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懸而未決 普里戈津發聲為兵變辯護

【大紀元2023年06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言綜合報導)瓦格納僱傭軍領導人週一(6月26日)在一份音頻聲明中為其短暫的兵變進行了辯護。在持續不到24小時的武裝叛亂後,普里戈津的下落和命運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之一。

美聯社報導,在長達11分鐘的音頻聲明中,普里戈津否認試圖攻擊俄羅斯國家,並說他的行動是為了回應對他瓦格納私人兵團的攻擊。此次攻擊造成他的戰士中約30人死亡。

「我們因為不公而行軍。」普里戈津在錄音中說,但他未透露自己在哪裡或未來的計劃是什麼。儘管未來面臨不確定性,不過,週一有消息說,他的瓦格納部分辦事處已經重新開張。

瓦格納集團領導人與俄羅斯軍方高層之間的恩怨在整個戰爭期間不斷發酵,並因此爆發一場兵變。週末,僱傭軍離開烏克蘭,占領了位於俄羅斯南部城市的一個軍事總部,向莫斯科方向行進了數百英里。然後在週六晚些時候普里戈津回心轉意,結束了這場持續不到24小時的兵變。

克里姆林宮表示,已經與普里戈津達成協議,讓他和他的士兵一起搬到白俄羅斯並免於以武裝叛變的罪名被起訴。週一,他的行蹤尚未確認。不過,一個來自Telegram的俄羅斯熱門新聞頻道報導稱,有人看到他出現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的一家酒店。

俄羅斯媒體報導稱,針對普里戈津的刑事調查仍在繼續,一些議員要求追捕他。

俄羅斯國家通訊社俄新社(RIA Novosti)援引總檢察長辦公室內身分不明的消息來源稱,儘管克里姆林宮早些時候發表了聲明,但針對普里戈津的刑事案件還沒有結束。國際文傳通訊社也有類似報導。

莫斯科在表面上恢復正常後,市長週一宣布結束上週六(6月24日)在首都實施的「反恐」措施。當時軍隊和裝甲車在郊區設立了檢查站,當局甚至破壞了通往首都的部分道路路面,以阻止瓦格納向莫斯科逼近。

瓦格納據報重新開張

但此次兵變事件引發的後續效應遠未結束。普里戈津及其私人軍隊以及防長紹伊古的命運,對烏克蘭戰爭的影響,甚至是總統普京的政治前途,均面臨不確定性。

普里戈津與克里姆林宮的和解協議,據稱是由白俄羅斯總統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促成的。該協議的內容尚未公開。普里戈津和他的部隊下一步面臨什麼,仍是個未知數。

俄羅斯媒體報導說,瓦格納在俄羅斯幾個城市的辦事處已於週一重新開張,該公司已恢復徵兵。

目前還不清楚普里戈津可以利用哪些資源,以及他能獲得多少巨額財富。瓦格納老闆此前證實,警方在叛亂當天搜查了他在聖彼得堡的辦公室,發現了40億盧布(4,800萬美元)現金。他稱,這些錢是用來支付他的陣亡士兵家屬的。

一些人認為普里戈津必須受到懲罰。曾與這位僱傭軍領袖吵過架的退役將軍、現任議員安德烈‧古魯廖夫(Andrei Gurulev)說,普里戈津和他的得力助手德米特里‧烏特金(Dmitry Utkin,經營瓦格納的前軍官)應該「吃槍子」。

他說:「我堅信,戰時的叛徒必須被處決。」

一些俄羅斯議員呼籲,根據即將審議的一項新法律對私營軍事公司進行嚴格監管。

在叛亂期間拍攝的最後一些視頻中,普里戈津顯得不慌不忙。根據俄羅斯社交媒體上發布的錄像,在他上週六坐車駛出被其當天短暫占領的南部城市羅斯托夫(Rostov)軍事總部時,被問及如何看待他的叛亂結果。

「這很正常,我們讓大家都高興起來了。」這位僱傭軍首領回答說。

美聯社報導,如果此案繼續下去,普里戈津在白俄羅斯將無法得到免遭逮捕和引渡的保護。白俄是克里姆林宮堅定的盟友。

根據俄羅斯法律,此類罪行的刑期為12到20年。

軍事高層面臨不確定性

週一,防長紹伊古出現在國防部發布的一段視頻中,俄羅斯媒體猜測他和其他軍事領導人已經失去了普京的信任,可能被替換。

但與當局保持密切關係的前克里姆林宮顧問謝爾蓋‧馬爾科夫(Sergei Markov)說,國防部的視頻是「向所有人發出的信號,即紹伊古在其位,現在可能仍是國防部長」。

在包括國家控制的電視台在內的俄羅斯媒體引用的視頻中,紹伊古和同事正在一架直升機上,然後在烏克蘭的一個軍事總部與軍官會面。目前還不清楚該視頻是何時拍攝的。

總參謀長瓦列里‧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將軍也一直是普里戈津怒斥的主要目標,他至今尚未公開露面。瓦格納領導人多次指責軍事高層讓瓦格納兵團彈藥供應不足,導致死傷格外慘重。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此次始終保持沉默。

雖然瓦格納此次兵變很短暫,但並非沒有流血。俄羅斯媒體報導說,幾架軍用直升機和一架軍用通信機被瓦格納部隊擊落,至少有15人死亡。國防部沒有發表評論。普里戈津否認自己一方有任何傷亡。但媒體報導指出,空襲擊中了瓦格納部分車輛,社交媒體上也出現相關圖片。

美國的情報顯示,普里戈津在俄羅斯邊境附近地區集結部隊已有一段時間,表明這次叛亂是有計劃的。而普里戈津則稱,此次叛亂是在回應上週五(6月23日)俄羅斯軍隊襲擊他在烏克蘭戰地營地。他說這次襲擊導致他的手下大量死亡。國防部否認了這一點。

各方受到削弱

普京在這場內訌中置身事外。觀察家們說,普京未能結束這場爭鬥,因此鼓勵了普里戈津大幅提高賭注。

一些分析家認為,普里戈津的反叛是一種無奈之舉,以挽救瓦格納或面臨被解散的問題——國防部要求所有私營軍事公司在7月1日前與國防部簽訂合同。

英國軍情六處前負責人亞歷克斯‧楊格(Alex Younger)說,「每個人都會在這一過程中受到削弱。」

他告訴英國廣播公司,普里戈津「沒有計劃,他沒有足夠的人」來取得成功,而普京看起來優柔寡斷,先是誓言要粉碎叛軍,然後又達成了協議。

俄羅斯媒體和評論員猜測,紹伊古可能被替換,但普京避免在壓力下做出決定,他可能會等待時機再宣布改組。

克里姆林宮說,普京週一與伊朗和卡塔爾領導人進行了通話,並在一個青年工程師論壇上發表了事先錄制好的視頻講話,其中沒有提到兵變的問題。

俄烏戰持續之際,此次俄羅斯兵變事件引發全球關注。美國總統拜登和烏克蘭的幾個歐洲盟友的領導人在週末討論了俄羅斯的事件。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週日表示,美國官員已經與俄羅斯「接觸」,強調保護美國公民的安全和利益的重要性。

北約祕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週一表示,「週末的事件是俄羅斯內部事務。」英國說,「俄羅斯的政權問題是俄羅斯首先要解決。」

歐盟外交政策負責人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說,這場叛亂表明,戰爭正在「破解俄羅斯的政治制度」。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