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觀察】央地債務博弈 中共內部相互甩鍋

【大紀元2023年11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中國經濟下行之際,近期當局推動地方化債工作,北京中央最近處理一批涉地方隱性債務的官員,而落馬官員的罪名也開始指向地方債,央地博弈和新官不理舊帳等問題成為關注點。專家認為,中共已進入內部相互甩鍋的時代,其「化債」行動也只能延緩經濟崩潰。

官方通報8起地方隱性債務案例 分析指另有內幕

中共財政部日前通報8起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問責典型案例,涉及新增隱性債務近460億元(人民幣,下同)。財政部批評地方官員「政績觀存在偏差」,落實中央部署「有令不行、有禁不止,打折扣、搞變通,嚴重影響了隱性債務風險防範化解工作成效」等,並強調要維護習中央。

被列出的8個案例中,湖北和廣西兩地涉及新增隱性債務規模較大,均超百億,手法均為讓國企替政府墊支做事。以廣西柳州為例,2016年起,柳州市北城投資開發集團等4間國企,墊支承擔應由財政預算安排的土地一級整理開發、代行土地收儲等業務,形成新增隱性債務近177億元。

曾任北京建設銀行法律部門負責人的梁少華律師11月23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隱性債務已經存在了幾十年了,自從1990年代中共搞分稅制之後,因為地方的財政收入不足,就想了各種辦法,其中一個就是搞房地產,大量賣地,搞基建需要錢它就借債,發城投債,以各種方式去融資。

他說,融資一方面滿足了政府本身的運營需要,另一方面,靠著做大基礎設施投資,有很多利益輸送機會,還有地方官的政績,所以大家都熱衷去搞,但是很多年積累下去的債務,一任又一任不斷地滾雪球,越來越大。

「利息越來越高,經濟下行條件之下,他沒有能力去融更低成本的資金,所以越來越難繼續下去。」

前北京建設銀行律師梁少華資料照。(馬尚恩/大紀元)

梁少華表示,中央現在批評地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這是官方套話。中央確實沒法解決大規模的地方債,所以歸咎於地方官。

華裔經濟學者李恆青24日對大紀元表示,官方通報的8例隱性債務案例,被通報的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而是一大批官員,但並非說這些人把隱形債務貪腐了。

「比如搞基礎設施建設,政府沒那麼多錢,由企業來墊資進行初級的土地整治,然後施工隊可以進場,這些企業等於以入股的方式或者在未來有盈利分成。但投資了以後,可能因為房地產崩盤,項目爛尾了,形成沒有辦法解決的債務,墊資的企業會鬧上法庭。但是讓那些企業墊資,不是一個市委書記說了算,都是開了市委辦公會的。」

李恆青表示,地方債的形成,實際上是從中央到地方的一個整體的動作。前財政部部長劉昆曾說,自己的孩子自己抱回去,我們不給你養。中央甩鍋給地方是要形成一個效果,說「中央還是好的,是地方這些人太壞或者沒本事」。這樣做會有一個非常大的隱患,就是所有的人都躺平。

央地博弈 新官不理舊帳 專家:中共進入甩鍋時代

今年3月落馬的中共原貴州省政協副主席李再勇,11月7日被「雙開」,罪狀中罕見涉及地方債務問題,他被指大搞勞民傷財的「政績工程」,肆意違規舉債融資,造成重大債務風險。李再勇曾是原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的大祕。

在前述被財政部通報的案例中,時任柳州市委書記鄭俊康和時任柳州市長吳煒曾被分別作中共黨內處理和政務處分。11月16日,已任柳州市委書記的吳煒落馬,官方還未公布吳煒的具體罪狀,但外界相信「造成重大債務風險」也將列其中。

梁少華認為,中共現在給出這種地方債務罪名,只是想著既能給上面交代,又能給下面交代,但它隱藏了真正的問題。「地方債務的根本原因,就是說政府的支出大於它的收入,它大量的無效投資,浪費大量的資金。」

李再勇曾主政貴陽和六盤水。資料顯示,2021年末,六盤水市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為733億元。據數據寶、騰訊財經聯合推出的《城市負債率排行榜》,2020年貴陽債務率高達929%,在全國遙遙領先,貴州另一城市遵義也超過800%,排第二。

另外,卸任兩年多的貴州省委原書記孫志剛8月28日落馬。大陸經濟學家梅新育發文指出,從2015年到2020年基本上是貴州地方債膨脹最快的時期,孫志剛在這段時間主政貴州,對這些問題應該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不過,梅新育所說的貴州地方債膨脹最快的時期,當中的2015年至2017年,其實是陳敏爾主政貴州的時間。

美國華裔經濟學者李恆青(李恆青授權)

貴州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今年4月曾發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情況調研》報告稱,「受制於財力水平有限,化債工作推進異常艱難,僅依靠自身能力已無法得到有效解決」。這被認為是公開向中南海逼宮,要中央幫還債。

現任中共貴州省委書記是徐麟,習近平的上海舊部,去年12月才上任;省長李炳軍,則是前總理朱鎔基的大祕。

梁少華表示,中共現在進入一個債務越拖越大、各方開始互相甩鍋的時期。

「大家都是往後拖,在我的任上不要爆雷,不要出問題,等到下一任再解決,或者押銀行去放一部分款,拿新債還舊債,都是這樣操作的,就是把問題往後拖,越拖越大。互相甩鍋,包括向前任甩鍋,是中共官場的一個常態。」

李恆青則表示,現在中央和地方都想甩鍋,都不願意自己背鍋。但其實中央找人背鍋也是有選擇性的。比如過去天津在渤海新區蓋出來一大片的高樓大廈,號稱要建東方的曼哈頓,最後變成了鬼城,留下了500億的債務,操盤手是現在的國務院副總理何立峰。但習不會動何立峰。

「現在拿貴州開刀,拿下孫志剛,(他)是李克強的人,再就是敲打習家軍失勢的陳敏爾,這種內鬥的情況在中國官場會愈演愈烈。」

政治體制不改 中共「化債」只能延緩經濟崩潰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今年2月份估算,中共地方融資平台的債務總額暴漲,已從去年的57萬億增加至66萬億元人民幣,約9.5萬億美元,至少占中國總債務的一半。

不少地方已開始按中央當局要求以不同的方式消化地方債,其中,天津、重慶、遼寧等地政府接連披露特殊再融資債券發行計劃,各地擬發行融資債券總額超2,300億元人民幣,募集資金均用於償還存量債務。中共人大常委會上月審議了「提前下達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的議案」。不少質疑指,各地借新債還舊債,令地方債問題不能得到根本性解決。

梁少華表示,中共所有這些辦法都只是延緩經濟的崩潰。

「所謂的時間換空間,還不起的時候就要往後延,未來的某個時點,如果經濟有起色就可以把債務問題解決。但是目前看來它是沒有希望的,房地產至少在未來多少年,都是一個下行的趨勢,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結束了,不可能有大規模的恢復發展,它拖到最後還是爆雷。」

李恆青認為,中國地方債巨大,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沒有監督。像美國國會每年都要通過政府預算,每一分錢都會嚴格地監督,在野黨對於執政黨的舉債非常警惕,有了這樣的監督,自然就會有透明性,就增加了民眾的知情權。從而政府的官員也不會被甩鍋。

「中國根本就沒有這些規矩,新官不理舊帳。溫家寶時期4萬億投下去,再加上配套的十幾萬億地方政府舉債,他允許你舉債,結果中國經濟一枝獨秀,實際上隱含危機。現在借不著債了,那就印錢,印錢也印不下去了,通貨膨脹起來了,老百姓活都活不了。它(中央)就說,那我現在不管了,(地方)你們自己去負擔。」

李恆青還說,中共財政部批評地方官員政績觀不端正,但中共的政績觀歷來就是要把經濟搞上去,因此就要把GDP數字搞好,於是就舉債,蓋高樓大廈,搞地鐵,如果經濟搞不好就造假,數字可以編。包括習近平當初在福建、浙江也是這樣幹的,只要在地方幹過的中共高官都是這樣做的。

他說,是因為當政者不願意走正確的路。如果不要中共,「把中國變成人民真正當家做主,政府真正關心民生,走民主治國的透明的治國方式,就有可能解決問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