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情報機構為何在襲擊前沒預警

【大紀元2023年10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夏雨綜合報導)上週六(10月7日),數十名武裝的哈馬斯槍手能夠越過以色列和加沙地帶之間戒備森嚴的邊界,與此同時,哈馬斯還將數千枚火箭彈從加沙發射到以色列,突襲造成至少900多人死亡。以色列情報機構擁有龐大資源,為何沒有預見到這次襲擊的發生?

以色列可以說擁有中東地區最廣泛、資金最充足的情報部門,該國情報機構幾十年來因一系列成就而獲得很多光環。以色列挫敗了在約旦河西岸醞釀的陰謀,據稱在迪拜追捕哈馬斯特工,並在伊朗腹地除掉伊朗核科學家。

在辛貝特(Shin Bet)、以色列國內情報機構、摩薩德(Mossad)、以色列外部間諜機構以及以色列國防軍所有資產的共同努力下,坦率地說,令人震驚的是,沒有人預見到哈馬斯突襲的發生。

為了準備和實施這樣一次協調一致、複雜的襲擊,涉及在以色列人眼皮底下儲存和發射數千枚火箭彈,哈馬斯必須採取非常高水平的行動安全措施。據以色列國防官員和美國官員稱,以色列情報部門均未發出具體警告,稱哈馬斯正在準備發動一場複雜的襲擊,需要協調一致的陸地、空中和海上打擊。

為什麼以色列的鐵穹導彈防禦系統已經有十幾年歷史,在襲擊開始時卻被廉價但致命的導彈攻擊所淹沒?哈馬斯是如何在以色列情報部門沒有發現其庫存不斷增加情況下,建造如此龐大的火箭彈和導彈武庫的呢?

以色列是否過於關注來自真主黨和約旦河西岸的威脅,而不是將軍事和情報資源集中在加沙?為什麼如此多的以色列軍隊休假或遠離南部邊境?

軍方首席發言人丹尼爾‧哈加里少將承認,軍隊欠公眾一個解釋。但他說現在還不是時候。「首先,我們戰鬥,然後我們調查。」他說。

當被直接問及以色列方面是否情報失誤時,駐美國大使邁克爾‧赫爾佐格(Michael Herzog)承認存在「意外因素」。但他表示,有關情報失敗的問題是未來討論的事。

「我們稍後會討論這個問題。」他在CNN上說,「現在,正如我所說,我們必須打一場戰爭,並贏得戰爭。稍後我們將有時間調查發生的事情。」

美國官員告訴CNN,以色列和美國官員將「在未來幾天內編寫報告,看看是否有遺漏的事情,或者是否收集和誤讀了情報,或者是否有一個我們不知道的完全黑暗的區域」。

情報失敗有兩種形式:一種是情報收集,另一種是評估和解釋情報,導致對哈馬斯意圖的錯誤評估。50年前贖罪日戰爭中,關鍵情報也被誤解。

哈馬斯高層放棄電子設備 避開以色列高科技追蹤?

多年來,以色列在整個加沙建立了一個由電子攔截、傳感器和人類線人組成的網絡,加沙的面積約為紐約五個行政區的一半。以色列及其鄰國過去投入巨資試圖追蹤和封鎖哈馬斯的網絡,經常攔截導彈部件的運輸。以色列知道攻擊哈馬斯用來運送戰士和武器的地下隧道位置,摧毀數英里(公里)的隱蔽通道。

以色列情報機構在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內部以及黎巴嫩、敘利亞和其它地方都有線人和特工。過去,它對激進領導人進行了精準暗殺,並密切了解他們的所有行動。有時,特工在個人汽車上安裝GPS跟蹤器後,通過無人機襲擊來完成這些任務;有時甚至使用爆炸手機。

儘管有這些能力,哈馬斯依然令突襲計劃保密。這次凶猛的襲擊可能需要數月的計劃和精心訓練,並涉及多個武裝組織之間的協調。

《經濟學人》分析說,提前了解此次突襲的人將僅限於哈馬斯高級特工圈子,他們不會冒險使用電話或任何其它形式的電子通信,因為以色列監控加沙的所有通信,因此以色列可能會攔截這些通信。被派去執行任務的哈馬斯步兵可能只提前幾個小時收到通知,並被告知攜帶武器到達邊境附近某個地點,但沒有提供任何進一步的細節。

以色列退役將軍阿米爾‧阿維維(Amir Avivi)對美聯社表示,由於在加沙地帶沒有立足點,以色列安全部門越來越依賴技術手段來獲取情報。

「對方學會了應對我們的技術主導地位,他們停止使用可能暴露它的技術。」曾在前軍事參謀長手下管理情報材料渠道的阿維維說。

阿維維是以色列國防與安全論壇的主席兼創始人,該論壇是一個由前軍事指揮官組成的鷹派組織。

他說:「他們回到了石器時代。」他解釋說,武裝分子不使用電話或電腦,而是在專門防範技術間諜活動或轉入地下的房間裡開展敏感業務。

前美國官員也表示,以色列通常在加沙使用廣泛的人際網絡,並通過攔截電子通信來發出潛在襲擊警告。以色列情報部門對這次襲擊措手不及,這一事實表明,在週六的襲擊之前,哈馬斯武裝分子避免通過手機或其它可能被攔截的通信方式討論這些計劃。哈馬斯可能使用老式的面對面計劃來避免被以色列發現。

哈馬斯士兵入境以色列的方式

在地面上,沿著加沙和以色列之間的邊境圍欄,有攝像頭、地面運動傳感器和正規軍隊巡邏。頂部有刺鐵絲網的圍欄被認為是一個「智能屏障」,以防止這次襲擊中發生的那種滲透。

然而,哈馬斯武裝分子卻用推土機推平道路,在鐵絲網上挖了洞,或者從海上通過滑翔傘進入以色列。

《經濟學人》分析說,監控覆蓋邊界每一寸的攝像機和傳感器網絡的義務兵和下級軍官可以在屏幕上識別哈馬斯個別成員。但看到哈馬斯成員在邊境附近行走,即使人數眾多,也不一定會感到奇怪。哈馬斯軍事力量以地區旅和營為核心,其成員在當地社區開展業務。整個沿海飛地只有360平方公里,東邊與以色列邊境和西邊地中海沿岸的距離只有十公里。邊境圍欄上的許多襲擊者都在他們家的步行範圍內,並且預計會出現在該地區。邊境附近建築工地的推土機也不會引起懷疑。襲擊使用了民用車輛,例如皮卡車,這些車輛不會被注意到。

哈馬斯還發起了一場看似教科書般的軍事行動。它首先對以色列的傳感器和通信系統進行了仔細的攻擊。以色列的許多監控攝像頭都被狙擊手瞄準並致殘。電子戰似乎也參與其中。

據路透社報導,哈馬斯突擊隊對以色列國防軍加沙南部總部的襲擊導致通訊中斷,指揮官無法發出警報。

印度媒體news18.com報導說,根據情報機構的評估,俄羅斯、中共和伊朗週六在哈馬斯對以色列大規模襲擊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評估指出,雖然伊朗向哈馬斯提供公開訓練和政治支持,但俄羅斯以與哈馬斯關係密切而聞名,而中共的技術是這次襲擊的關鍵。消息人士稱,另一個因素是突破邊界。中共特洛伊木馬被用來破壞每個系統,以便他們可以從所有四種方式進入以色列。

這次襲擊還利用了軍事類型中所謂的聯合作戰:黎明時的大規模火箭彈齊射為地面推進提供掩護,並得到了使用動力滑翔機的戰鬥機和其他從海上抵達人的支持。

以色列鐵穹攔截導彈的能力

另一方面,以色列鐵穹系統此前曾有效應對過大規模攻擊,這表明哈馬斯上週六首次發射的新武器可能更難攔截。據國防和開源情報公司簡氏(Janes)稱,哈馬斯在襲擊中使用了一種名為Rajum的新型導彈系統,還使用小型無人機向以色列軍事陣地投擲彈藥。

哈馬斯發射了各種火箭彈和導彈系統,包括新型號和舊型號。但幾乎所有火箭彈和導彈都是伊朗設計的武器,這些武器作為零部件走私到加沙,然後祕密組裝。

據前美國情報官員稱,以色列和埃及都試圖監控通過西奈半島地下隧道走私零部件的活動,其中許多零部件來自伊朗。2021年,以色列報告摧毀了62英里的地下隧道,並修建了65碼深的地下屏障。埃及還努力封閉加沙和半島之間的隧道。

但沒有任何屏障是完美的。美國前官員表示,除了地下和海上路線外,導彈和火箭彈部件還通過合法過境點走私。

但是,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國防戰略高級分析師馬爾科姆·戴維斯(Malcolm Davis)對澳廣表示,「當你受到飽和攻擊時,即使是最有效的系統也會陷入困境。」

「從我所看到的來看,防空系統仍然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當我看到破壞和損壞時,火箭彈和導彈造成的破壞相當有限。」

智庫澳大利亞戰略分析的主任兼創始人邁克爾·舒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對澳廣說:最初從加沙發射的導彈是為了分散「新的恐怖分子地面行動」的注意力。

「通過將注意力集中在這一點上,他們分散了對他們正在做的更大、更新事情的注意力,那就是大規模恐怖分子地面襲擊。」

他說,哈馬斯的導彈能力有限,不會是以色列現階段的主要擔憂。

舒布里奇說:「破壞性如此之大的新事件……是派遣攜帶自動武器的哈馬斯武裝恐怖分子進入以色列的小城鎮和村莊,不分青紅皂白地殺人並綁架人民。」

「這才是這次襲擊的真正軍事和恐怖核心。」他說。

以色列更關注西岸 而不是加沙?

自2007年哈馬斯控制沿海地帶以來,加沙一直處於以色列封鎖之下,並得到埃及的支持。封鎖限制了可用於製造武器的貨物進口,包括電子和計算機設備,並阻止大多數人離開領土。數月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緊張局勢也不斷加劇,全面戰爭風險的警告也是如此。

最近大部分焦點都集中在被占領的約旦河西岸,以色列反覆進行的軍事行動引發與巴勒斯坦武裝分子的頻繁槍戰。加沙地帶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武裝分子也進行了小規模的針鋒相對的交戰。

今年春天,中央情報局局長威廉‧J‧伯恩斯警告說,儘管該地區的外交取得了進展,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緊張局勢仍有可能再次爆發。

但以色列似乎更關注西岸作為潛在的攻擊源,而不是加沙。

近年來,以色列安全機構越來越將哈馬斯視為對治理、尋求發展加沙經濟和提高加沙230萬人民生活水平感興趣的參與者。阿維維和其他人表示,事實是,哈馬斯仍然將摧毀以色列這一目標視為首要任務。

近年來,以色列允許多達18,000名來自加沙的巴勒斯坦勞工到以色列工作,他們的工資比貧困的沿海飛地高出約10倍。安全機構認為這種善意是保持相對邊境平靜的一種方式。

對各國來說 未來還有很多問題需要了解

專家警告說,關於以色列情報部門到底了解什麼以及錯過了哪些警告信號,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弄清楚。對於埃及和其它不喜歡哈馬斯並經常悄悄與以色列分享情報的阿拉伯政府也可以提出同樣問題。

美國情報機構週末正在努力解決的一個關鍵問題,是伊朗是否參與向哈馬斯提供物資並鼓勵甚至策劃襲擊。美國官員表示,伊朗可能發揮了一定作用,但具體作用尚不清楚。

對於伊朗來說,與哈馬斯的聯盟是一個關鍵的籌碼。據現任和前任官員稱,伊朗希望破壞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間正在形成的和平。

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週一(10月9日)表示,以色列軍隊正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對哈馬斯發動進攻,對加沙的空襲僅僅是開始。

「這個敵人想要戰爭,這就是他們將會得到的」,他說, 「我們才剛剛開始打擊哈馬斯。我們在未來幾天對敵人所做的事情,將給他們幾代人帶來迴響。」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