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中國車隊緬甸遇襲 中共軍隊窩囊回應

【2023年11月26日訊】11月25日,中共南部戰區忽然宣布中緬邊境演訓。原來,11月24日,一支中國車隊在邊境緬甸一側的木姐鎮(Muse)遇襲,約120輛起火燒毀。中共甘願吃啞巴虧,沒有採取報復行動,甚至沒有公開要求調查、交出肇事者。南部戰區只是演訓,未免太過尷尬,當然還有更尷尬的。

中共為何低調回應?

據緬甸媒體報導,中國車隊共有258輛卡車,載著家庭用品、消費品、衣服和建築材料等,11月24日在緬甸的木姐鎮(Muse)一家進口公司的停車場遇襲,此處靠近中國雲南邊境。報導稱,有無人機向停車場投擲炸彈,引發大火,約120輛車被焚毀。

緬甸官方媒體稱,是反政府武裝發動了襲擊,但目前無人宣稱對此事負責。緬甸政府軍把責任推給了反政府軍,中共面臨一樁無頭案,恐怕暫時不知應該向誰討說法,也不敢輕易越境報復。中共畢竟吃了大虧,不得不有所表示,南部戰區宣布在邊境演訓,僅含混稱,「檢驗戰區部隊快速機動、邊境封控、火力打擊能力」;「時刻做好應對各類突發情況准備,堅決維護國家主權、邊境穩定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中國公民的財產已遭受巨大損失,生命也受到了威脅,中共軍隊卻只象徵性演訓,僅稱「邊境封控」。如果再有中國車隊在緬甸遇襲,中共軍隊恐怕也難有作為,無法提供保護。中共一再稱要「強軍」,對美國屢次叫號,不斷對美軍做出危險舉動,但對緬甸似乎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吃啞巴虧,似乎不合邏輯。

2023年11月24日,一支中國車隊在中緬邊境緬甸一側的木姐鎮(Muse)遇襲,約120輛車被焚毀。(谷歌地圖/大紀元製圖)

11月26日,中共軍報發表文章《鈞聲:堅決維護中緬邊境安全穩定》。文章稱,南部戰區組織陸軍於11月25日起在中緬邊境中國一側演訓,稱「聚焦備戰打仗」,卻只是「管邊控邊」,沒有向緬甸討說法。

文章稱,中緬有2000多公裡邊境線;近期,緬甸北部數個地區爆發武裝沖突,中方高度關注,敦促相關各方立即停火止戰。

看來中共無意報復,也無力改變目前的危險局勢。

以色列遭遇哈馬斯恐怖襲擊後,立即展開大規模空襲,地面部隊隨後進入加沙清剿。相比之下,中共軍隊表現太窩囊。中共硬吞苦果,只象徵性回應;中共媒體十分低調,基本迴避了事件原委。緬甸局勢到底多麼險惡,令中共如此忌憚呢?

2023年10月27日,緬甸反政府的民族民主同盟軍發布的一份中文戒嚴令顯示,禁止車輛在部分聯邦公路行駛,違者將被當作敵軍運輸隊,採取嚴厲軍事打擊。(網絡截圖)

緬甸內戰堪比以哈之戰

以色列對哈馬斯的打擊行動,以及美軍在中東的部署和空襲,受關注度甚至超過了俄烏戰爭。近年來緬甸內戰也一直在進行,特別是2021年緬甸發生政變後,各地反政府武裝與政府軍的戰事不斷,但較少受到關注,中共媒體保持沉默。

聯合國11月17日發布信息,緬甸少數民族武裝與緬甸政府軍之間的衝突已擴大到該國東部和西部地區,自10月27日以來,已有超過20萬人被迫逃離家園,全國共有超過200萬人流離失所。戰鬥激烈地區的主要交通線已被封鎖。聯合國呼籲各方遵守國際人道主義法,盡最大努力保護平民,保持所有管道暢通無阻地提供緊急人道援助。

10月27日,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發布了一份中文戒嚴令,禁止車輛在部分聯邦公路行駛,違者將被當作敵軍運輸隊,採取嚴厲軍事打擊。這是緬甸內戰升級的重大標誌。

10月31日,中共公安部部長王小洪出訪緬甸,會見了緬甸軍政府領導人敏昂萊。中共媒體稱,雙方「將在打擊電詐網賭、反恐、禁毒、湄公河流域執法、重大項目安保等領域加強合作。」同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發言人汪文斌稱,「中方高度關注有關沖突,敦促各方盡快停火止戰」;「採取切實有效措施確保中緬邊境安全穩定。」

11月21日,中共公安部發布信息,稱「緬北木姐地區執法部門將571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嫌疑人陸續移交我方。」

木姐地區的木姐鎮,正是中國車隊遇襲的地方,應該在反政府武裝控制之下,移交詐騙嫌犯的執法部門恐怕與緬甸軍政府無關。中共知道緬甸內戰的情況,同時與緬甸軍政府和反政府武裝打交道,反政府武裝也公開表示打擊詐騙。

緬甸內部衝突還波及了「一帶一路」的鐵路項目地點。目前參戰的主要反政府武裝至少有三支,包括德昂民族解放軍(Taaung National Liberation Army,TNLA)、若開軍(Arakan Army,AA)和緬甸民族民主同盟(Myanmar 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MNDAA),有1.5萬人投入戰斗。中共駐緬甸使館不得不通知華人離開緬甸。

長期以來,中共是緬甸政府軍的主要武器供應者,據稱也暗自支持反政府武裝。中國車隊有可能被懷疑向緬甸政府軍運送物資,遭到了反政府武裝的襲擊,中共只能吃啞巴虧,無法保證類似情況不再發生。

2022年1月11日,緬甸民族武裝組織德昂民族解放軍(TNLA)在緬甸北部撣邦唐延鎮集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緬甸陸軍規模大於中共南部戰區

緬甸政府軍陸軍現役約32.5萬人,數百輛坦克、裝甲車和多管火箭系統、火炮等,大多由中共提供。

緬甸各地的少數民族為爭取獨立或自治,二戰後相繼組建了各自的反政府武裝,有規模的至少10支,包括中共曾扶植的前共產黨武裝;最大的數萬人,小的數千人或數百人,總計可能超過20萬人,主要使用輕武器。

緬甸政府軍無法剿滅眾多反政府武裝。2021年緬甸軍事政變後,各少數民族不承認敏昂萊的軍政府,各地武裝聯合向政府軍發動攻擊,政府軍節節敗退。

緬甸境內過去三年多來的各類衝突分佈圖。(智庫IISS)

中共南部戰區橫跨廣東、廣西、海南、雲南、湖南、貴州6個省,還包括香港、澳門,主要作戰方向是南海,戰區機關在廣州;但也要兼顧東南亞各國。

南部戰區共有2個集團軍,七十四集團軍駐廣東,七十五集團軍駐雲南,靠近緬甸。中共一個集團軍有6個地面作戰旅,每個旅約5000人,6個旅的一線作戰部隊總計約3萬人。南部戰區在緬甸邊境還有3個邊防旅,可能1.5萬人;總計能動用的地面部隊可能4.5至5萬人。

緬甸政府軍和反政府武裝的陸軍總計應超過50萬人,正陷入混戰。中共在雲南的兵力有限,沒有實力介入緬甸內戰。中國車隊遇襲,中共軍隊不敢動作,只能當縮頭烏龜。這不是一般的尷尬,中共自然要低調,但掩蓋不了更大的尷尬。

中共南部戰區陸軍、空軍、海軍兵力部署圖。(美國2023中共軍力報告/大紀元製圖)

南部戰區的更大尷尬

中共南部戰區駐雲南的七十五集團軍,主要的潛在對手並非緬甸,而是越南。中越戰爭是中共軍隊最近一次參戰。

1979年,中共軍隊20萬人入侵越南,越南7萬至10萬正規軍和15萬民兵抵抗。中共宣稱己方不到7000人戰死、約2萬人受傷;消滅越南正規軍約5萬、民兵約7萬。西方估計,中共軍隊應陣亡約2.6萬人、傷3.7萬人;越南軍隊陣亡約3萬人、傷3.2萬人。雙方傷亡實際大致相當。

越南軍隊現役約59萬人,若與中共開戰,南部戰區根本應付不了,一個集團軍更應付不了;越南還搞不定,再來一個緬甸,南部戰區完全吃不消。因此,中國車隊在中緬邊境被襲擊,中共軍隊只能做戲演訓了事。

中共南部戰區的七十四集團軍駐廣東,若準備攻台,很可能被調往福建,僅剩下一個七十五集團軍,無法兼顧雲南、廣西、廣東和海南的大片區域。若美軍先佔南海島礁,再反攻海南島,中共南部戰區根本無力支撐。若越南趁機發動戰事,中共將無以應對。

越南空軍有Su-30戰鬥機35架、Su-27戰鬥機11架,還準備買美國的F-16戰鬥機。中共在廣西南寧部署了殲-16戰鬥機;又在廣東湛江部署了Su-35和殲-16戰鬥機,算兼顧南海和越南。中共最新的殲-20也開始部署到雲南曲靖,主要針對越南,也算兼顧印度。

中共南部戰區空軍需要應對南海,也要隨時支援台海,還要分出部分主力戰機應對東南亞地區,可謂不堪重負。

中共南部戰區海軍應主要在南海運作,但山東號航母艦隊卻不斷穿越巴士海峽,進入台灣東部海域演練。

中共開闢中緬石油管道,希望避開馬六甲海峽,從孟加拉灣直接輸送石油到重慶。(谷歌地圖/大紀元製圖)

中共開闢中緬石油管道,希望避開馬六甲海峽,從孟加拉灣直接輸送石油到重慶;但若真的開戰,中共南部戰區海軍勢必要分兵到孟加拉灣,防止美印海軍的聯合封鎖。中共戰艦仍要經過馬六甲海峽,補給也是大問題。美軍在南海以逸待勞,中共艦隊等於主動送上門去,即便能到達孟加拉灣,也難以匹敵美印海軍;保持中緬石油管道暢通,只是理論上的。

中共南部戰區面對如此多的難題,要多尷尬有多尷尬,中國車隊在緬甸遇襲後,中共低調回應,眾多尷尬也徹底曝光。

2021年2月11日,反對緬甸軍政府政變的抗議者在仰光聯合國辦事處前踩踏中共五星旗,標語上的英文寫著:中國離開緬甸。(Hkun Lat/Getty Images)

結語

中共曾長期支持緬甸反政府武裝,不少直接隸屬於緬甸共產黨,後來緬甸人越來越反共,大多數武裝脫離了共產黨。中共又和緬甸軍政府打交道。

2021年1月11、12日,中共外長王毅訪問緬甸,並單獨會見了軍方領導人敏昂萊。2月1日,敏昂萊就發動政變,推翻了民選政府,鎮壓民眾抗議,民眾的抗議標語既反對軍政府,也反對中共介入緬甸事務。西方各國和東盟國家都不承認緬甸軍政府,但中共一直在與其打交道,也同時與一些反政府武裝有來往。

中共介入緬甸事務,但無力解決紛爭,「一帶一路」項目岌岌可危,中國車隊又被襲擊,中共軍隊不敢真正反應,南部戰區陷入窘境。

中共試圖在中東攪局,以牽制美國及其盟友,並拿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當犧牲品。中共也在緬甸攪局,卻給自己引來了惡果,中國車隊成了犧牲品;但中共軍隊不敢學以色列,只能在尷尬中曝醜。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