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分析:中共的經濟改革 為什麼注定失敗?

【2023年12月09日訊】(記者薛明珠採訪報導)中共黨魁習近平上台後終止改革,全面左轉,三年疫情封控,頻推楓橋經驗,加速資本出逃、民企躺平,中國經濟回天乏術。對此,有人逃離中共,有人寄希望於中共改革,問題是習近平會重啟改革嗎?中共還能重回高光時刻嗎?

日前,大紀元記者就中共改革問題,請教了幾位中國問題專家,他們都表示中共不倒,任何改革都注定失敗。

中共改革的目的是保黨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很多人說鄧小平搞改革,他實際上是在救黨保黨,他搞的經濟改革,就是為中共續命;鄧小平不搞政治改革,六四學運要求民主改革的時候,他就下令血洗天安門。

他說,中共改革到了胡錦濤時期,中共所有的改革空間都已經用盡了,中共「能改的都改了,再接著改革,那就要改掉共產黨了。」

共產主義的公有制理念與私有制天然對立。藍述表示,目前中國私有財富的積聚,已經對中共的統治構成威脅。只要財富掌握在個人手中,就會挑戰中共的一元化領導體制。

紅二代雖然不反共,但卻會挑戰黨魁的「一尊」地位,實際上、深層次上就是在挑戰中共的體制。

他還特別強調,現任黨魁一上台就講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他看得很清楚,中共改革的空間已經到盡頭了。

中國2023年前三個季度投資增長只有3.1%,中共為提振民營經濟,於7月開始先後出台了民營31條,民營金融25條,以及民營22條。不過,民營經濟並沒有因此有多少起色。

清華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傑表示,民營經濟現在沒有投資慾望,大部分沒有中長期的計劃,只有移民的計劃。

今年7月,魏傑與部分民營企業家座談時,企業家們表示,他們不需要中共的優惠政策,他們須要完整的法律保護體系。

會談中,民營企業家提出了修改憲法的要求,將原本以公有經濟為主的所有制體系,改為混合經濟的所有制體系,在憲法中確立民營經濟擁有與公有經濟平等的地位。

他們還要求修改馬克思的把資本定義為剝削的理論,他們說,「消滅我們是(中共的)一個偉大的理想,發展我們是無奈的選擇,我們都清楚我們的地位。」如果中共不修改憲法 ,不修改其理論體系,「我們就會一直沒有積極性」。

中國問題專家王赫也表示,中共不可能走真正改革的路。真正的改革開放,是要遵循國際慣例,遵守國際社會的普世價值,要有人權,以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的;與中共的本質是背道而馳的,「這不要了共產黨的命了嗎?」

中共改革的實質是分贓

中共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飛速增長。但是,絕大多數底層老百姓並沒有分享到經濟發展的成果。

中國2010年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20年人均GDP達到高達72,447元人民幣。而同年中國有6億人的月收入僅為1,000元人民幣,月收入不足5,000的人口比例高達95%。

另一方面,2019年4月17日,瑞銀公佈了一則令人震驚的消息,100個中國人在瑞士銀行的存款共7.8萬億人民幣,人均存款為780億。

據說,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至少坐擁5,000億美元以上資產;甚至連小學校長鍾海燕都能貪腐人民幣2.2億元。

中國問題專家王赫指,中共官員一方面以改革之名,肆意把國有財產轉變為其私有財產,導致腐敗非常猖獗。

另一方面,堅持所謂的公有制,實際是官僚系統控制,在體制上保證了中共權貴階層,對國民財富的攫取。王赫說,就是因為中共各級官員貪得無厭,導致中國貧富差距懸殊,80%的中國人都是窮人,一小撮人佔據了極大的國民財富;而且,中國經濟發展以低人權、污染環境為代價;是一個道德崩潰型、環境崩潰型、社會崩潰型經濟。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經濟改革到今天已經無路可走了。

長期研究中共意識形態的旅美學者惠虎宇也表示,中共的改革開放,在六四大屠殺時已經名存實亡,所剩的只是市場經濟的外殼;而中共的政治體制已經全面左轉,走向集權。

前黨魁江澤民一意孤行地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是文革的重現;到習近平時期,中共進一步加強集權,疫情期間的嚴酷封控,就是不同形式的文革。

中國經濟再困難 中共也不會重啟改革

2023年,中國經濟陷入困境,一天比一天低迷。

日前,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先後將中國、香港和澳門的主權信用評級展望,由「穩定」降至「負面」,將中國大陸8家銀行的展望從「穩定」下調至「負面」。很多人期待中共的三中全會,習近平能重啟改革。

而中共黨魁於11月初,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會見104個「楓橋式工作法」入選單位代表,要他們堅持和發展「楓橋經驗」,並遲遲不召開眾人期待的三中全會。

所謂「楓橋經驗」,是1960年代初浙江楓橋區,創造的一種群眾互相「監控、改造、揪鬥」的做法,其核心是「發動群眾鬥群眾」,是中共強化社會控制的一種手段,也是中共在各種運動中頻繁使用的手段。

王赫表示,中共的改革開放就是忽悠人的口號。中共現在打造的是一個高科技極權社會,全方位加強對人的監控,不管窮人富人都要控制起來;可是,他還會打著改革開放的旗號,不過實際上幹的都是相反的事情。

惠虎宇也認為,經濟發展再困難,中共也不會轉向改革的道路。

為什麼仍有人對中共心存幻想?

時事評論員藍述指出,目前仍有人對中共改革心存幻想。這幫人反習不反共,其中包括一些西方國家對中國政治人物心存幻想的群體,以及對中國市場抱有幻想的西方投資者;也包括中共黨內部分改革派、民運改革派,以及中共內部反習的既得利益者。

藍述說,更糟糕的是,這些人在批評黨魁的時候,開始講中共前任黨魁前任的好話,有的人甚至認為,共產黨只要改一改就能改好了。

「為什麼這些人會有這種幻想?就是因為在中共的體制內,還存在著像李克強、劉鶴、朱鎔基、溫家寶這樣的人。」藍述指出,當西方人與這些人打交道時,就容易產生一種幻想;國內部分人也會認為,中共黨內仍有一些官員願意服務民眾、聆聽群眾聲音。

「但是,他們沒有認識到的根本問題是,像李克强這樣的技術官僚,就是給黨魁打工的,永遠不會成為中共的第一把手。」他說,中共即使更換黨魁,也只能跟習近平是一類人,「中共的黨性原則是擺在第一位的。」

藍述明確表示,中共政權選改革派領導人做黨魁,是不可能的。中共挑選各級領導人有一個組織程序,如在一批縣長中挑市長,在一批市長中挑省長,直至中共的頭號首領——黨魁,「它的挑選標準都是黨性原則,即黨的利益高於一切。」所以,當到最高位置的時候,挑出來的人一定是像習近平、薄熙來這類的人。

特別是在前蘇聯因戈爾巴喬夫而解體後,中共選擇黨魁接班人的時候,更是注重「黨性」。

四億人「三退」

王赫指出,今年初爆發的白紙運動中,老百姓喊出「習近平下臺、共產黨下臺」的口號,道出了人民的心聲;這個口號顯示中共已陷入了雙重統治危機之中,即統治者的危機,和黨的統治危機。

王赫說,這麼多年來,特別是疫情三年,中共的嚴酷防疫措施,導致中國民心根本性逆轉,老百姓對共產黨完全死心了。現在的中國人不光是對習近平個人不滿,同時也對共產黨統治不滿。具體體現就是,今年中國民眾三退人數破四億,「這是個標誌性的事件」。

王赫表示,現在是誰也救不了共產黨了。共產黨壞事做得太多,中國過去有句話,叫做「多行不義必自斃」。

現在不管誰上臺,他要保黨都要跟著完蛋,都要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現在的中共黨魁還有保黨情結,他等於把自己的命也賠進去了。

惠虎宇也表示,指望中共回到80年代的改革,走改良的道路,現實已經證明這條路走不通了。而走解體中共的道路,才是中國實現順利社會變革的可行之路。◇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6 次投票 3 条评论,去看看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

排序
分页:
  • huge
    1樓

    文章分析的不錯

    0
  • 匿名
    2樓

    看看坎坎坷坷坎坎坷坷

    0
  • 匿名
    3樓

    解体中共确实是一个让中国重新活起来的方式,但是解体中共又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纵观古今,现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第三方力量,包括民众,能够改变中国政府的性质(只能姓共,名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