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哈馬斯常用「人盾」 應是師從中共

【2023年10月15日訊】在哈馬斯發動恐襲,造成一千多名以色列人被屠殺後,無法遏制怒火的以色列向加沙地帶進行了猛烈空襲,並準備派地面部隊進入加沙。在地面部隊進入前,以色列散發了大量傳單要求巴勒斯坦平民離開,避免未來遭殃。然而,宣稱為巴勒斯坦人而戰的哈馬斯卻要求加沙市民留守,顯然,其用意就是要繼續利用巴勒斯坦人做「人盾」。

哈馬斯利用巴勒斯坦人做人盾由來已久。在過去十幾年,哈馬斯除了讓巴勒斯坦幼童向以軍示威,將巴勒斯坦兒童掛在建築外避免以軍攻擊外,還在人口稠密地區建立武器儲藏和火箭發射點,利用隱蔽在居民區中的地下隧道、火箭炮、無人機等,對以軍實施攻擊。近日,有以色列無人機就捕捉到了從加沙地帶向以色列發射火箭的位置,可以看出,火箭是直接從人口稠密的居民區發射出來的。

哈馬斯之舉的目的就是讓以色列人做出選擇:是限制對哈馬斯恐怖分子的攻擊,還是繼續發動造成大量平民死亡的襲擊。」其背後實質就是「我是流氓」但「你不能流氓」的強盜邏輯。

此次,面對著以色列的雷霆之擊,為了限制以軍行動,哈馬斯不僅利用巴勒斯坦人作人盾,還將被綁架的包括兒童在內的以色列人質作為人盾。目前,哈馬斯至少控制了100名至150名人質。10月13日哈馬斯恐怖分子發布的一個視頻顯示,若干兒童,甚至還有在搖籃車裡的嬰兒,正被其挾持。哈馬斯還公開威脅稱,如果以色列「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襲擊加沙平民,就會殺死人質。

無疑,人質視頻放出的目的就是威脅、警告以色列人,並意圖將戰爭變成人質戰爭,在道義上綁架以色列。以色列人會屈服於這樣的威脅嗎?而哈馬斯如此令人髮指的暴行,遭到了網民們的痛斥,網民們紛紛指責他們沒有人性、殘忍懦弱。

可以想見,如果以軍正式進入加沙地帶,在清剿哈馬斯份子的同時,很難避免傷及無辜,就像以色列對加沙的空襲本質上是無差別的一樣。而若造成這樣的結果,哈馬斯必須強迫大量巴勒斯坦人不要離開加沙。

將平民作為人盾如此邪惡的哈馬斯,與當年中共篡政前所為如出一轍。以中共長期支持巴勒斯坦、哈馬斯看,哈馬斯「人盾」之法大概率也是師從中共。

筆者很多年前,曾聽一個朋友的父親說過,當年中共軍隊之所以攻下四平,靠的就是「驅迫大量無辜平民當炮灰的戰術」,即讓平民百姓走在隊伍前面。國民黨軍人打到最後,再也不忍向百姓開槍,只有撤退。

可以佐證此言不虛的是出生在東北後去台灣的立法院院長梁肅戎生前撰寫的《大是大非——梁肅戎回憶錄》中提到的相似內容。在書的第三章就提到了四平之戰。他寫道:「民國三十七年三月,共軍三度進攻四平,計有五波攻勢。這次共軍發動人海戰術,把老百姓組成隊伍,一波波的往前趕,打得老百姓的屍體堆積如山。國軍也不忍心再打下去,共軍則踏著死屍,攻進四平。最後四平淪陷日有的說是三月十二日,有的則說是三月十五日,我則清楚的記得是黃曆二月二日『龍抬頭』當天。」

「共軍為什麼能發動人海戰術?以我家鄉為例,我家鄉離四平五十華裡,當時共產黨到地方上,首先開群眾大會,把地主、士紳公然處決,然後威脅這些老百姓說:『你們把國民黨的地主、士紳處決了,將來國民黨回來,你們也沒命了。』」是以,無知的老百姓不得不跟著共產黨跑,也因而被共產黨送到前線當炮灰。

另據旅居加拿大的老作家馬森在散文《我的三次『解放』》(見台灣2005年1月的期刊《印刻》)中也如此描述道:「那時最令我心驚的是,聽玉春表哥的描述,解放軍攻城時走在軍人前頭的都是烏壓壓一片手無寸鐵的老弱農民,以至使守城的國軍無法開槍,才讓解放軍輕易地爬上城來。」

旅美學者辛灝年2005年澳洲巡迴演講中也曾提到他從一名濟南軍區中共退役軍官那裡聽來的故事,故事揭示的是中共為何在山東孟良崮戰役中贏下了國民黨王牌師七十四師的真實原因。

當時,中共軍隊向孟良崮的山坡發起了第一次衝鋒,國民黨士兵射出子彈後,才倏然一驚,最前面的居然是一群老頭老太太(地主富農反革命)。國軍遂停止了射擊。隨後中共發起了第二次衝鋒,這次打頭陣上來的竟然是一群孩子(地富子女),國軍只好又把槍放下去了,中共軍隊藉機上沖,被國軍打敗。第三次沖在前面的是一片白被單,國軍正要開槍時,白被單沒有了,全是赤裸身體的青年婦女(地主富農的女兒媳婦們)。國軍把槍一扔,這仗可怎麼打啊?!此役,抗戰英雄、師長張靈埔自殺殉國,在他面前,中共將領不感到羞愧嗎?

不過,這種把地主富農及其家屬送上前線作為炮灰的方法並非是中共首創,列寧在1920年到1921年的「察裡金戰鬥」中就是用的此法。由此看來,共產黨的邪惡是一脈相承的。

此外,國民黨將軍胡璉亦曾與朋友何家驊談到過中共的「人海戰術」。他說:「當年我在沂蒙山區與共軍作戰,親眼看見他們驅使老百姓帶兩手榴彈來衝鋒;我守軍用機槍掃射,眼見死的都是老百姓,自然不忍打下去,這時共軍正規軍就上來了。」「我知道人海戰術,但我們能用嗎?我們寧可認輸。」

另有網上披露,淮海戰役中中共同樣使用了「驅迫大量無辜平民當炮灰的戰術」。

對於中共軍隊的惡行,1946年4月16日,上海《大公報》發表了《可恥的長春之戰》的社評,作者是知名報人、大公報主編王雲生。他在文章中痛斥中共軍隊:進攻的戰術,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鋒,以機槍迫炮在後面督戰……徒手的先鋒隊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對方的火力以後,才正式作戰……實已到了最傷天害理的程度,驅市人為戰,縱使勝了,又有什麼面子?難道真要把全國同胞犧牲了二萬萬以爭勝負嗎?請快軟軟心腸放下屠刀吧!

《大公報》報導一向以公正據實著稱,是當時批評國民政府最猛烈的報紙,也是唯一不稱中共為「匪」的報紙,甚至還發表過讚揚中共的文章。然而,就是這樣一份報紙,亦對中共的所為不恥,可見中共驅使百姓當炮灰之事並非空穴來風。

而筆者最近看到的旅居加拿大的華裔農學家路志高2005年寫的文章《我親見親聞的三個邪惡故事》,再次刷新了我對中共的認知。

路志高老家在瀋陽北大營西南的耶什牛錄村。「北大營」是大帥張作霖、少帥張學良屯兵的營盤,「九一八事變」日本人首先攻打的就是這個地方。因此,北大營非常著名。他的父親雖然只有初小文化程度,但通過辛苦勞作,勤儉持家,到他讀小學時,家裡已有50畝土地了。

因為一個人種這麼多地,忙不過來,路父便雇了一個長工,路家孩子們都叫他孫叔叔。孫叔叔是個作田能手,非常勤快,待人也很誠懇,路父很喜歡他,把他當作自己的親兄弟。每年除了一份豐厚的工資,還送他許多糧食、魚肉、衣物。兩家親密得像一家人一樣。

在路志高7歲那年,他看見孫家兩個孩子跌入池塘,就喊父親來救。因為及時,路父救下了孫家兩個幼童,孫叔叔對路父充滿了感激之情。

1946年初,寒假開學第三天,正在耶什牛錄村的初級小學讀四年級的路志高記得,學校裡來了一位高崗部隊的宣傳員。高崗當時很有名,是中共八路軍的首領,號稱「東北王」。

這個宣傳員到課堂裡來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去火車站歡迎打敗日本鬼子的國民政府中央軍。大家一聽,那當然好啊,因此都願意去。宣傳員聽了他們的回答,眉開眼笑,便告訴他們要穿上漂亮的衣服,去什麼地方,還可以免費吃好吃的。之後站在鐵路邊,舉旗高喊歡迎中央軍。

在宣傳員離開後,學生們很興奮。有些同學說:共產黨、八路軍真好,給我們免費乘火車,還有好多好吃的東西呢……

放學後,路志高回到家裡,正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父母時,卻發現父親心事重重坐在那裡,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一會兒,父親將他叫過去,並讓他從現在不許出門,開始裝病。路志高很納悶,但父命難違,只好乖乖地答應了。

不久後,母親悄悄告訴他,剛才孫叔叔來了,大約就是為他的事。看到父母這樣嚴肅認真的態度,路志高知道發生了「很重要」的大事。於是,他就待在房間裡,連前院都不去。

吃晚飯時,路父對路母說,自己剛才去揀了兩副中藥,開了病假證明,明天再送到老師那裡去。至於中藥則扔到了糞坑裡。

就這樣,路志高在家裡待了三天,他很羨慕可以乘火車、又有好吃的同學們。

到第三天晚上,吃過晚飯,父母關上房門,才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他。原來,孫叔叔是中共黨員。他們游擊隊和八路軍在一起開會,決定利用小學生組成歡迎隊伍,去XX地方歡迎從葫蘆島乘火車過來的國軍(52軍從緬甸乘海輪到福州,再從福州乘海輪到葫蘆島,登陸後各師、團乘火車去各自的目的地),八路軍就埋伏在鐵路旁的山坡上,準備趁國軍不備,打他個措手不及。

孫叔叔聽到這個計劃,倒吸了一口冷氣,心想:這麼多孩子,你們事前不交代,槍炮子彈打過來,孩子們怎麼辦?但孫叔叔不敢吱聲,因為這是「首長」的「妙計」和「決定」,誰反對,誰遭殃!

開完會回家,孫叔叔急得一宿沒睡著。想到路志高父子救了自己的孩子,最終「人性」戰勝了「黨性」,決定將真實情況告訴我父親,並給他們出了個主意:裝病!

路父神色凝重地告訴兒子,他們班40名同學和一位老師一個都沒有回來,孫叔叔說全部被打死了。當晚,路父騎著單車,趁著朦朧的月色映照著殘雪,載著十歲的兒子到十里路之外的火車站,然後乘火車,把兒子送到三百里路以外的親戚家。

這是因為路志高的同學們全死了,而他卻還活著。如果村民們發現後,會很驚奇。疑問很快會集中在孫叔叔身上。共產黨規定,「泄密」就是「叛徒」,那麼,孫叔叔一家和路家,都會遭到滅門之禍。小小年紀的路志高就這樣離開了父母。

後來路父告訴路志高更為詳細的情況:小學生列隊站在鐵路旁,每人手裡拿著兩面小旗子,一面是「青天白日」的國民黨旗,一面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看見國軍的列車開過來,他們便載歌載舞,搖旗吶喊,歡迎國軍。看到天真爛漫的兒童熱烈歡迎,國軍非常感動,便放鬆了警惕,下車來與小朋友握手……

這時,埋伏在鐵路旁山坡上的八路軍便開槍射擊,機關槍、步槍、手榴彈紛紛從天而降……國軍雖然損失慘重,但畢竟是久經沙場的軍人,馬上臥倒,利用車廂作掩護,進行還擊……小朋友們和老師毫無思想準備,第一陣槍林彈雨橫掃過來時,已打死了許多;沒有打死的,也不知臥倒,亂鬨鬨地到處跑,結果,全部被不長眼睛的槍炮子彈打死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許多村莊死了孩子的家長會面,互相談論,才發現這次「選拔」去歡迎國軍的,全是各個「牛路」的小學生,因為,「牛路」村住的全是滿族人,比較分散,聯繫較少。因為如果有漢人,就可能走漏消息。

從這點看,「利用可愛的小天使引誘敵軍」這個卑鄙、殘忍的陰謀和騙局,是經過中共精心策劃的。

多年後,路志高再度回首往事,曾經困惑「為什麼沒有一個小學生活著回來」,在認清中共邪惡本質後,終於破解了他們「一個也沒能回來」的「軍事祕密」。當年,傳來的消息說「他們全部被打死了」是騙人的。--孫叔叔被騙了,我父親被騙了,耶什牛錄村的村民們被騙了,其他所有牛路村的村民們也被騙了,整個滿族人都被騙了!

因為中共原本就不打算讓一個知曉內情的小學生活著回來。當這個所謂「錦囊妙計」出籠時,就規定了他們必須全部死亡。也就是說,即便有活口,也會被共軍滅口。

將無辜平民視如草芥,這該是怎樣一個喪盡天良的政治利益集團?!這樣邪惡的中共,哈馬斯學了幾成?或許在中共和哈馬斯看來,只要能取得勝利,只要對他們有益,犧牲多少平民百姓都是值得的。

中共外交部被貶的前發言人「戰狼」趙立堅,有一句名言,那就是「中國人民就是中國共產黨的『銅牆鐵壁』,誰都別想打破」。

推特網友的正解是:「共產黨所謂的人民戰爭就是躲在人民的後面,讓人民去死,銅牆鐵壁亦是這個道理」,「終於說了句實話。肉盾啦」,「讓領導先走,讓人民去死,一向是共產黨的治國理念。」「習近平與趙立堅真是黃金組合:習近平說「人民與黨的關係就是眾星捧月的關係」;趙立堅說「人民是黨的銅牆鐵壁」。人民除了供奉黨之外,還要替黨擋子彈。到哪兒去找這樣的人民?」

無疑,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平民當作人盾的哈馬斯,也十分認同中共的「人民就是中共的銅牆鐵壁」之語,而一個真正愛人民的國家政權一定會說「我們是人民的銅牆鐵壁」,保護人民不受傷害的以色列政府和軍隊也正踐行著這一點。這樣的哈馬斯,這樣的中共,真的沒有必要存在於這個世界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