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兩巨頭或調整中國業務 專家析原因

【大紀元2023年12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易如報導)中共近期極力拉攏外資之際,兩家華爾街巨頭摩根大通高盛近日卻表態了,一個稱可以撤離中國,一個說放棄在中國的增長策略。專家認為,這是整個西方與中共脫鉤的一個縮影,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外資企業這樣做。

中美關係日趨緊張 外資避風險

在西方國家要與中共脫鉤的背景下,中共黨魁習近平11月28日和29日到上海考察調研了上海期貨交易所及幾家科技公司,這是自2018年以來,習第一次訪問上海的金融組織,釋放中共改善中國營商環境、進一步開放等信息。

半個月前,習近平還在舊金山與數百名美國企業高管共進晚餐,試圖減緩外企撤資趨勢。

但就在11月28日,於1994年在上海開設代表處、正式進駐中國市場的高盛集團又有新的表態。

高盛首席執行官大衛‧所羅門(David Solomon)當天在全球銀行業峰會上表示,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緊張關系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解決,而且高盛已經放棄了一項「不惜一切代價在中國實現增長」的戰略。

他說,因為中國經濟存在更多的不確定性,已經削減了那裡的一些財政資源。

高盛是全球四大投行之一,是在中國最受關注的美國公司,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就把中國作為全球業務發展的重點地區。多次在中國的大型全球債務發售交易中擔任顧問及主承銷商。

對高盛放棄在北京的戰略計劃,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對大紀元表示,一個原因是高盛跟美國政府的關係就非常的密切。

他說,在過去中美關係好的時候,高盛在美國政府和中共兩邊都能夠獲得很大的利益,現在美中關係轉差,它要想想,未來業務要以哪邊為主。

「說到底,這些美國企業還是會遵循美國的法規跟遵循美國的政策,因為美國法規、美國政策現在很明顯就是對中國(中共)的擴張是要加以限制。」

「如果明知美國的政策還要繼續在中國擴大業務,顯然未來一定會面臨到很大的風險。」他說。

在美國,一些被認為與北京關係密切的實體正受到更嚴格的審查。11月25日,據彭博社報導,中東財富基金因與北京關係密切,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正在審查其今年幾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交易,擔心這些交易可能構成國家安全風險。

上個月,眾議院中國問題特別委員會尋求有關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對中國人工智能、半導體和量子計算公司投資相關信息。

地緣緊張與中國經濟萎縮 專家:退出是必然選擇

烏克蘭戰爭和以色列戰爭加劇了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也引發了全球對中共武力入侵台灣的擔憂。西方金融公司正開始切割與中國的聯繫。

11月29日,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 Dimon)在DealBook峰會表示,如果美國政府下令讓摩根大通退出中國,他們將遵從。

戴蒙在談到美中關係時表示,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話題」。他還說,一切事情都難料,包括台海是否會爆發戰爭。

摩根大通在中國的運營時間已經長達一個世紀,其開展了各種投資和企業銀行業務、支付和資產管理業務。在中共取消「清零」限制措施後,戴蒙作為令人矚目的商界領袖4年後首次訪問中國,摩根大通還在中國召開了一次全球投資人會議。

俄亥俄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鄧恩(Lucia Dunn)對大紀元表示,「當不確定性或風險等級太高時,他們就會撤退。隨著世界上發生的一切,中國可能對台灣、俄羅斯、烏克蘭、中東等地區採取何種行動的不確定性,可能已經改變了許多金融公司的衡量標準。因此,他們認為與中國打交道的負面效應可能更大。」

前大陸資產管理公司首席合規官梁少華律師對大紀元表示,如果沒有敵對的情況下,經濟原因也是一個根本因素。

「摩根大通過去幾十年在中國賺得盆滿缽滿。」他說,「但是經濟在萎縮的情況下,他們縮減規模,乃至退出是一個必然的選擇。」

黃世聰則認為,不講現今的美國政策,「即使是美國願意讓你去投資,你也會面臨中國(中共)政策的不穩定性,最近很多外企被(中共)所謂的調查,或是說捲入所謂的諜報、情報的那些問題。」

「不是只有營運上的風險,甚至還有去工作的美國人的人身風險,這個風險也是很難評估。」他說,這些大投行的機會很多,「假設中國市場營運風險這麼大,與其硬去經營,那不如就直接放棄。」

專家:他們的退出更具標誌性意義

高盛和摩根大通都是華爾街著名投行,在中國的業務均超過40年,他們近日的表態對中國的影響,引發各界關注。

黃世聰對大紀元表示,「在過去一段時間,華爾街投行算是一個中國跟美國聯繫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

「過去這些投行當然扮演中國的資金跟外國資金的一個連接管道,或是代表全世界資金對於中國的一個看好狀況。」他說,「現在他們都離開的話,當然意味著對未來中國的經濟可能是投下一個比較負面的表態。」

他認為,「畢竟錢在哪裡這個人就在哪裡、心就在哪裡」,「這個當然表示錢也走了,人也走了,心也走了。所以中美之間未來的關係可能就會變得略微冰冷。」

梁少華律師表示,像摩根大通是華爾街的象徵,至少在中國影響非常深遠,很多中國金融業的證券公司、投行都是以他們為榜樣。

「在中美脫鉤的深層次背景下,他們退出就是一種更標誌性的意義。可能在中美脫鉤(方面)就非常明顯。」他說,之前可能是零售業、製造業退出,現在是金融業。

他表示,「在習近平當政的全面左轉倒退的情況下,整個中國面臨著和西方世界的脫鉤,經濟脫鉤、政經脫鉤,這種情況下,經濟就不可能有一個好的轉機。」

「所以他們放棄原來的不惜一切代價的戰略是對的,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外資企業這樣做。它是整個中西方脫鉤的一個縮影。」他說。

不只是高盛和摩根大通,11月16日,一份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文件顯示,避險基金巨擘老虎環球、索羅斯基金在內的美國大型機構投資人,在第3季加速拋售中資股。

今年前七個月流入中國股市的外國資金,已有四分之三以上撤離中國,全球投資者拋售了價值超過250億美元的股票。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