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北京兒童醫院2千孩子候診 市民全家感染

【大紀元2023年1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駱亞報導)北京市民用超級超級嚴重來形容這次疫情。很多兒童反覆感染的同時,家長和教師也被傳染。孩子的症狀主要是咳嗽、發燒。近日,北京兒童醫院的內科小夜門診,四五千人擁擠在密閉空間裡,到了凌晨還有2千多名患兒在候診中。家長對孩子交叉感染倍感焦慮。

北京市民:北京感染情況超級嚴重 孩子反覆感染

最近幾個月,大陸呼吸道疾病高發,一些人同時感染多種呼吸道病原體,「混合感染」引發恐慌。

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治醫師王一民對陸媒稱:「混合感染的情況並不少見,臨床上的混合感染多數以病毒+細菌或病毒+支原體的組合為主。」

王一民表示,最近,兒童是以肺炎支原體感染為主,再混合常見的呼吸道病毒(如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感染;成人則是以呼吸道病毒感染為主,再混合肺炎支原體感染。

北京市民林女士26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北京的兒童染疫情況超級超級嚴重。一個學校一半以上的學生都間接或直接感染了。「我們全家人(夫妻和兩個孩子)全感染了一遍。北京好多家長也被傳染了。老師也一樣。」

林女士介紹,她的女兒的主要症狀是咳嗽。大部分人的症狀都是先咳嗽。在孩子的學校群裡,孩子生病家長就會發電子版的請假條。我們每天能看到班上孩子請假的原因,基本上80%的孩子都是因為咳嗽。而且咳嗽是反反覆覆,就會引起炎症,有的發燒。然後檢查出來就是那種複合型病毒,和往年那種情況也不太一樣。

她說,這種感染這種病毒很難根除,看著是好了,孩子不咳了,也不流鼻涕了,經過了三天的觀察期(只是這三天沒有這些症狀了),然後讓孩子去上學了,不出兩天,孩子又咳嗽了,有的甚至就直接當天晚上就發燒。

陸媒報導,11月24日晚9點,北京朝陽醫院門診大樓只有急診和二樓的兒科診室亮著燈。兒科診室有一位醫生坐診。

張吉的孩子排在555號。她的孩子13歲,10月初以來已出現了3次感冒症狀。11月下旬這一次,孩子連續高燒了3天也沒有好轉,還有咳嗽、鼻涕、頭暈,在家按照支原體感染口服了阿奇黴素也沒有效果,她才決定帶來醫院。

張吉說,孩子班上近段時間因呼吸道疾病請假的學生特別多,有的學生連著兩週沒上課。就在前一日,學校開家長會,她發現很多家長也在不停咳嗽。

徐錦的孩子也出現了反覆感染。徐錦從天津趕到北京兒童醫院。她和丈夫帶著兩個孩子,老大6歲,老二剛滿月。老大發燒、咳嗽斷斷續續已月余。她懷疑是被班上學生傳染了。最近老二也出現了咳嗽,咳不出痰,她很擔心發生窒息。

24日凌晨,經過24小時的折騰,她才終於讓兩個孩子看上病,老二住進了北京兒童醫院的新生兒重症監護病房,老大從小夜門診開出了輸液處方。

北京兒童醫院內科小夜門診 四五千人擠幾百平米空間

林女士說,現在北京的情況是,各大兒童醫院的床位很緊張,各方面的病床都很緊張。如果是支原體肺炎感染,北京的醫院就是爆滿。

經濟觀察報11月25日報導,這些天的下午4點到凌晨2點,北京兒童醫院的內科小夜門診成為這座城市人群最密集空間之一,幾百平米的密閉空間裡容納了四五千人。藥水的味道、孩子的哭聲和分診台擴音器裡的叫號聲在空氣裡交織。

11月25日凌晨1點,內科小夜門診的電子橫屏上寫著,1200號以內持化驗單到分診台交號,此時還有幾十位排在1100多號的家長站到門診室外排隊。一位工作人員介紹,這一批1200號已經是當天第三批1200號了。而在二樓的輸液中心,號碼已經排到了當天的第2028號。

輸液中心在夜間高峰期時一座難求,孩子們被家長放在露營小推車、輪椅、野餐墊、瑜伽墊上,大人們手裡提著輸液瓶,或者把吊瓶掛在牆面上,他們擔心孩子出現交叉感染。

前述林女士表示,現在北京發高燒的人特別多,因為人流太密集,沒病的人都很容易被傳染。比如排隊掛號、繳費等過程中都可能被傳染。這些地方也是排很長的隊。排隊的時候就會出現交叉感染,戴口罩也不行。

她說,目前在網上預約專家看病,有些醫院需要等兩三個月,還經常預約不上。

北京清華長庚醫院兒科主任醫師晁爽說,她所在科室呼吸道疾病的門診量較夏季增長了100%以上,較9-10月增長30%-50%,「目前還沒看到拐點」。

北京順義區婦幼保健院一位感染科醫生介紹,自從支原體感染潮爆發後,醫院接診的呼吸道疾病患兒數量就一直處於高位。

吃藥不見效 家長帶孩子跑多家醫院

很多家長在加入北京兒童醫院等大三甲擁擠的人群之前,已帶著孩子在其他醫院看過病。11月25日,凌晨1點半,唐星帶著8歲的孩子準備倚在候診大廳座椅上睡覺。她來自北京郊區延慶,孩子已經咳嗽了5天,咳到氣促、胸痛,出現肺炎,高燒到39度。在延慶當地醫院輸了3天阿奇黴素不見好轉。

24日晚上9點多,她和家裡老人一起帶著孩子到達北京兒童醫院,掛到了900多號,一直到25日凌晨零點30分鐘左右孩子才結束問診。

25日早晨8點後,唐星還需要帶著孩子做一項支原體核酸檢測。檢測結束後,她還得再找門診醫生看檢查結果、開處方,她掛到了25日內科門診的500多號。

李辰也是一位為孩子確診支原體感染而奔波的家長。6歲的女兒是11月16日晚上開始高燒、咳嗽加重,夫妻倆連夜帶女兒到中日友好醫院就診。醫生開了阿奇黴素等多種藥物,但服藥後女兒症狀仍然沒能減輕,燒到了40度。

17日上午,李辰又帶著孩子趕去北京兒童醫院,當時,排號已經到700多號。檢測結果仍然顯示,支原體、甲流、乙流陰性,醫生給開了5天的阿奇黴素。但到了20日,女兒還是發燒,咳嗽也越來越厲害,焦急的李辰中午就帶孩子去中日友好醫院兒童發熱門診掛號。但一看號牌:580多號!前面有近300人。輪值醫生告訴她,這個號到明天早上7點都看不上,建議不要掛了。

20日晚6點,李辰又去到航空總醫院掛號,被告知至少等7-10個小時。

李辰抱著最後的希望,又回到中日友好醫院,幸運地加到了一個兒童發熱門診的夜間特需。22日,孩子又燒到39度,持續近一週的高燒不退讓李辰心急如焚。當天下午,女兒才在北京兒童醫院住院。

住院第一天,醫生說由於左肺實變稍重,可能要洗肺。

患兒去社區醫院兒科輸液

北京各兒童醫院人山人海,官方建議民眾到社區醫院去輸液。有消息說,北大婦女兒童醫院已經啟動了新冠疫情封控期間建立的「方艙」作為臨時輸液室。

林女士說,北京很早就建議民眾到社區醫院去輸液了。

據報導,11月24日上午10點半,朝陽區八里莊街道衛生服務中心的兒科門診外有5個患兒家庭在等待。一位70多歲的老人坐在走廊長椅上等著醫生叫號,兒媳帶著感冒的孫子在樓下院子等著。

在望京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下午1點前就已有不少孩子等在門診室外。

三里屯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兒科門診外也有不少患兒,到中午12點時醫生還沒結束上午門診。坐診醫生說,她是社區醫院外聘來的兒科專家,近一週明顯感到接診的呼吸道疾病患兒增多了不少。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