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危機四伏 習近平在國內外忙「救火」

【大紀元2023年09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華盛頓郵報》刊登專欄作家伊沙安·塔魯爾(Ishaan Tharoor)的最新文章說,在國內外很多地方,似乎都需要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救火」。

在國外,習近平主席面臨著西方國家對北京日益強硬的共識,同時北京與地區大國和鄰國的摩擦不斷。在國內,習近平正處於中國經濟的關鍵時刻,中國的快速增長已經放緩,深刻的結構性問題正在破壞中國的未來前景。

中國經濟的停滯感正在悄然蔓延,不管是宏觀經濟數據還是年輕人的悲觀情緒都可以看出來。

中國人口正在萎縮和老齡化,青年失業率又攀升到驚人的水平,以至於中共宣布暫停發布相關數據。

雪上加霜的是,不可能再重蹈對基礎設施項目和房地產建設的巨大刺激措施來提振經濟,因為在投資緊張,疫情期間嚴厲封鎖帶來的創傷未癒情況下,中國過熱的房地產行業已經債台高築,一些大型開發商瀕臨崩潰的邊緣。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長期中國觀察家伊恩·約翰遜(Ian Johnson)在報告中所說:「(中共)政府追求全面控制,導致中國走上了增長放緩的道路,並引發了越來越多的不滿情緒。」

即便是中國企業 也在使勁往外遷

在世界舞台上也產生了連鎖反應,過去,所認為美國一定會被中國經濟所超越的樂觀估計也不見蹤影。

《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大衛·林奇(David Lynch)說:「當前的經濟放緩凸顯了中國全球形象的轉變。」考慮到中國過去三十年經濟發展的活力,今年第二季度的表現相當低迷。

塔魯爾說,這可能不是曇花一現,因為北京正經歷著相當大的地緣政治逆風。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上週訪問中國時警告說,中共政府對外國企業採取的強硬行動加劇了當前的不確定性,導致中國在美國投資者眼中「無法投資」。

信息技術產業委員會亞洲和全球貿易政策副總裁內奧米·威爾遜(Naomi Wilson)告訴《華郵》說,「中國需要認識到,他們不能再依靠龐大的市場規模來吸引此類外國投資。即使是中國企業,也一直在努力將業務遷往中國境外。」

最近的輿論調查發現,全球民眾對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持負面看法,包括西方以外的一些中等收入國家。

中共霸凌 將鄰國推給美國

在亞洲,美國穩步加強與中國鄰國的聯盟和夥伴關係網絡,這些關係加強出於對中共日益咄咄逼人行為的擔憂。

中方官員對這樣的暗示自然感到不滿,是他們的國家,而不是他們宣傳的美帝國對穩定和秩序構成威脅。

北京已經無法自圓其說。最近它發布的新地圖聲稱對印度等鄰國的大片領土擁有主權,引發了與新德里的外交爭端,有消息稱,習近平將不會出席本週在印度首都舉行的二十國集團主要經濟體會議。

習控制權力 源於維護執政合法性

塔魯爾說,習近平目前是在加倍強調他的強硬民族主義。

近年來,中國科技公司的價值流失了數千億美元。擔任要職的有能力的技術官僚被習的忠實擁護者所取代。國有企業的經理和企業高管被要求研究和學習「習近平思想」,類似過去的向毛主義致敬。

對於習近平來說,集中權力和控制至關重要。

塔魯爾說,「這反映出習近平的軟弱。」

《一黨論:習近平的崛起》一書作者、《華爾街日報》記者王春翰說: 「毛澤東和鄧小平因其革命血統和建立『新中國』的功績而享有聲望,習近平沒有獨立於共產黨的個人合法性。」

「他的統治權與黨的合法性密不可分,他的權力也離不開黨的政治機器。」王春翰補充說。

對中共有利 不等於對中國有利

伊恩·約翰遜在《外交事務》上的一篇文章中提醒說,習近平做的對黨有利的事情,未必對國家有利。

「這些經濟問題是更廣泛的政治僵化和意識形態強化過程的一部分。對於過去幾十年來密切觀察這個國家的人來說,很難無視中國停滯的新跡象,或者中國人所說的內捲。」伊恩·約翰遜寫道。

這種不適可能會在未來幾年產生深遠的影響。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助理教授陳凌告訴《華郵》說:「到目前為止,沒有人可以在政治上挑戰習近平,但經濟表現始終是(中共)政權合法性的核心,影響著習治理國家的能力。」

劍橋大學中國發展教授威廉·赫斯特(William Hurst)對路透社表示:「事情總是慢慢惡化,直到突然崩潰。最終必須要進行清算。」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