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三大談判與中共-東盟-美國三角關係

【2023年10月17日訊】南海爭端是個「老大難」問題。但今年中共似乎特別與菲律賓較勁,圍繞仁愛礁、中業島不斷挑事。請看最新一例:

10月15日,菲律賓軍方公布一段視頻,顯示13日在中業島西南5.8海里(約10.7公里)處,中國海軍攀枝花艦跟蹤並試圖攔截執行補給任務的菲海軍運輸艦「本格特」號,兩艦最近點僅320米;菲方警告這不僅有碰撞的危險,也直接危及雙方海上人員的人身安全,要求中共停止在南海實施 「危險且有侵略性的操作」。

然而,另一方面,北京又與包括菲律賓在內的東盟玩「南海行為準則」談判。3月7日,中共外長王毅稱中方對「南海行為準則」達成的前景始終充滿信心。3月8-10日,首輪談判在印尼首都雅加達舉行。7月13日,東盟十國外長和王毅同意「應當在三年內或更早」完成久拖未決的南中國海行為準則的制定,以避免這個繁忙海域內不斷發生的領土爭端演變成重大武裝衝突。

不過,雙方差距甚大。東盟並不希望「南中國海行為準則」「只是一份文件」,必須具備 「有效性和實質性」(法律約束力)。中共則始終不願準則包含爭端解決機制,以及納入2016年的南中國海仲裁案裁決。

很多人認為,談判就是中共的一個陷阱,它實際上只是想爭取時間,為未來在此區域壯大軍事力量作準備。事實上,10年前中共就在南海「種島」 ,迄今填海造陸至少3200 英畝,並在建設軍事基地。相比而言,越南填海造陸120 英畝,菲律賓8 英畝,實力之懸殊一目了然。

中共南海軍事化的最終目的,是將南海建成「堡壘海域」,供其戰略核潛艇長期潛藏(南海平均海深3400 m-4200 m),以挑戰美國。因此,中共在南海問題上是絕不會鬆口的,而是想讓東盟屈服(東盟十國中只有四國涉及南海爭端,中共藉此實施分化策略),強咽下這枚苦果。

對東盟的反彈,中共當然清楚。怎麼辦?經濟利誘,進行中國-東盟自貿區3.0談判。

2001年中國加入WTO,為緩解東盟的擔憂,中共與東盟達成自貿協議,於2002年開始實施,2010年全面建成。中國—東盟自貿區是中共對外商談的第一個也是最大的自貿區。其推進的結果之一,加深了東盟對中國經濟的依賴,東盟從過去的貿易順差轉變為逆差。從2002年至2018年,中國與東盟雙向貿易增長逾10倍,雙向投資增長近5倍。事實上,中共已獲得了對東盟的經濟影響力。

2019年,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至2.0版,雙方進一步開放市場。期間,中共與東盟以及日、韓、澳、新達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並於2022年1月1日起生效。

2022年11月,中國與東盟啟動中國—東盟自貿區3.0版升級談判。中共什麼目的呢?通過高質量實施《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加快推進中國—東盟自貿區3.0版談判,加強同有關東盟國家在多邊機制框架下和對接高標準國際經貿規則方面的交流與合作,助其主導亞太經濟板塊,與北美經濟區、歐盟鼎足而立。

但是,自2017年以來,美國政府將「重返亞洲」升級為「印太戰略」,對中共展開極端的戰略競爭(甚至一度開打新冷戰),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中共在印太建立經濟霸權。拜登政府不僅僅在軍事政治方面,也在經濟方面大大加強對東盟的爭取力度。

2021年10月,拜登首次參加東亞峰會,並在會上提出名為「印度-太平洋經濟框架」(IPEF)的經濟合作機制,並於2022年5月23日在日本東京正式啟動。該架構將側重於四個關鍵支柱:公平和有彈性的貿易、供應鏈彈性、基礎設施、清潔能源和脫碳、稅收和反腐敗。

IPEF將中共排出在外,現有14 個創始成員國,占世界GDP的40%。東盟有七國(印度尼西亞、新加坡、泰國、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文萊)參與,其它7國為美、日、韓、印度、澳大利亞、 新西蘭、斐濟。

僅僅一年時間,即在今年5月27日在美國密西根州底特律舉行的「印太經濟框架」部長級會議上,宣布完成「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印太經濟框架供應鏈協議」談判。

如果IPEF深入發展,加速全球供應鏈重組,東盟國家獲得實利,美國-東盟經濟關係大為拓展,這將限制中共對東盟的經濟影響力。更進一步,中共害怕美國加強與亞太地區國家經濟合作,重塑和引領地區經濟融合發展進程,提升其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動員能力,在經濟方面遭「圍堵」。

可以預計,當前與東盟密切相關的三大談判——南中國海行為準則談判、中國-東盟自貿區3.0談判、印度-太平洋經濟框架談判,可能深入改變中共-東盟關係,並使中共-東盟-美國三角關係發生實質性、趨勢性調整,中共的處境將日趨艱難。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