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好色的馬克思主義專家前腐後繼

【2023年10月24日訊】10月21日晚,一則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騷擾女教師的貼子,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

發貼人稱:「北京化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賈鋼濤,你真是太TM無恥了!作為馬院院長,你週末要求女教師陪酒參加飯局,我妻子礙於你是院長她又是新老師不敢拒絕只能去,身為黨員幹部,頂風作案,宴請官員,拉女教師陪酒,品行敗壞,不配為領導幹部,更不配當馬院的院長。」

「更惡劣的是,三番四次半夜12點以談工作的名義打電話騷擾我妻子,對我對我妻子還有我的家庭造成極其大的傷害,我的妻子已經重度抑鬱,情緒崩潰,馬院領導不關心我妻子的狀況,還將我妻子移除了工作群。懇請各位同學幫幫你們的老師。」

10月22日中午,北京化工大學回應稱,已成立工作專班調查此事。

此事曝光後,大陸網民罵聲一片:「馬院這種事情好多,真是諷刺。」「令人作嘔的地方。」「馬院是重災區,應該裁撤掉這些道貌岸然的傢伙。」「又是馬院的臭魚爛蝦。」「爛透了,爛透了,爛透了······」

北京化工大學的馬克思主義學院官網顯示,賈鋼濤是該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思想政治教育等領域的研究。

賈鋼濤還兼任中共國家社科基金(黨史·黨建)通訊評審專家,教育部人文社科項目評審專家,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評審專家,中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學會常務理事,中國科學社會主義學會理事,陝西省陝甘寧革命根據地史研究會副會長。

類似賈鋼濤這樣的馬克思主義專家的醜聞還有許多。

比如,4月23日晚上,一個叫「袁久紅」的人,在有332個成員、名為「高校馬院院長工作群」的微信群中,發了一張「色情照片」,也在網上炸了鍋,引發各界「炮轟」。

袁久紅是東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教育部高校思政課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建設和研究工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編寫組專家,江蘇省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副會長,東南大學首席教授,博士生導師。

2014年5月,袁久紅被評為「2013年度全國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百名影響力人物」。

2014年11月,袁久紅被教育部社會科學司評為「全國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能手」。

4月25日,微博大V「財東南」發貼說:「本人張琦,系中國共產黨黨員,我妻子戴女士於2016年7月入職東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入職短短一年半後於2018年1月申請離職,離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當時的院長袁久紅穿了『小鞋』,至於是什麼樣的『小鞋』,無非就是男領導利用手中職權逼迫女下屬就範。」

東南大學已免去袁久紅馬克思主義院長職務。

再比如,2021年12月3日,中共十八大召開不久,在中央編譯局工作的山西師範學院女博士常豔,在網上發表長達12萬字的文章《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披露了她跟比她大20歲的時任中央編譯局長衣俊卿17次開房的經歷,吸引眾多讀者眼球。

衣俊卿是長期從事馬克思主義研究的教授、博士生導師;當過黑龍江大學校長,黑龍江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長;2010年2月起,任中央編譯局局長。

中央編譯局的全稱是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

常豔考入中央編譯局博士後工作站之後,想從山西調到北京來,請衣幫忙。衣不僅沒有幫她辦成此事,還將她一腳踢開,另尋新歡。常豔被迫離開北京後,越想越氣。氣得不行,於是,下筆12萬言,將她與衣的婚外情、性愛史和盤托出。

2013年1月17日,新華社報道,中央編譯局主要負責人衣俊卿因為生活作風問題,不適合繼續在現崗位工作,已被免去其中央編譯局局長職務。

衣俊卿成為中共十八大後因「生活作風問題「被免職的第一個省部級高官。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150條規定:「與他人通姦,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根據衣俊卿17次跟常豔開房淫亂的情況,根據上述第150條規定,,衣至少應受到黨內警告或嚴重警告處分。但是,衣沒有受到任何黨紀處分。免職不是黨紀處分。

據說依得到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的庇護,不僅保住黨籍和公職,還保住自己中共中央直屬機構「馬列專家」的位置。

2012年2月11日,常豔記錄了衣俊卿的「理想」。因為中央編譯局局長是副省部長級高官,他還想更上一層樓,當正省部長級高官。

他對常豔講,(中央)哪幾個大的部委比較適合他,文化部部長蔡武是他的北大師兄,教育部也適合他,還有中央政策研究室,等等。

他還說:「下一步,就看(劉)雲山進常委的話,就好辦些。他比較了解我。」

他說這話時,劉雲山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宣傳部部長。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劉雲山成為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如果衣的醜聞不被曝光,中共十八大後,衣很可能得到劉雲山的提拔重用。

衣俊卿的醜聞被曝光後,《錢江晚報》以《滿嘴馬列滿腹盜娼》為題發表評論說:「一個長期從事馬克思主義文化哲學研究的副部級高官,用他滿腹的男盜女娼,將他整天掛在嘴上的高尚革命情操,糟蹋得滿地亂滾」。

新華視點在衣俊卿被免職當天發出一則「新華微評」稱,「對於官員來說,自重、慎行要時刻謹記,貪一時之欲只會後悔終生」。

不過,衣俊卿沒有因「貪一時之欲後悔終生」。他被免職後仍擔任中央編譯局研究員,並在被免職22個月後公開露面,在哈爾濱出席「第九屆國外馬克思主義論壇」並作主題報告,繼續宣講馬克思主義。

從賈鋼濤到衣俊卿,這一眾馬克思主義專家為什麼在貪戀女色上前腐後繼?我認為,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中共的老祖宗馬、恩、列、斯、毛,個個都是好色之徒。

馬克思與他的妻子燕妮的女傭海倫-德穆特「通姦「,生了一個私生子。

恩格斯沒有結婚,卻有兩個同居女友:一個是他家工廠的女工瑪麗,一個是瑪麗的妹妹莉希。

列寧死於梅毒。梅毒是一種性病。有研究表明:1917年「十月政變」之前,列寧在歐洲就因亂搞男女關係感染梅毒。

斯大林不僅好色,而且亂倫。他的第三任妻子、比他小25歲的娜捷塔,就是他與情婦奧莉佳所生的女兒。

毛澤東被他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稱為「政治流氓、生活流氓」。據李志綏所著《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講,毛玩弄女人無數。

第二,馬克思主張「同傳統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

傳統觀念中最核心的內容就是信神敬神。神傳給人的關於兩性關係的道德規範的一個重要內容是戒淫亂。

倉頡是中國上古的神話人物,傳說他是黃帝的右史官。黃帝命他造字。他造的「色」字,就包含「戒淫亂」之意。

中國的老祖宗代代相傳:「色字頭上一把刀」。誰好色,誰就可能身敗名裂、家破人亡,甚至亡國滅種。

東方佛教的五戒中有「戒淫邪」之說,亦即通常所說的「戒色」。佛經中講,犯色戒者,罪大惡極,「墮落三惡道,亦云斷頭」。

西方的「摩西十誡」中規定,「不可姦淫」,「不可貪戀他人的妻子」,也是「戒色」。犯色戒是要下地獄的。

中共追隨馬克思,「同傳統觀念實行最徹底的決裂」,從根本上敗壞了人倫道德,各種形式的「共產共妻」,遺禍百年。

第三,江澤民帶頭好色淫亂,導致權、錢、色交易泛濫成災。

1989年踏著「六四」學生鮮血入主中南海的江澤民,以「貪腐治國」,帶頭淫亂。

江提拔重用的高官,如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薄熙來、孫政才、令計劃等,個個都是好色淫亂之徒。

在江和江提拔重用的這些淫官帶動下,短短幾十年間,黨政軍學民、東西南北中,官場、商場、校園……社會的幾乎每個角落,都變成好色之徒淫亂的地方。

甚至連中共佛教界最高級別的「大和尚」——中共佛教協會會長、北京龍泉寺方丈、全國政協常委釋學誠,都成了極其下流、荒淫、可恥的「花和尚」。

正是由於上述原因,好色的中共馬克思主義專家才層出不窮。

馬克思主義不死,中國共產黨不亡,性亂淫風不止!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