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經濟下行民怨如火山 中共政權陷危機

【大紀元2023年09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在意識形態的主導下,習當局近年來完成了對政策的結構性轉變,在黨的全面控制之下,經濟衰退,人人自危,使得整個中國社會各階層對中共的不滿慢慢加深。

外媒報導,在經濟下行的情況下,共產黨的利益與國家、人民的利益的分歧不斷在擴大,針對中共和習當局不滿的「星星之火」正在形成,中共政權陷入危機之中。

經濟下行 民怨正在燃燒

經過三年嚴酷的清零,人們都期望中國經濟會一掃疫情頹勢,出現報復性增長,但7月份的經濟數據反而更糟。尤其民營小企業在疫情期間大批倒閉,再也未能恢復過來,對底層民眾打擊最大。那些有車貸、房貸的民眾,沒有收入償還,處於返貧的邊緣。

疫情前,廣西齊先生自己開了一家餐館,清零政策讓他的餐館倒閉,失去了收入,房貸交不上來,房子被強制法拍。他的房子最好的時候值170萬,現在掉到100萬,而且現在到處都是法拍房,都拍不出去。之後他找了各種工作,以維持家庭生活。

齊先生告訴大紀元,「現在情況相當不好,我在美團跑外賣。但現在跑外賣的人特別多,家庭婦女、大學生都來了,單價很低,單子相對也少。老婆抑鬱病,家裡兩老人,三月份走了一個,另外一個因為肺炎和心梗住了兩次院。現在我們至少還有飯吃,相依為命,我倒下,全家都完蛋了。」

「很多人都不滿,現在失業率高,經濟不好,負債多,物價漲得厲害,都在垂死掙扎。不論買房賣房建房的,都在銀行有抵押,現在掉價厲害,貸款還不起,債務就更還不起。」他說。

2022年11月27日,在北京,抗議者舉起紙片,反對審查制度和中國嚴格的COVID清零措施。(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上海市民王先生告訴大紀元,現在上海找不到工作都去送外賣了。因為現在經濟不景氣,工資發得少。 比十幾年前艱難多了,再這樣下去啊,說實話大家都躺平在等死,或者坐著看戲,看他們怎麼辦。

前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外交官查爾斯·伯頓(Charles Burton)最近發表評論文章說,隨著中國經濟急劇下滑,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共正在努力避免經濟衰退引發的任何內亂。

文章說,如果習近平確實因為處理疫情和經濟問題上的不當,或高官突然失蹤,從而政治能力受損,會使他執政期間積累的長期不滿情緒雪上加霜。在這樣的背景下,感到憤憤不平和受盡委屈的失業青年可能會成為「星星之火」,中國歷史上有很多這樣的先例。

在社交媒體上,諸如「陳勝、吳廣、李自成、洪秀全正在路上大步急奔而來!」「那年陳勝、吳廣露宿橋洞,黃巢的地攤被老爺們收走」的說法,不脛而走。

除了遭受疫情的衝擊外,中國高薪階級感受到的更多是政治經濟政策的轉向,所帶來的不安和信心不足。

北京一家技術諮詢公司工作的王寧(化名)告訴《金融時報》,對中共政治方向的擔憂正在抑制人們的消費慾望。

儘管每月的工資高於平均水平35,000元,王寧已經開始節支,比如每週外出就餐的限額為 1,000 元人民幣。原因就在於,他長期以來對更美好明天的信念,已經被當局安全壓倒經濟的政策路線所破壞。

「我會儘可能多地存錢,為黑天鵝事件做好準備,比如入侵台灣或房地產市場崩潰,」王說。

中國企業家孟軍。(受訪者提供)

大陸富商孟軍告訴大紀元,「我的很多朋友現在還在國內,他們企業還在做,但是舉步維艱,硬撐到現在的,能撐下去的寥寥無幾,都是負債的,無計可施。出台了所謂的民營三十一條,有落實過嗎?沒有,全是口頭上的,只是一個意識形態,就是給個好看的。」

前大陸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合規官梁少華對大紀元表示,共產黨慢慢衰退,新興社會正在形成,我相信已經是像火山一樣,雖然沒有噴發,但是岩漿已經燒紅了。

他說,三年大清零就相當於新文革,以前中共很多政策,比如打擊金融、打擊大V、打擊平台經濟,還是針對少數,沒有對整個社會各階層形成普遍傷害。但三年大清零幾乎每個人受到傷害,每個人的自由被控制,你的人生完全得不到保障,很多人失去了生命,所有的階層會感到不滿。這種民怨可能在三年中得到很大的積累,很多人他已經感到忍無可忍。

梁少華說,三年清零之後,很多人希望,折騰了三年了,能不能休養生息?房貸都還不起了,別折騰了,能不能現在大家搞一下經濟,掙些錢補一補之前三年的虧空。包括很多企業,清零期間都停工,一些外向型的企業沒有訂單,都希望清零之後有個恢復期。

「但習近平反而在變本加厲,密集出台各種控制政策,包括《反間諜法》、《外國國家豁免法》等,各種事情一直在搞。他還到處去出國撒錢,這形成一個鮮明的對比,上個月是河北水災,家裡好多人死了很多人,現在給幾十塊錢補償,同時你拿幾百億撒出去。」

習當局政策 造成經濟衰退

觀察家們已經注意到,與之前的中國經濟衰退不同,之前比如金融危機、美中貿易戰等,可能主要是外因,但這次卻是習當局政策的直接結果。

習當局繼續推行安全壓倒經濟的戰略,「全面國家安全」的概念幾乎主導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市場決定經濟活動退位,效率相對低下的國有企業優先於更具創新性的私營部門。中國精英被迫將注意力從經濟追求,轉移到對「習近平思想」的學習上。

在中國經濟下行的情況下,習近平不像以前,現在不怎麼談經濟了,也沒有出台什麼重大的救濟政策。

英國智庫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于潔對《金融時報》表示,仔細閱讀中國(中共)政府近幾個月的公告和講話,表明最高領導層對經濟衰退的嚴重性有清醒的認識。但她表示,面對日益敵對的外部環境,北京的首要任務是安全和自力更生,而不是經濟增長。

很多經濟學者都認為,給中國老百姓更多福利,減輕醫療和教育負擔,使人們能夠放心消費,不失為一個增加社會需求的好辦法。但習近平明確表示,不要陷入歐洲式的社會福利體系陷阱之中。

中國獨立學者、政治經濟文化研究者賢良對大紀元表示,現在共產黨的高層還是老套的思維,通過這種壓榨人民的低福利、高投資的模式獲得增長。但經濟是生產和消費二合一,光生產沒有消費是不行的。消費不足會導致大量的貿易順差,其它國家對中國越來越不滿。它使共產黨掌握的外匯越來越多,共產黨又拿這些東西去推廣共產黨專制的國際體系,這導致西方國家越來越不滿。

賢良表示,你經濟體量小的時候依賴外部需求可以,經濟體量越來越大的時候,依靠外部需求,變成發達國家是不可能的。你光用人民生產不讓人民消費,還是蘇聯或者朝鮮的那種思路,根本已經不行了,走不通了。

在國際事務中,習當局要聯合全球南方,準備挑戰與美國等發達國家主導的國際秩序。

英國《每日電訊報》發表評論文章說, 如果習近平想要避免經濟崩潰,只能通過重建與西方的信任來實現,而不是沉迷於通過金磚國家等組織,創建一個替代性的國際體系幻想。他必須認識到真相:中國需要西方的程度,要遠遠超過西方需要中國。

文章也引用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指出中國的經濟逆風,可能對習近平帶來危機。因為這種事情做全球任何地方發生,都會引起領導層的更替。

矛頭對準中共和習當局

在二十大後,分析人士表示,習近平雖然能夠把所有的權力集中在手裡,但這也意味著,如果政策失敗,他需要承擔責任。也就是說,所有的矛頭都會指向習近平和中共。

現在中國民眾已經了解到,讓他們經濟下滑、自由受限的根源在於中共。共產黨的利益與國家、人民的利益的分歧不斷在擴大。

前中央情報局駐北京站站長蘭德爾·菲利普斯(Randal Phillips)對《金融時報》表示:「目前經濟形勢嚴峻。」他估計這是35年來最糟糕的狀況, 「這對習近平來說是政治上的致命弱點」,因為習近平對中國的經濟困境負有最終責任,並要提出解決方案。」

8月份,網絡上突然出現了一系列反對習近平政策的文章,前中共政協委員、港商劉夢熊的《問題在經濟 根子在政治》一文,不點名批評習近平。8月底同日刊出三篇文章,共同的主題是中國經濟出現40年未有的嚴峻形勢,唯有根本改革才有出路,均為大陸體制內人士執筆,他們公開與習近平唱反調。

(梁少華提供)

梁少華表示,「我感覺體制內的精英階層,知道現在已經到了危機時候,要有所動作。因為習當局這樣搞下去,民眾會遭受經濟災難,包括社會的災難。」

他說,2013、2014年,習近平剛上台,對習近平是挺期待的。前五年習近平一直在搞反腐,大家還是對他抱期望。什麼是轉折點呢?就是憲法修改,終身任職,對整個知識階層,包括對中產階層,國內精英階層打擊很大,相當於醍醐灌頂,一下子就打清醒了。

「習近平的一系列政策,很多人都是不滿意的,中國的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劣,任何人表示不同的觀點,都可能被撤職查辦。前兩年又出了一個不准妄議中央的政策,連黨員都不准妄議中央。」

他說,還有就是經濟政策,打壓金融,打壓房地產,取締教育輔導行業,很多本來有生機的行業,包括網絡經濟、平台經濟,不斷被中共打壓。打壓的目標都是民營經濟和金融。

所有階層都不滿 中共只有下台一路

孟軍表示,現在大家都反習,因為習確實讓社會陷入民不聊生、國家陷入岌岌可危的地步,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去制約他,能去讓他改變心意。

「現在分成了兩塊,一個是反共,一個是反習,因為習上台讓共產黨內部很多人,沒有了撈油水的這種渠道了。所以這些體制內的反習不反共,海外來講是以反共為主的,先反共再反習。」

梁少華表示,鄧小平那個時代,大家都發財了,然後特權也有、利益也有、什麼都有,享受完了還可以定居美國、歐洲,子孫後代都變成外國人,這多好啊,現在鄧小平這個新八一路都被堵死了。

「首先你國內當官都是提心吊膽的,今天抓這個,明天抓那個。然後經濟也不行,撈錢也不好撈了,這些人退休之後,出國難度非常大,就要爛在鍋裡。對他們來說,跟之前相比差別太大了,他們肯定是反對習近平的。對於黨內這些高層,他們會不會反中共,我覺得不太可能。」

他說,習近平現在七十幾歲了,根據中共的醫療條件,他可能還能活幾十年,但是黨內這些人,能不能等這麼多年?習近平把這些所有人都堵死了,很多人可能表面上就是臣服,內心裡可能恨得要死。這些人不一定要反中共,但是反習這個事,體制內大有人在。等不及,有可能就會有暗殺,黨內暗殺政變不是沒有,最開始毛澤東政變把王明他們幹掉,包括鄧小平政變把江青他們幹掉,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梁少華表示,靠黨內改革改良,這條路已經行不通了,中國要想那個真正的救亡圖存,能夠保護民眾的,那中共只有下台,沒有其它路可走。

賢良表示,習一人獨裁的話,所有的罪過都歸他頭上,所有的歷史罪過都是他一人的。這一方面是習近平個人的認知的局限,另一方面就是他自己把自己逼上絕路了。

對於反習不反共的說法,賢良認為,那有可能還導致下一個習近平再次出現,已經有習近平這個教訓了,難道還在一塊石頭上絆倒兩次嗎?再這樣折騰下去,中華民族就徹底沒有希望了。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