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海空軍重組 美專家:致其海上行動遲緩

【大紀元2023年08月05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江楓採訪報導)曾經曝光中共火箭軍內部組織結構、引發火箭軍大地震的美國軍事智庫,再曝光中共軍隊一個大動作——將海軍航空兵部隊移交給空軍。但美國軍事專家指出,這個動作將導致中共海軍的空中支援延遲,令其在第一島鏈以東不能獲得快速的空中力量支持。

去年10月公布中共火箭軍內部詳細結構的美國空軍大學附屬智庫「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CASI)7月31日再度發布一份關於中共軍隊「海軍航空兵重組」的報告,顯示美國在密切觀察它的最大對手——中共的一舉一動。

中共海軍向空軍移交航空部隊

報告披露,2023年初,中共開始將海軍航空兵部隊移交給空軍;到2023年中期,將把大部分戰鬥機、轟炸機、雷達、防空和機場部隊移交給空軍(PLAAF),共移交了至少3個戰鬥機旅、2個轟炸機團、3個雷達旅、3個防空旅和眾多機場站。

中共海軍仍然保留對其直升機、無人機和艦載航空兵部隊的控制權,還保留著多個航空訓練單位、總部航空部隊和選定的機場站,並保留了唯一一個陸基戰鬥機旅——第八航空旅。

報告分析,中共海軍可能希望至少保留少量的陸基戰鬥機庫存,以幫助支持其在南海的廣泛行動。又或者,該裝置可能會被改裝為殲-15等艦載戰鬥機。然而,後一種猜測與中共海軍建立新的艦載航空兵部隊而不是改造現有編隊的模式背道而馳。

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夏威夷聯合情報中心的前任行動主任卡爾‧舒斯特(Carl Schuster)8月2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做法旨在簡化戰區空中力量的指揮和控制,將岸基海軍航空兵(PLANAF)部隊整合到空軍中,將所有空襲、防禦、電子戰和監視資產置於一個軍種之下。

「這意味著中共軍方希望在任何海上衝突的早期戰鬥中掌握主動權,並希望將空中力量整合到一個部門能確保他們獲得這一優勢。」舒斯特表示。

不過,舒斯特注意到,中共的海基空軍部隊(航空母艦、艦載機和直升機)仍隸屬於海軍。

分析:重組將導致中共海上行動遲緩

CASI的報告指出,此次重組將導致中共海上行動遲緩。這種兵力轉移提高了戰區聯合指揮系統執行海上打擊的難度。此前,由於擁有自己的海上攻擊機,中共海軍可以在不利用其它軍種熱戰能力(kinetic capabilities)的情況下執行相對複雜的海上打擊,現在則需要向空軍求援。

一個潛在的更重要的影響是,殲轟-7和轟-6飛機的轉讓將剝奪中共海軍的大部分布雷飛機。除非中共空軍將布雷訓練納入自己的訓練大綱,否則運-九反潛戰機將成為唯一可以進行布雷訓練的飛機。

舒斯特也同意這種分析。他說,這種重組的「缺點是它為海軍空中作戰增加了一個指揮層,可能會在快速反應情況下延遲海軍的空中支援,特別是當航空母艦不在支援範圍內時」。

中共海軍在第一島鏈以東將變得遲緩

在美中博弈中,中共的海空重組對美國而言,有弊亦有利。

舒斯特說:「美國將不得不修改其戰爭遊戲場景和戰術,因為這次重組意味著中共戰區司令部、空軍可以更快地集中更多空中力量。」

而從另外一方面講,「在第一島鏈以東行動的中共海軍部隊可能無法像過去那樣獲得快速反應的空中力量支持」。

自從20世紀40年代以來,美國軍事規劃者劃定了三條島鏈,作為抵禦前蘇聯和中共海上入侵的屏障。前美國國務卿約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在20世紀50年代將從日本本島千島群島和琉球群島一直延伸到台灣、菲律賓和印度尼西亞的島嶼稱為「第一島鏈」,第二島鏈則是從日本延伸,穿過馬里亞納群島和密克羅尼西亞群島,第三條島鏈以夏威夷為中心。

2021年3月,美國印太司令部向國會提交名為「太平洋威懾倡議」的核心提案,要求投入274億美元,沿著第一島鏈建立精確打擊導彈網絡。

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與菲律賓、日本、韓國及台灣等盟友加強了軍事合作,以求在西太平洋串起「第一島鏈」。

中共則試圖突圍。今年4月,中共軍方在名為「聯合利劍」的演習當中首度出動航母「山東號」,並越過第一島鏈,在台灣東部外海進行戰機起降。

美國掌握火箭軍情報讓中共軍隊地震

在回應大紀元記者有關對中共海軍與空軍重組消息的看法時,美國國防部發言人馬丁‧邁納斯(Martin Meiners)中尉向記者推薦「2022年中國軍力報告」。

這份由美國國防部提交給國會的報告說,「2022年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政權確定為唯一有意圖並且越來越有能力重塑國際秩序的競爭對手……中共政權對美國國家安全和自由開放的國際體系構成了最重大和系統性的挑戰。」

美國國防部報告說,「在這個決定性的十年中,了解中共軍隊戰爭方式的輪廓、調查其當前的活動和能力並評估其未來的軍事現代化目標非常重要。」

而隸屬於美國空軍大學的中國航空航天研究所(CASI)在這方面可謂碩果纍纍。

CASI在2022年10月24日公布中共火箭軍組織結構的報告,詳細梳理火箭軍的內部人事結構及在全國的部署,包括基地地址、部隊主要功能、負責人的中英文姓名和部隊番號等等。報告中以樹狀圖顯示了火箭軍各個部門主要負責人的照片、姓名和他們彼此的關係。報告還在中國地圖上標註出火箭軍在中國各地的部署情況。

中共認定此事是高層洩密,隨即對火箭軍進行大整頓,陸續傳出火箭軍高層落馬的消息。

7月31日,習近平任命來自海軍的王厚斌和空軍的徐西盛為新任火箭軍司令員和政委,並擢升為上將。此舉形同間接宣布火箭軍原司令員李玉超及政委徐忠波落馬。

此前,李玉超和他的副將劉光斌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已退役3年的火箭軍前副司令員吳國華也被傳去世,訃告卻在其死後21天才發出。有消息說,中央軍委相關部門已對李玉超、劉光斌及火箭軍前副司令張振中等人展開調查。

中共官媒《解放軍報》報導說,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八一建軍節來臨之際視察西部戰區空軍。而從今年4月到7月之間,習近平已經視察了南部戰區海軍,內蒙古軍區,東部戰區,以及西部戰區空軍,並且在視察中承認「安全形勢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增大」,要求「增強憂患意識,全力以赴履行好戰區主戰職能」。

美國尚未與中共在戰場交手,其犀利的情報手段已經讓中共軍隊損兵折將、人心惶惶。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