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林養正:小粉紅是另類受害者(二)

【大紀元2023年12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駱亞報導)林養正是「惡人榜運動」的一名義工,因中國國內形勢惡劣被迫流亡海外。在新加坡機場一度被攔截,被威脅送回中國,但最終安全抵達韓國。目前,他正在韓國辦理難民身分。

對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走上反共這條路,林養正表示,「它們(中共)太壞了,壞得慘無人道,無法用語言形容。只有集眾人之力把它們打倒,方能在未來不會有人成為飛蛾。對付強大的惡人只能如此。」

專訪林養正:為何逃離中國(一)

逃離泰國 去了韓國濟州島

同時,不少中國民運人士在泰國陸續被中共跨國抓捕,讓林養正感覺繼續待在泰國已經不安全。為了避免被抓,林養正連夜逃離泰國。

林養正原打算遷往德國,在那裡申請政治庇護,沒料在新加坡轉機時被攔下來了。

他說,「新加坡機場說要把我們送回中國,然後我就跟新加坡的機場說我們不能回中國,中國(中共)會對我們有政治迫害。」

經過了多方交涉之後,林養正最後沒有被送回中國,去了韓國的濟州島。

他談到被攔截的原因說:「確實是我們的護照可能旅行地太多了,加上中國護照可能本身去歐洲就審查得比較嚴格。」

在之後飛往韓國,他再遇風波,虛驚一場,「就是我們飛機都已經上跑道了,然後飛機突然又被要求返回停機坪,理由是飛機上有危險人物。」

「當時肯定是聯想到危險人物應該就是自己了」,他說,「當時是我們心裡頭是極度害怕、極度恐懼的。」

他說,結果虛驚一場,其實危險人物是一個女的,不是他們。

林養正目前在濟州島,準備先申請韓國的難民,期間可能聯繫一下有沒有國家願意接收。他希望他和母親能夠結束海外流亡生活,安定下來。他自己也能夠安心做一些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事。

中共在利用人們樸素的愛國情懷

現在通過不同方式來到海外的華人越來越多,不過除了林養正這類追求民主自由的流亡者,不少華人到海外依然還看中共中央電視台的節目,和在國內一樣,繼續接受中共的灌輸和宣傳。

林養正說,能離開中國的相對來說都是屬於經濟情況比較好的人群,分幾種情況。老一代人拿了過去40年來改革開放的紅利,對於當局是充滿感激的;對新一代人而言,「他們可能並不是太關心國外的一些政治情況,也不會把太多的時間、精力花在這一面上,所以說最後就導致了中共灌輸給他們的那種先入為主的思維成立了。」

談到不少海外華人的一些糊塗行為,林養正認為是有原因的,「它們(中共)在外宣中就是無時無刻不在刻意地把中國和共產黨這兩個概念混淆,但是實際上,政黨和國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因為它們(中共)本身,也就是在這個國家生存了70多年的一個寄生蟲,它們其實內心裡頭知道人民其實是不愛它們的,人民只是愛這一片有5000年歷史的土地(國家)。」

「它們(中共)就是利用人們這種樸素的愛國情懷,然後去刻意地把愛國和愛黨這兩點去弄混掉。」他說,如果分不清國跟黨的區別,在潛意識裡就是認為揭露中共就是攻擊中國了。

所有的粉紅是另類受害者

他說,「所有的中國的粉紅在我看來,其實也是屬於一種另類的受害者。」

「就是說中共的話,因為它把所有的真實信息都封鎖了,然後編了一套自己的邏輯,那在牆內的人,他是沒有辦法看到牆外的真實世界的,他只能被迫地接受中共的這種怪獸式的洗腦,他最後沒有辦法形成他們自己那種價值觀,也是比較正常的事情。」

他認為,「這些問題的根源是中共。」

他建議同齡人,「多學會一些翻牆,多學會一些獨立思考,就是說不要只看到被中共防火牆封鎖的局域網,以及學校裡面那些無處不在的洗腦,然後多接受更多的更多元的思維,多學會一些自己的判斷。」

白紙運動 年輕人喊出真實想法

白紙運動是以年輕人為主的一場抗議中共疫情封鎖的運動,甚至延伸到全球。

白紙運動爆發時,林養正在雲南大理,「肯定跟對於中共的不滿有關,平時翻牆這種事情肯定是少不了的。」

「那借著烏魯木齊大禍的一個由子,人們就有能力聚集起來,當時疫情封控,就使人們產生的不滿也已經達到了一個緊繃的極限,然後就有人開始喊出訴求。」

「有人喊出訴求之後,只要有了一個帶頭的,其他的人就都會響應,因為都是喊出了人們自己內心中真實的想法,包括上海烏魯木齊路喊得最激進的口號就是『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這就是屬於人們的一個真實訴求的表達。」

林養正認為,彭立發事件也是一個誘因。

「彭立發這種精神,也是直接地感召了許多參與白紙運動的年輕人,讓他們可以大膽地表達出自己心中的訴求。」他說。

現在經濟越來越不好,大量的年輕人失業,也會引發年輕人反思,他說,「因為習近平開倒車,所以現在的中國經濟情況也會很差,人們也是越來越窮,包括大量的減薪失業等等,所以人們的日子過得越來越不好的時候,我覺得人們是會開始反思這一切,(反思)為什麼讓人越來越過不好的源頭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