內交代,又是一大頭疼事。

法美經濟聯繫中共難以替代

馬克龍「向美國在法國投資的重要性表示敬意」,他說,「我們歡迎美國學生、美國研究人員、美國企業家,我們希望有更多這樣的人」;他還希望雙方在民用核能和太空方面的合作「走得更遠」。

美國的投資和高科技,對法國經濟同樣很重要。法國當然也需要美國市場。馬克龍稱,「我還很自豪地說,阿爾斯通建造的第一輛美國TGV(高速列車)將於今年底在美國投入使用。」

中共曾購買了多家公司的高鐵技術,法國的阿爾斯通就是其中之一。中共學到了高鐵技術後,以低價參與國際競標,但目前無法進入歐美市場。中共獲得了其它一些國家的高鐵項目,基本由中共提供融資。

馬克龍稱讚拜登「作為世界領先強國的總統」,是「一個熱愛和尊重歐洲人的夥伴」。馬克龍說,在重大國際問題以及雙邊關係上,「我們熱衷於與拜登總統一起採取行動,沿著共同的路線圖前進,這就是對進步的信心,對投資、復甦和創新的信心,渴望美國和歐洲一起為我們的工人創造就業機會。」

法國不但需要美國的安全承諾,還盼望與頭號強國擴大經濟合作。美國針對中共增加關稅,中共只想著傾銷更多產品到法國、歐洲,但這只會威脅歐洲企業,不可能促進法國和歐洲經濟繁榮和就業。

美國通過《降低通貨膨脹法案》後,中共曾試圖挑撥,稱此法案影響歐洲經濟發展,會導致歐美矛盾。然而,馬克龍在記者會上說,「這項立法是有用的」;我們真正的願望是,「能夠在監管、投資水平以及清潔技術、人工智慧和農業等主要領域實現美國和歐洲經濟體之間的重新同步」。

拜登則說,「每天,法國人民和美國人民透過經濟聯繫、科技合作、教育交流以無數方式聯繫在一起。」

法美之間對《降低通貨膨脹法案》應達成了相互諒解,這同樣是中共不願看到的。

2024年6月6日,(前排從左至右)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美國總統拜登夫婦、法國總統馬克龍夫婦、英國威爾斯親王和澳洲總督赫爾利在法國諾曼底奧馬哈海灘參加諾曼底登陸80周年紀念活動。(Lou Benoist – Pool/Getty Images)

美國的盟友不只是法國

6月6日,美國、英國、法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首腦共同參加了諾曼底登陸80周年紀念活動,這5個國家的士兵曾構成了諾曼底登陸的盟軍主力,都是「流淌著鮮血」的「聯盟」。

中共黨媒對此保持了沉默。二戰期間,美國、中國、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在太平洋戰區也曾是「流淌著鮮血」的「聯盟」;以美國為首的盟軍幫助中國取得了抗戰的勝利。然而,中共隨後發動內戰、暴力奪權,曾與美國全面合作的中華民國敗退台灣至今。

1949年,中共政權拒絕了美國的橄欖枝,外交上全面倒向蘇聯,並在1950年替蘇聯在朝鮮半島開打一場代理人戰爭,與美國和聯合國軍為敵,中共政權長期被孤立。1972年,美國利用中蘇反目,成功從共產陣營中策反了中共。鄧小平時代,中共眼看與美國合作的國家都富了,也假意與美國合作,獲得了全球化的巨大利益後,自以為羽翼豐滿,開始與美國叫板。

如今,中美再次走向全面對抗,中共對台灣虎視眈眈,還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慫恿伊朗和朝鮮搗亂。中共以美國及其盟友為敵,自知無法改變美日韓鐵三角關係,對美日印澳四方機制也毫無辦法,只好挑撥歐美關係,試圖選擇法國為突破口,但法美聯盟不可動搖,中共失算了。

近期,中共還企圖在中東繼續做文章,卻又一次惹翻了伊朗。2024年,中共內政、外交繼續走下坡路,敗象越發明顯,內外眾人一同努力,推倒紅牆或只在瞬間。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