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案現收網跡象 許家印是否將入獄受關注

【大紀元2023年09月28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何嘉幸綜合報導)中國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據報已遭監視居住。最近,中共官方對恆大系的諸多動作釋放出強烈的收網信號,對許家印是否將追隨海航陳峰入獄的劇終預判紛紜不斷。恆大爆雷的蝴蝶效應正在發生,遭遇浩劫的買單人連串倒下。

恆大人壽被接管 原董事長被抓

中國媒體9月21日報導,恆大人壽原董事長朱加麟數日前被帶走調查,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朱加麟「出事」前已有先兆。15日晚間,國家金管官網公告,同意海港人壽整體受讓恆大人壽保險業務及相應的資產、負債。隨後,海港人壽、恆大人壽也分別發布關於雙方保險業務轉讓公告,恆大人壽與海港壽,正式「交接」。

深圳金融監管局負責人表示,恆大人壽嚴重資不抵債,監管部門已對其實施貼身監管並開展風險處置。

恆大人壽原名為中新大東方人壽,成立於2006年。2015年,許家印以39.39億元(人民幣,下同)收購其合計50%股權,並改名為恆大人壽。2016年,恆大人壽以高額利率銷售「萬能險」吸收大量資金,成為恆大的錢袋子。至2020年底,恆大人壽總資產2415.42億元,總負債2244.38億元。

朱加麟,1964年出生,2018年7月出任恆大人壽董事長,還曾任恆大金融集團常務總裁、恆大集團副總裁等職務。此前,朱加麟長期在銀行和保險業工作,曾在信誠人壽工作過13年,2014年至2017年9月出任中信銀行副行長。

2019年9月,在恆大任職一年的朱加麟以個人原因辭職。4年後,朱加麟被帶走調查,業內推測,其所涉事原因主要與「恆大系」財富案有關。

恆大財富總經理被刑事拘留

深圳市警方9月16日晚通報,恆大財富法人代表、總經理杜亮等部分人員近日被刑事拘留。業界分析其被捕的原因可能是非法集資。

8月31日,恆大財富發布公告稱,未獲資產處置資金,停止該月兌付。此前,恆大財富曾違背兌付方案承諾,多次下調兌付,投資人每月得到的現金兌付不斷降低,直至停兌。

早在兩年前的2021年9月,恆大財富已爆雷。受害投資者包含離職的公司高層、員工、供貨商、恆大業主及普通投資者,多地因此出現維權潮。據統計,截至去年底,恆大財富未兌付本息約340億元。而杜亮當時提前兌付了他與父親在恆大財富購買的理財產品,合計一千多萬元。杜亮當時沒有被捕,因為他與恆大承諾兌付。

恆大財富由恆大集團旗下的P2P平台恆大金服更名而來。更名後,仍然銷售各種理財產品,這些產品多打著「供應鏈金融」名義,並在各地多家無牌照的「偽金交所」掛牌交易,募資由恆大財富實際控制,形成一個「資金池」,為恆大集團關聯公司自融。

恆大財富多名主管被刑事拘留消息傳出後,恆大集團股價在香港交易所一度急挫25%。恆大集團隨即宣稱,恆大財富只是集團間接全資附屬公司,其管理層被捕不影響集團的經營運作。

恆大集團是恆大財富的擔保人,許家印是恆大財富實控人。中國法律界人士認為,依據相關法律,恆大集團和許家印都脫不了應該承擔還款的連帶責任。

恆大許家印被與海航的陳峰相提並論

恆大財富爆雷兩年過去了,許家印信誓旦旦的「兌付」和「保交樓」,都因無錢而終成「空頭支票」。恆大集團2.44萬億總負債,不少人拿來與海航相比。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因還不起7000億的債務而進了監獄。

巨無霸企業海航資不抵債爆雷後,中共當局先控制住海航老闆陳峰及其主要高管,安排資產重組、找各方公司來接爛攤子,之後才開始抓人。

中共當局對恆大的處置模式似乎與海航有相似之處。

恆大人壽從恆大剝離出來,全盤由中共國資控股企業接管,然後杜亮和朱加麟兩名核心理財高管被查。

中國大陸主流觀點認為,現在,恆大人壽已明確被國資接管,恆大財富也明確立案,說明當局已經在收網

而此前消息面也顯示,許家印的處境日益不妙。

今年8月,恆大被中共證監會立案調查後,媒體又曝光許家印不能隨意見人,人身自由已受限制。期間,中國的網絡空間密集發布許家印和恆大的各種負面消息。

為「恆大們」買單 中國社會生態全面惡化

恆大與許家印的結局無論怎樣,最後承受恆大巨額負債惡果的都是金融機構、關聯企業和中國百姓。

旅美中國企業家孟軍日前在新唐人電視台《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許家印這些中國房地產公司老闆都是權貴家族們的白手套,大家知道的曾慶紅家族只是其中較大的一個。國家的錢通過許家印的手轉入了權貴們的私人腰包,許家印也跟著撈到大量好處。留下巨額負債會引發信託、銀行的連鎖反應。

他認為,中國房地產已經全面爆雷,中共整個金融系統也將全面崩塌。中共當局現在切割恆大人壽,是想儘量避免金融危機。但是他們處理債務的模式,都是先保證被捲入的權貴利益方、央企少受損失,而中小企業、買房人陷入絕境卻無人管,「巨大債務最終都轉嫁到老百姓身上,整個中國經濟都會被拖垮」。

恆大巨債從2021年的顯性數據看,在2.44萬億的負債中,向銀行、信託等金融機構的借款是6124億元,占比25.12%;應付款10,023億元,占比41.12%,主要是欠供應商和建築商的;合約負債為7210億元,占恆大集團總負債的比例為29.58%。

給恆大幹活的上游供應商,包括建築、裝修、防水等所有的企業都是先墊錢幹活。恆大最後欠債不還,導致大量中小型企業凋敝甚至破產,相應的是失業等危機。蝴蝶效應在恆大爆雷事件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如廣田集團,是中國著名的建築裝飾的龍頭企業,與恆大自2007年開始合作,恆大長期以來是廣田的第一大客戶。恆大爆雷,致使廣田的項目開工率明顯下降。2022年,其裝飾施工和土建施工業務分別下滑超50%、30%。2021年和2022年虧損金額均超50億元,2022年營收僅35億元,他們還沒拿到恆大88.7億元的應收帳款就被申請破產重組了。

易居是中國知名的一手房行銷代理、二手房諮詢和資訊服務。易居代理恆大全國30%的項目。恆大爆雷讓易居陷入冰天雪地,2021年虧損116億元,2022年繼續虧損近39億元,約40億的恆大應收帳款沒有收回。4月18日,易居一筆3億美元債違約。易居被迫推出境外債重組計劃,後得到阿里巴巴簽署支援協定,不至於馬上破產。

與恆大有業務往來的銀行中,盛京銀行被恆大掏空。恆大欠帳326億元,以盛京銀行2022年淨利潤9.8億元參照,這筆欠款就相當於盛京銀行兩年的營收總額,33年的淨利潤了。

在恆大爆雷後,上游承包恆大建築業務的多家建築商都陷入經營困難。曾經是中國民企500強的南通三建被恆大害得最慘。據不完全統計,恆大拖欠南通三建各類商品和工程款的金額高達360億元,使南通三建的資金流斷絕難以經營,最終破產重組。

恆大負債影響的供應鏈人數難以計數,中共當局目前並沒有拿出有效保護措施。

恆大一整個產業鏈的受害人,最後是最無力的幾十萬購房者。7210億元的「合約負債」主要就是預收的購房款,這7210億元購房款被恆大挪用,樓卻沒有建好交付。據不完全統計,恆大在全國多個城市的爛尾項目共計1322個,爛尾樓162萬套,涉及約六百萬業主。

房子爛在那裡,交了錢預付買房的人每月還要按時償還房貸。他們投訴和上訪,沒人給解決任何問題。不堪重負跳樓自殺的絕望業主增多。民間積聚著對中共政府官員不作為的憤怒情緒。

一年前,財經人士Shou-ye(筆名)曾經在中國網站發文爆料,恆大投資人根本不相信許家印「保交樓」的大餅,他們給最高中央機關寫聯名信,請求有關部門以非法集資案立案調查。投資人在信中提到:許家印在歷年恆大分紅中,分得五百多億元。

他按照以往中共解決金融案的套路預料,恆大沒錢清退欠款的時候,有關部門就要抓人了。他說,「再不積極點,陳峰的今天,可能是許家印的明天。」

一年過去,恆大財富的高管近日被抓。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