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否定「儲君」安排 專家解讀危機

【大紀元2023年05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近日官媒重提習近平有關對「儲君」說法持負面態度的言論。專家認為,習等於否定了中共向來的接班機制,但有沒有接班人,中共都會在他手上完蛋。而中共最大的倒台危機是在民間。

習說不能像「儲君」坐等提拔 分析:想搞終身制

據中共官媒報導,當局近日出版的《習近平著作選讀》(下稱「習選」),當中包括習近平2018年一次講話中,提及接班人問題。習稱,年輕官員「不能搞成特殊群體,不能像『儲君』一樣供在那裡坐等提拔。要動態更新,把相形見絀的調整出去,同時注意補充新的優秀人選,始終保持一池活水。」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5月10日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這番言論意味著他要對幹部重新洗牌,不想承認鄧小平以來形成的幹部選拔機制。「那個機制就是一個台階一個台階上,按照那個機制,能看出大概誰能當儲君。」

他說,現在習明顯不想承認過去的機制,他要有他自己的標準,所以他就不要儲君了。

澳洲資深媒體人林松博士5月10日表示,很明顯,習近平是在為自己終身掌權鋪路,就是廢除接班人制度,自己做自己的接班人。因此,習近平用似是而非的理由,不設儲君,這樣就可以繼續做下去。

旅澳歷史學者李元華5月10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近幾屆都講隔代去選繼承人。習想搞終身制,不可能讓儲君跟著他。但他要給黨內做出一個解釋。

「胡春華等於是胡錦濤指定的這種接班人,但胡被搞下去了,後來大家以為陳敏爾有可能的。習就要斷了人們這種想法。」

王軍濤認為,習近平現在絕對不會定接班人。「獨裁者選接班人,沒有一二十年根本看不出來。現在幹部隊伍還在急劇的淘汰和轉換之中。他搞掉那麼多的幹部,新的幹部填進來之後,到底誰行誰不行現在還看不出來。他手裡這些之江新軍的人都不是做事的人,他心裡也知道。」

習將接班人虛無化 中共在他手上完蛋?

據官媒披露,習近平在2018年的前述講話中還指出,接班人是個整體概念,不能作機械理解,「不是指某個具體的人」。習警告,年輕官員「不能搞自我設計」,「自己考慮多了就容易違背組織原則」。

習近平2012年上台時,就有西方媒體討論他是不是中共的末代黨魁。李元華表示,現在習遲遲不定接班人,還將接班人的解釋虛無化,說是不特定具體個人,似乎預示著中共的政權在他手中,就要落下帷幕。「就是說有儲君也等於是沒有用,所以到他就不立儲君。」

王軍濤則表示,習有沒有接班人,中共政權都會很快完蛋。

「習近平如果不像現在這麼胡來,中共或許還可以再亂一會兒,還有些活頭。習近平現在這樣內外折騰,中共就完蛋了,可能中途他就會被別人政變搞下去。但如果別人政變搞不下去他也會完蛋。」

之前被傳是「儲君」的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已落馬,團派的原副總理胡春華已轉任政協閒職。而在習的親信中,原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海外一直有傳言認為他是「儲君」,但在二十大他只是平調天津,未能入常。

二十大入常的習大祕丁薛祥,也曾被外媒認為有望是習的接班人,丁今年3月兩會上擔任常務副總理。但最近丁薛祥罕見沒按例擔任新一屆深改委的副主任,於是也被外界認為是「失寵」。

王軍濤表示,接班人的危險首先來自獨裁者本身的猜忌。

「當年沒有人能接毛澤東的班,因為能接他的班就被他掐死了,就像林彪、劉少奇,這些人都接不了。毛澤東有計劃消滅那些離他最近的,周恩來能活下來,就是因為一直把自己保持在一個跟毛澤東差得比較遠的地方,但是毛澤東一定要讓周死在他前頭。」

李元華說,接班危機,本身是中共政權不可告人的危機。這種危機它不能公開去說。

專家:共產黨政權危機更在於民間

王軍濤說,政權垮台事先看不出來的,特別是專制政權,倒台都是突然的,整個世界沒反應過來它就垮掉了。「如果是黑天鵝事件把它搞垮的,事先看不出來,如果灰犀牛的話它還有辦法來應對,能夠想辦法再拖。」

「黑天鵝」一般是指那些出乎意料發生的小概率高風險事件,但一旦發生影響足以顛覆以往任何經驗,具有不可預測性。「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這個危機有發生變化或改變的可能。

王軍濤表示,共產黨國家幾乎沒有一個是直接因為經濟原因倒台的,一般都是因為社會上、民間的突發事件,然後在別人還沒看明白時它就垮台了。「習近平實際上是把共產黨置於這樣一個位置上,實際上它很脆弱,只要有一個因素不能控制就完蛋了。」

中共當局將在西安舉行中亞峰會,由習近平親自主持,當地目前維穩已升級。大陸消息顯示,從7日起到21日,西安市行政區全境1000米以下範圍,禁飛任何航空器,包括無人機、熱氣球、空飄氣球,甚至包括孔明燈。當局並要求民眾發現情況撥打110舉報。

另外,最近不少海外人士發現,從國外跟國內聯繫的通訊軟件基本不能正常工作,顯示中共對民間獲得資訊封鎖更趨嚴重。

李元華說,中共現在是變本加厲,反映出來中共最高統治者心虛,而底下人也希望通過各種維穩政權的動作來效忠。「他自己沒有安全感,底下人會加倍地去放大,以表示自己對主子的忠誠,所以一級一級加下來,到社會層面看到的就是如臨大敵,風聲鶴唳。」

王軍濤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政權外強中乾,民間的突發變動它防不勝防。

「當時那麼多的人都沒法讓習近平終止動態清零,『白紙革命』讓他終止了。就說明只要人們一上街習近平就顯得很脆弱,因為現在地方政府不願意幫他去平息這一類的事情。因為他現在不敢把軍權下放,要是沒有武警,沒有軍隊的話,實際上(地方)警察根本控制不住群眾的。」他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