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失業率加劇「內捲」 中國年輕人焦慮不安

【大紀元2023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綜合報導)今年以來,中共官方公布的中國青年失業率屢創新高,每5個年輕人就有1個失業。但專家表示,官方數據之外還有大批失業人口。失業高企令「內捲」更加激烈,年輕人陷入職場焦慮。

過一天算一天 年輕人陷入職場焦慮

中共官方的統計數據顯示,中國16至24歲青年失業率6月份達21.3%,創下歷史新高。「95後」和「00後」的年輕人剛投入職場,就遭遇嚴峻的就業形勢;激烈的「內捲」下,年輕人陷入職場焦慮。

1996年出生於河北的陳先生是任職於北京一家半導體公司的工程師。他告訴中央社,現在工作難尋,公司裡坐在他旁邊的實習生,從國外名校畢業,在外投了60、70份簡歷沒有下落。他的家人今年畢業也沒找到工作。

「過一天算一天。」他說,雖然已有北京戶口,可以買房落戶北京,但覺得沒必要,「不買就沒有買房的壓力。」

29歲的朱莉在北京一家企業做遊戲策劃。她說,加班是家常便飯,經常晚上1點多才回家,「活得像個行屍走肉。」

「加班了三個月之後,我發現團隊的同事差不多有一半我都不認識了。」她說,遊戲策劃本身不需要太高學歷,而新同事幾乎都是屈就而來的名校高材生。

在北京,朝陽公園出現了少見的場面,三五成群的年輕人為了治療「精神內耗」到此舒緩負面情緒。「95後」年輕人Stanley(化名)和朋友相約在朝陽公園鋪墊子打牌,他對中央社說,到這裡成為他喘一口氣、舒緩壓力的解方。

專家:能夠就業的都是少數

年輕人的職場焦慮背後,是中國青年失業率居高不下。今年6月,16至24歲青年失業率連續三個月創有統計以來新高。到8月,中共宣布不再公布相關統計。

斯坦福大學中國經濟與制度研究中心的資深研究員許成鋼教授認為,「實際情況要比這個數字還要嚴重得多。」

他對新唐人電視台說,大學的統計數據顯示更嚴重,「在上海這個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幾。就是說大部分的人大學畢業就失業,即便是上海。」

「即便是研究生畢業,能夠就業的都是少數,多數的研究生畢業都失業。」他說,企業普遍性地不敢僱人了。

許成鋼教授說,官方的失業數據之外還有大批失業人口。「它(中共)的所謂失業率是按照城市人口來的。而我們所有人都知道,中國的就業裡邊大多是農民工。農民工不在它統計裡頭。」

面對年輕人失業率居高不下,中共官媒不斷造新詞迴避失業問題,如自僱經濟、輕創業、輕就業、慢就業等。

中共統計局也在統計數字上做文章。6月15日,中共統計局解釋失業和就業如何統計時稱,在調查參考期內(通常為一週)為了取得勞動報酬或經營收入而工作一小時及以上屬於就業。

年輕人的失業狀況還在惡化

疫情三年和中共推行的嚴厲防疫清零政策,令各行各業雪上加霜,企業關門消息頻傳;同時,中共當局嚴厲打擊互聯網、遊戲、教培等行業,許多公司爆出大規模裁員消息;中共之前對房地產行業的「三道紅線」政策,也令房地產業相關的許多就業機會一夕之間化為烏有。

美國加州華人葉先生對大紀元說,年輕人的失業狀況還在惡化。他弟弟在深圳一家自動化公司工作,在8月剛剛丟掉工作,他所在的部門被無預警地全部裁掉。

他說,弟弟家上有老下有小,還有房貸要還,對他的打擊可以想見。

葉先生說,鄉下老家的年輕人也難倖免。疫情前,全村的年輕人夏天幾乎都出去打工了,村裡幾乎見不到年輕人。

「今年的情況大不一樣,8月份大部分年輕人都在村裡,沒有外出找工作。」他說,「他們沒事可做,邀約著一家挨一家地去吃酒席,打發時間。」

葉先生太太的侄女在北京讀研究生,明年畢業。葉先生說,太太侄女的工作對口單位是互聯網公司。她希望能在8月實習的那個公司找到工作,不過這個公司一直在裁員。

「內捲太厲害了。」他說,「回到父母身邊是太太侄女的未來打算之一。」

在高失業率陰影下,中國出現了一個新興工作——全職兒女。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助理教授陸曦對BBC說,「全職兒女的本質就是失業」「背後體現的是整個社會經濟嚴重下滑、萎縮的現狀。」◇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