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聽證會後 又一億萬富翁停止向哈佛捐款

【2023年12月27日訊】(記者李梅綜合報導)在12月5日美國國會反猶太主義聽證會後,哈佛大學校長克勞丁‧蓋伊(Claudine Gay)雖然獲校董事會支持而繼續任校長,但要求哈佛作出改變的呼聲越來越強,又一位億萬富翁倫‧布拉瓦尼克(Len Blavatnik)中止了對哈佛的捐款。

自10月7日哈馬斯襲擊以色列平民以來,從億萬富翁到應屆畢業的許多哈佛校友都表示將停止捐贈,直到校方採取措施制止校內反猶主義。而在蓋伊於聽證會上作出閃爍其辭的回答、眾議院開始調查該校反猶主義、蓋伊爆出論文剽竊問題後,停止捐款的校友名單上又增加了一位億萬富翁。

布拉瓦尼克是來自前蘇聯烏克蘭的猶太裔億萬富翁,在哈佛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福布斯》今年10月估計其凈資產為296億美元。據了解此事的人士透露,布拉瓦尼克家族基金會已向哈佛大學基金會捐款2.7億美元。

籌款活動通常在每年12月進行,到第二年6月結束。布拉瓦尼克的行動可能會影響其他校友。如投資經理哈里斯‧坎普納(Harris Kempner)自1961年畢業以來,每年都給哈佛開一張支票,如今他打算給蓋伊一年時間作出改變,否則停止捐款。

億萬富翁們對哈佛失望

早在哈佛校園10月間爆發親巴勒斯坦抗議活動而管理層聽之任之後,一些億萬富翁就停止了捐款,包括以色列的伊丹‧奧弗(Idan Ofer)、美國對沖基金大佬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和前「維多利亞的祕密」老闆萊斯利‧韋克斯納(Leslie Wexner)等。

韋克斯納曾入選《哈佛商業評論》全球百佳CEO,他的父母是來自俄羅斯的猶太人。韋克斯納基金會的領導人表示:「哈佛領導層未能對色列無辜平民遭野蠻謀殺採取明確立場,讓我們感到震驚和噁心。」基金會10月16日致函哈佛,結束與該校的「財務和項目關係」。

基金會表示,其捐款每年支持多達十名以色列公共和政府專業人士攻讀哈佛肯尼迪學院的學位,但哈佛「多年來對不同觀點的容忍程度緩慢但明顯地縮小了」,且最近發生的事件加劇了這個問題,「我們許多以色列的研究員在哈佛不再感到被邊緣化,而是感到被拋棄了」。

奧弗夫婦也在10月份取消了對哈佛的捐款,「以抗議該校校長令人震驚、麻木不仁的反應」,奧弗表示,哈馬斯襲擊以色列造成大量平民死亡,而校長卻未譴責31個學生組織聯署公開信指責以色列。

捐款減少的長遠影響

前哈佛校長、美國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也批評哈佛領導人對哈馬斯暴力襲擊及學生團體活動的反應「在道德上不合情理」。他表示,捐款者撤離造成的財務危機,並不是影響該校改變立場的正確解決方案,「改變應該出於良心和社區對話,而不應是為了應對財務壓力」。

哈佛正面臨運營成本的不斷上漲,包括工資、維護,及為推動學生群體多元化而減免本科生學費。去年的運營支出總計59億(美元,下同),其中2萬名教授和員工的工資福利占一半以上。

2023年,哈佛為本科生提供了約2.46億助學金,使這些家庭每年平均只需支付1.3萬而不是至少8.5萬的費用。助學金可能涵蓋近1/4的本科生,而年收入低於8.5萬的家庭,學生可免費入學。

據哈佛2022財年報告,其教育項目和研究工作產生的收入不足以資助運營,需要「依靠慈善事業來填補空白」。

此外,雖然哈佛是私立大學,但卻依賴美國政府資助,尤其在科研方面。上一財年,政府資金占其進項的11%。去年發放的1.05億研究生貸款中,90%來自聯邦資金,而國會正在重新考察對大學的資助和撥款,以剔除富裕的學校。

《高等教育紀事報》(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撰稿人李‧加德納(Lee Gardner)表示:「(捐款減少的)影響不太可能立竿見影,但會是長期的,因為一些禮品饋贈或資金捐贈尚未進行,或多年後才會實現。」◇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