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奧本海默》給今天的重要啟示

【2023年08月23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Wesley J. Smith撰文/任季編譯)《奧本海默》是繼《教父》之後好萊塢推出的新佳作。這部電影出色再現了理論物理學家、天才J‧R‧奧本海默如何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領導了美國的原子彈研製,終致摧毀廣島和長崎,並使世界進入原子時代。

影片講述的大部分是真實故事,扣人心弦。主演和配角演技精湛,編劇才華橫溢,攝製極佳。但是與所有的偉大藝術作品一樣,在觀眾中引起的反響可能超出了電影製作者的預想。就我的看法,儘管故事發生在20世紀20年代到50年代之間,但影片的兩個教訓警示與我們的2023年密切相關。

監管末日科技的必要性

隨著原子彈的爆炸,奧本海默開始對毀滅世界的核擴散感到恐懼,由此感嘆道:「現在,我變成了死神,世界的毀滅者。」這句話流傳甚廣。他尤其反對製造氫彈,因為氫彈的威力要比鈾彈大得多。在冷戰迫在眉睫之際,奧本海默沒有參與製造更多、更大的炸彈,而是敦促哈里‧杜魯門總統與蘇聯進行談判,限制先進核武器的開發和部署。

奧本海默對蘇聯的看法過於天真,杜魯門總統明智地無視了他的建議,甚至稱他為「愛哭的科學家」。但這位偉大科學家的一個觀點是正確的,他認為有必要採取國際控制措施來管理這種毀滅性的技術,同時允許有益的用途。原子能過去和現在都受到嚴格管制,事實上,禁核試條約、禁止核武器條約以及不擴散核武器條約都對防止我們走上絕路起到了作用。

只是,我們現在似乎忘記了這重要的一課。科學家們正在開發比原子能更強大的新技術。就拿人工智能來說吧,人工智能在幫助提高人類能力方面有著巨大的潛力。但是,我們也知道,如果我們失去對計算機的控制,也可能預示著我們真正的末日,36%的受訪人工智能專家擔心人工智能的發展可能會以「核級災難」告終。

生物技術也是如此,它讓我們有可能在分子層面重塑世界。例如,CRISPR這種易於使用的基因編輯技術,可以改造地球上的任何生命形式,可能是治療可怕的遺傳疾病和提高作物抗逆性的關鍵,但也有可能毀滅人類,比如說,如果恐怖分子通過生物工程製造出禽流感病原體,或者製造出一種疫病來摧毀糧食生產。

在奧本海默時代,世界尚還有智慧對原子能進行有意義的控制。現在,儘管人工智能的力量正以指數級的速度擴張,人類嬰兒已經被基因工程化,動物、農作物和細菌也是如此,但是我們甚至都沒有想要去做一些談判工作,以達成建設性的國際協議,確保安全地開發和應用這些技術。「專家們」在研討會上扭扭捏捏地向我們保證,只需要自我約束就足夠了,而政府領導人卻基本上保持沉默。我們拒絕確保我們的社會倫理與我們的技術進展保持同步,說明了我們這個時代的懦弱。

「取消文化」的危險

《奧本海默》的第二個主要情節,講述了這位科學家在20世紀30年代,因發表不受當局歡迎的親共觀點,並反對氫彈研究而於1954年被取消政府安全許可。沒有人從奧本海默的落難中獲益,不僅這位科學家的事業被毀,生活被毀,而且國家也無法在他的餘生中受益於他的智慧、「異端」思想和淵博知識。

懲罰「錯誤思想」在當時被稱為「麥卡錫主義」,以主要倡導者喬‧麥卡錫參議員的名字命名。如今,我們將這種社會排斥行為稱為「取消文化」,它對受害者和整個社會的危害與20世紀50年代一樣嚴重。

「取消文化」會扼殺創造力,妨礙思想的自由交流,阻礙對政治強權的制衡,會導致悲劇性的政策失誤,如新冠疫情控制政策的失敗。當公共衛生機構呼籲社會封鎖來控制大流行病時,這種「文化」扼殺了相反的觀點,攻擊「異端」思想者為陰謀論者和庸醫。因此,當流行病學家哈佛大學的馬丁‧庫爾多夫(Martin Kulldorff)博士、牛津大學的蘇內拉‧古普塔(Sunetra Gupta)博士和斯坦福大學的傑伊‧巴塔查⾥亞(Jay Bhattacharya)博士發表《大巴林頓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不同意全面封鎖和不讓兒童上學時,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誹謗他們為「邊緣」醫生,而安東尼‧福奇不與他們公開辯論,而是在媒體上詆毀他們。

但我們現在知道誰的理由更充分了。如果《大巴林頓宣言》沒有受到如此無理的壓制,那麼就可能沒有這麼嚴重的數百萬兒童教育永久性延誤。同樣,官員們利用社交媒體平台扼殺反對疫苗和口罩規定的聲音,導致了軍人、醫務人員和教師的大規模解僱,而所有這些領域現在都面臨著嚴重的人員短缺問題。

奧本海默經歷過的「取消」情景在其它有爭議的問題上也比比皆是,氣候變化就是這個問題的一個縮影。片面的煽動恐懼正促使愛爾蘭認真考慮淘汰多達20萬頭奶牛,而美國則在積極扼殺自己的能源獨立性。

變性爭議是另一個例子。性別意識形態主義者想要懲罰那些反對「性別確認護理」的醫生和政策倡導者。「性別確認護理」包括使用青春期阻斷劑,甚至對那些認為自己不是天生性別的兒童進行手術。這種做法對健康的潛在影響是無法估量的,而且往往是不可逆轉的。事實上,我猜想,總有一天,成千上萬被這種意識形態醫學摧殘的受害者會後悔。不該壓制反對意見,而是應該公開辯論。

因此,我建議讀者花時間看看《奧本海默》。它不僅講述了一個引人入勝、寓教於樂的故事,涉及奧本海默、杜魯門、愛因斯坦、愛德華‧泰勒(Edward Teller)等傳奇歷史名人,甚至還提到了肯尼迪,而且還會引起人們對當前社會問題的思考。希望我們有足夠的智慧來重視這部電影傳達的信息,人類未來的福祉很可能取決於此。

作者簡介:

韋斯利‧J‧史密斯(Wesley J. Smith)是人性化播客(Humanize Podcast)(Humanize.today)的主持人、探索研究所人類例外主義中心(Discovery Institute’s Center on Human Exceptionalism)主席和患者權利委員會(Patients Rights Council)顧問。他的最新著作是《死亡文化:「傷害」醫學的時代》(Culture of Death: The Age of  ‘Do Harm’ Medicine)。

原文:‘Oppenheimer’’s Crucial Messages for Toda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