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文革洗腦 唐百合參選:不願美國步後塵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3年06月10日訊】來美35年的唐百合曾目睹文化大革命時扭曲的中國社會。為了挽救正在被社會主義思潮一步步侵蝕的美國,她選擇投入一己之力,競選國會議員。

新罕布什爾州聯邦眾議員候選人Lily Tang Williams:「我競選是因為我擔心我現在熱愛的國家,變成了我離開的那個國家。」

新罕布什爾州第二選區國會議員候選人唐百合出生在文革時期的四川成都,經歷過貧窮與飢餓。當時中國扭曲的社會環境,她至今記憶猶新。

Lily Tang Williams:「文革的時候,我是兩歲到十二歲。」「所以從小被洗腦洗的很厲害。文革的時候,人都是被分成壓迫階級、被壓迫階級,壓迫階級是『黑五類』,被壓迫階級是『紅五類』。因為我爸媽是文盲工人,所以我是『紅孩子』,所以從小也是加入了『紅小兵』、『紅衛兵』,讀紅書,我整天喊口號。」

在她就讀大三時,一位美國留學生給她看了「獨立宣言」。從此,她心懷「美國夢」,並在1988年,揣著借來的100美元踏上了美國的土地。

Lily Tang Williams:「不會講英語,還欠了1,200塊錢的擔保人的債,讀研究生。剛開始的時候,非常非常的困難,就在學校做一個研究助理,學英語,拿學位。後來呢,我跟我先生是非常非常的幸運的,我到美國的第一天晚上,在德州奧斯汀市就跟他認識了。然後我們變成了朋友,他就教了我很多英語和美國的文化。我們接下來就是兩年以後,結婚,養了三個孩子,兩兒一女,所以生活在一個也是很幸福的中產階級的家裡。」

她也開始慢慢參與美國社會,從加入社區物業管理協會,到擔任孩子學校的董事會主席。她發覺,在美國的民主體制下,能捍衛個人權利、發揮影響力。

Lily Tang Williams:「2000年因為公司裁員,我的工作沒有了,所以就開始注重美國的政治,想學,我現在有時間,我應該是學一下作為一個新的美國公民,我應該去學習一下這個基層民主是怎麼回事。」「我就跑到我們州政府一個共和黨委員會裡面做了一個實習生。當時的感覺就是說,你看我們在中國出生長大的人,連這種(中共)政府的辦公樓都進不去的,外面都是站著士兵拿著槍的,在美國到那個州政府去,要去就去了,要去開會就去了,很多旁聽的都是公民。」

親身體驗自由的她,漸漸發現社會主義思潮,在利用美國社會寬鬆的制度進行滲透。近年來,「覺醒文化」持續發酵,打砸搶、階級鬥爭、封鎖言論、模糊性別等亂象叢生,她指出,非常像60年代的文革。

Lily Tang Williams:「馬克思就講過,要實現共產主義,就是要把這個所謂的家庭給摧毀,就是要免費的學校教育就是要摧毀私人財產。可是左派的馬克思主義者現在在美國,賣馬克思主義者傳統的階級理論賣不動,結果現在變成了文化馬克思主義,就用美國的曾經存在過的奴隸歷史來重新分裂美國人。如果美國是個種族歧視國家,你說我們這些移民還會都在這邊跑嗎?你為什麼南邊那麼多的移民都要到美國來呢?還有的歐洲移民也想到過來了。你可以在那開自己的生意,拿到學位,找一個很好的工作。當一個中產階級,兩個孩子、兩個車、一個房子,這就是一個美好的圖畫一樣。可是現在美國的這種文化大革命崛起文化,把這一切都要推翻。」

多年間,唐百合積極分享身為「共產主義倖存者」的經歷,希望警醒美國人。中共則為此威脅並試圖阻止她回國探親。但她沒有放棄參選,而是更加堅定地捍衛她所熱愛的美國。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張博媛、姜琳達洛杉磯採訪報導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