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政治局低調總結2023年的背後

【2023年12月09日訊】12月8日,中共政治局開會研究經濟,由於一年前提出的2023年經濟「開好局起好步」等一系列目標未能實現,因此被迫降調總結今年經濟工作,除了承認有「外部壓力」,還存在「內部困難」。黨媒趕緊開始2024年經濟工作的宣傳,想趕快把尬尷的2023年翻篇,但政治局對2024年經濟的規劃仍沒有信心。

一年前的目標實現了多少?

一年前,2022年12月6日,中共政治局曾開會研究2023年經濟工作。當時的會議稱,2023年是二十大後的「開局之年」,要「開好局起好步」。

當時提出的一系列目標包括:「推動經濟運行整體好轉」,「要著力擴大國內需求」,「突出做好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工作」,「大力提振市場信心」,「提升產業鏈供應鏈韌性和安全水平」,「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資」等。

一年之後,這些目標不但一個也沒有實現,反而很快走向了反面。

12月5日,國際評級機構穆迪(Moody’s)將中共政權主權債券評級降至負面,並進一步解釋:中共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負債累累,對中國的財政、經濟和機構實力構成廣泛風險;中國經濟將有結構性轉變,中期增長動力放慢,內地樓市持續收縮的風險提高。

中共所謂「經濟運行整體好轉」的說法被戳破了,黨媒一度曾試圖狡辯,但發現越抹越黑,又偃旗息鼓了。

12月7日,新華社發表文章《暢通國內大循環——2023年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一線觀察之一》。文章稱,「總需求不足依然是中國經濟運行的突出矛盾」。

顯然,一年前中共政治局提出的「著力擴大國內需求」沒能實現,主要因為「穩增長、穩就業」沒有實現。2023年中國出現了大量失業、降薪潮,迫使民眾消費繼續降級;「大力提振市場信心」的目標當然也沒有實現,投資者失去了信心,特別是外資迅速逃離。

一年前,中共政治局還稱,要「更大力度吸引和利用外資」,如今是水中看月。外資撤離,供應鏈加速轉移,「提升產業鏈供應鏈韌性和安全」也成了空話。

2023年匆匆而過,中共政治局一年前制定的經濟目標不但全部落空,局勢反而進一步惡化。無奈之下,政治局總結2023「開局之年」的經濟工作,沒敢再提及「開好局起好步」。

無奈的總結透露了「內部困難」

12月8日的中共政治局會議僅稱,今年「頂住外部壓力、克服內部困難」、「經濟回升向好」、「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邁出堅實步伐」。

中共遭穆迪降級後,顯然信心被嚴重打擊,政治局對2023年經濟的總結相當無奈,與2022年相比又降了一個調門。

1年前的政治局會議總結2022年經濟工作時稱,「面對風高浪急的國際環境和艱巨繁重的國內改革發展穩定任務」、「保持了經濟社會大局穩定」、「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邁出堅實步伐」。

一年前的總結已經足夠低調,但還稱「保持了經濟社會大局穩定」。中共前總理李克強離任後,「穩經濟大盤」的說法被消失了,經濟也穩不住了。李克強猝死,中共或許想讓他背鍋,但2022年李克強在任時,還能說「經濟社會大局穩定」;李克強卸任後,中共新班子卻穩不住經濟大盤了,想甩鍋並不容易。

與一年前相比,中共政治局除了繼續強調「外部壓力」,還多了一個藉口,「克服內部困難」。至於什麼樣的「內部困難」,政治局會議沒有相關解釋。

今年2月,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曾宣稱防疫「勝利」。剛剛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也稱,今年「是三年新冠疫情防控轉段後經濟恢復發展的一年」。中共沒法再公開把疫情算作「內部困難」,但疫情導致大量人口死亡,卻很可能是中國經濟萎靡的關鍵原因之一,當然中共不敢承認。

中共新班子上台後,內部連續出事,秦剛、李尚福被消失、免職,火箭軍和裝備部整肅還沒有下文。中共政局、軍隊不穩,恐怕都與習近平害怕暗殺預言有關。習家軍的人能力不足,但內鬥的本事都不小,同樣構成了新的「內部困難」。

李克強猝死的原因始終是迷,近日又傳秦剛已死,北京的政治氛圍始終風聲鶴唳。政治局公開承認「內部困難」,雖然沒有細節,但已經透露了不詳之兆。

2023年12月8日,遼寧瀋陽一家醫院內正在打點滴的兒童和陪同的家長。(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

中共急切翻篇2023年

12月8日的政治局會議研究2024年經濟工作,提出的一些說法,與一年前並無多大差別,凸顯習家軍缺乏真正懂經濟的人,除了重複以往的路數,再無他法。

同日,新華社發出文章《從中央政治局會議看2024年中國經濟工作新動向》。文章一筆帶過2023年,大多數在展望2024年;但多了一點新說法。

文章稱,「複雜嚴峻的形勢下,今年的經濟運行和經濟工作成績來之不易,充分印證了黨中央對形勢判斷和相關決策的正確性預見性。」

這句話表明,雖然中共黨媒不斷宣傳經濟形勢「向好」,但中共高層從一開始的判斷就並不樂觀,否則就談不上「充分印證了黨中央對形勢判斷和相關決策的正確性預見性」。這句話也同時表明,中共高層的判斷雖然早就不樂觀,但也並無良策,2023年經濟每況愈下,最後只能低調總結。中共被穆迪降級後,只求趕快翻篇2023年。

中共擋不住「外部壓力」,也解決不了「內部困難」;或者說,中共的新班子不但沒有治理之法,反而自行製造了很多「內部困難」。所謂的「外部壓力」主要來自美國及其盟友,中共的對抗策略失敗,如今陷入國際孤立。中共高層不肯認錯,假意求和又不成,在黨內遭遇的壓力可想而知,現在只好硬挺。

至於「內部困難」,中共有太多祕密和暗箱操作不能公開,外界很難了解真相。中共黨內官員們也不見得都能了解詳情,私下議論是必然的,對黨魁的質疑也是顯而易見的。中共三中全會遲遲不敢開,應該主要因為還沒有找到自圓其說的辦法,現在只能暫時堵眾人的嘴。

12月8日的政治局會議稱,「要強化政治監督」、「堅定有效捍衛黨的團結統一」、「進一步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十八大之後,中共政治局第3次修訂《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對各級官員又舉起了大棒。

新華社報導稱,此前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議,聽取中紀委工作情況匯報,但黨媒並未報導過。這可能就是中共解決「內部困難」的一個辦法,或許能堵住一些人的嘴,但並不能解決當下的真正危局;畢竟中共國防部長人選尚未確定,王毅也不可能永遠兼任中共外長,中共仍然沒人真能管好經濟。

結語

新華社的文章還稱,習近平在12月6日召開的黨外人士座談會上說:「我國經濟恢復仍處在關鍵階段。」

這句話等於自行降低了經濟發展的預期,大概也算中共高層對經濟形勢新的「預見」,或者是自圓其說的一個辦法。文章借用某專家的話稱,「我國正處在經濟復甦和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期」、「有條件有能力戰勝困難挑戰」。

看來,中共不得已承認了被穆迪降級的相關解釋。政治局規劃2024年經濟照例稱「穩中求進」。外界普遍對中國經濟失去了信心,中共高層的「預見」表明,中共內部早就失去了信心。

中共知道疫情高峰再次來臨,只是不敢承認;所謂的2024年經濟規劃都是口號和空話,新的一年仍然充滿了未知數。

大紀元首發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