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正義:中共利用人工智能發展科學難進步的根本原因

【2024年04月18日訊】把科技激勵起來就能發展好科學嗎?不是。導致中共國在人工智能上落後的還有一個比芯片更嚴重的原因。這個原因很少有人說,為什麼?因為這相關到中共的獨裁專制和維穩問題。

人們現在一講到這個AI的問題,人們都知道必須有計算機,而計算機核心就是芯片,然而現在西方不讓中共國用這高級芯片。

從另一個角度上去看這個問題,給不給高級芯片不是關鍵,因為差一點的芯片也可以的。但是把這個事放到一邊,主要要看人工智能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真的是高級芯片嗎?並不是這樣的。

在許多領域,只要計算機的計算是以人類普世的價值觀為指導的,人工智能以其超強的記憶力和快速地運算等還可以將人們從一些文化沉澱當中解放出來,並更好地拓展思路,讓人們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人類的智慧是奇妙的,很容易陷入陷阱,而計算機有助於避免這類陷阱,這是最關鍵的。

只要計算機的計算所依據的主要的價值觀是人類普世的價值觀,則人類普世的價值觀的內涵和外延就符合人類的先進的規範,會給人類帶來美好的一切。否則就會帶來災難。這實際上涉及到人工智能的發展方向和規範等問題。

這就是說算法的先進性到底在哪?算法應當是以人類普世價值觀為基礎的,構建出來這種算法,然後才能得到後面的結果。後面的結果是什麼?人工智能可以將人們從一些文化的沉澱當中解放出來,更好地拓展思路,讓人們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換言之,假如說這個算法不是建立在人類普世價值觀上,不具有符合人類普世價值觀的開放和自由。那麼這個算法即使設計出來了,它也不是個好的算法。為什麼它不是個好的算法?就是它不能拓展人們的思路,不能向我們提供更多的可能性。這好像是高大上。其實很簡單,就像在現實的生活當中,最重要的什麼?最重要的是深邃的思想,而不是所謂的自然科學領域的東西。所以,那是人文領域的東西,要讓這個思想得到解放,解放到符合人類普世價值觀上。後來的所有的東西逐漸地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

思想解放到符合人類普世價值觀了,科技逐漸地就會有成果。科技也不是一天來的,西方人也是一點一點地把科技積累起來,為什麼?就是由於要有符合人類普世價值觀的自由的思想。比如講人們如果現在設計一個人工智能的話,設計一個算法的話。比如問了它一個問題,它就儘可能全面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最簡單得就像Chat GPT一樣。就要問一個問題,在這個答案當中需不需要考慮違禁詞的問題?在這個給出答案的過程當中,需不需要考慮這個答案是否符合主流思想的問題?如果有了這兩條都不用更多的了,就有這兩條之後,那麼想問一下這樣的算法還能基於人類普世價值觀念嗎?顯然不能。如果不能基於人類普世價值觀念,那麼還能夠將人們從一些文化的呈現當中解放出來嗎?不能。會加深人們的文化正見,還能夠更好的拓展人們的思路嗎?不會,這樣會壓縮人們的思路,讓人們思想變得更加僵化。變成說計算機都這麼說,那簡直就是千真萬確。它能夠讓人們看到更多的可能性嗎?也不可能!

所以說沒有了這些東西,這樣的算法不是基於人類普世價值觀念的。那麼後來其他的一切問題即使給出了,這些東西又有什麼價值呢?這就是人們一直在強調的,在談到這些問題時是涉及到對普世價值和人工智能發展方向與規範的認知的問題。

首先要搞清楚算法是什麼東西。不要以為說算法真的像算一道題一樣,不是這樣的,它是一個思考的過程,它是一個選擇的過程,它是一個搜索的過程。要知道了這些之後,就必須要知道說它這個搜索的依據,它選擇的依據一定得是正確的。

所以,說真正要搞人工智能,首先來講是要搞這些,是要搞算法那個依據要讓它客觀公正,要讓它是一個合情合理的,要讓它是符合人類普世價值觀念的。

中共國沒有這些東西的,則後來的所有的算法是沒有真正價值,沒有真正意義的。所以說,就說上面結論的價值至少向人們展示了一個非常深刻的道理。如中共國這些東西是這樣的,那麼可以毫不客氣的講,中共國在人工智能上不可能去超越人的。導致中共國在人工智能上落後的一個比芯片更嚴重的原因就是這個原因。

那麼人工智能又相關於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等的很多方面,那麼中共國的人文、科學和科技術等的很多方面也就會落後了。甚至更低一些的人工智能的搜索引擎,如中共國國內的百度和國外的Google兩個搜索引擎就是建立在不同價值觀基礎上的。現在要做好真正的科研,在中國大陸,人們都要冒著被中共非法處理的風險通過翻牆去Google搜索才能夠搜索到真正有利於所做的無論是文科還是理科以及應用等的研究。這樣可見科技人員在中共國的生存和發展是多麼的困難,這些也就是為什麼中共國引進了大量的國際教授級人才,現在基本上是清零了,只有極少數個別的留下來了的原因之一。對於人工智能的語言模型更是需要遵守人類普世價值。

特別是我們已經證明馬克思主義的整個理論體系,都是反科學、反社會和反人類的。那麼建立在這樣一種反科學、反社會和反人類體系上的人工智能肯定要誤導中共國的整個的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等。那麼中共國的人文科學和自然科學等的相關發展就會更加落後。這也是中共國人文科學、自然科學和技術利用人工智能難於真正進步的宿命。(相關閱讀弘正義,馬克思主義整個理論體系都是反科學、社會和人類的

無論是相對於文科還是理科以及技術來說,關於0~1的原始創新牽扯到符合人類普世價值的思想自由和私有財產保護等。沒有這些,最原始的創新就沒有辦法真正地進行得好。特別是在共產主義國家,根本沒有符合人類普世價值的思想自由,思想被禁錮,只允許有反科學、反社會和反人類的三反的馬克思主義的學說作為指導思想統治一切,那就更難有真正對科學、社會和人類來說的真正好的和水平很高的原始創新的成就了。這也就是人們看到中共建政70多年,幾乎沒有看到對人類科學取得真正的0~1的原始創新的原因。

中共國只有徹底放棄反科學、反社會和反人類的馬克思主義,才能夠迴避上面的這些問題,與世界接軌,才能給中國帶來新的希望。否則中共國只能艱難地在馬克思主義邪教(特別是馬克思主義邪教在文革中早請示、晚匯報等的狂熱遠超過一般宗教)統治下的污泥濁水的沼澤地裡慢慢地艱難爬行,中國將沒有希望,中華民族只能夠在中共的反科學、反社會和反人類的馬克思主義的邪教的綁架下艱難地呻吟、掙扎……

例如,現在中共國經濟嚴重下滑,大量的失業人口,人們如果沒有錢看重病,則只有在家裡等死,食品安全等到了極其可怕的程度,各種問題層出不窮。人們已經認識到中共治理下:醫療服務搞不好,是因為有「特需」;食品安全搞不好,是因為有「特供」;市場經濟搞不好,是因為有「特色」;法治建設搞不好,是因為有「特權」。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降落傘有百分之一的打不開,意味著百分之一的生命就要因為質量問題而丟掉性命。美軍一再要求改進,反饋回來是生產廠家已經盡全力了,沒有辦法了,只能夠這樣了。問題最後到美軍司令官那裡,美軍司令官命令對每一批產品,首次試用的是降落傘的廠長。結果合格率為百分之百。

所以,上面那麼多搞不好的原因就可知了,即對中共國的獨裁專制的決策官員自己來說根本就沒有這些問題,所以他們根本不會把這些問題放在心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