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洗米華」獄中孤注一擲尋翻盤

【2024年01月06日訊】曾超越美國拉斯維加斯號稱世界第一大賭城的澳門,正經歷博彩業的日漸凋零,昔日風光無限的「澳門小賭王」周焯華現在已是澳門路環監獄的一名囚犯。澳門當局正耗資21億興建一個位於路環九澳的新監獄。而被重判18年的周焯華則有機會「入住」這個新監獄。

2021年11月,太陽城集團創始人周焯華在澳門因涉嫌非法經營賭博和洗錢被警方逮捕。擁有葡萄牙籍的周焯華(Alvin Chau)綽號「洗米華」,也被外界稱為「澳門小賭王」,1974年5月30日出生於中國的賭城澳門,曾是被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和央視反覆吹捧的澳門政商娛樂圈紅人,曾參與投資製作了多部中共「愛國主旋律」電影。不曾想,劇情反轉,自己卻成了被打入監獄的黑幫主角。

周焯華年少輟學,「扒仔」出身。他身在賭城,經營的是賭廳,第一部投資拍攝的《撲克王》也是賭場題材的電影,賭場就是他的舞台。他的人生起伏更是始終離不開一個「賭」字。

獄中不服輸 寫公開信尋翻盤

賭徒的最大特徵就是不認輸,總以為還有機會可以翻本賭回來。

2023年1月,澳門初級法院裁定,周焯華創立及領導犯罪集團、詐騙、不法經營賭博等合計162項罪名,判監18年,判罰86億港元賠償金。周焯華不服判決提出上訴,他聲稱完全沒有犯罪意圖,也沒有犯罪報酬。2023年6月,有港媒曾披露了一封周焯華向逾千名被欠薪員工「致歉」的獄中書信,但這封信看起來更像是藉機為自己公開辯護,表達對判決的不滿。

2023年10月20日,澳門終審法院裁定,周焯華等人詐騙罪名不成立,改判加重清洗黑錢罪。周焯華的監禁期限仍維持在18年。法院判處周焯華等人向澳門政府支付總金額約255億港元的罰金。

澳門監獄的條件不錯,澳門司法警察局曾製作一支關於澳門監獄生活細節的影片,新囚犯除了剛入獄時需接受俗稱「通櫃」的私密安檢外,不會被強迫勞動,若覺生活無聊,還可申請做木工、洗衣、做麵包等工作打發時間。

在澳門監獄名人還可能住進獨立囚房,犯人每天有兩次放風時間到操場運動,每週有一次1小時的親友探監時間。澳門法律規定,在刑期滿三分之二時可以申請提早出獄。或許周焯華不用坐滿18年的牢,12年後就可申請出獄。

但監獄再好還是監獄,周焯華顯然忍受不了不自由的監獄生活。

根據網上博彩媒體《亞博匯》的報導,2023年11月14日,已經入獄差不多兩年的周焯華親筆寫了一封致中共黨魁習近平的公開信,也可算是周焯華在澳門終審判決近一個月後仍企圖翻盤的最後一賭。

周焯華似乎有備而來,繼續堅稱「整個案件沒有受害者,沒有財物損失,沒有人命傷亡,也沒有貪污腐敗,只是賭場案件」,並反駁黑社會等多項指控,聲稱希望可以得到「一個公平和正常的裁決」。

黑道門徒 賭廳稱王

說到周焯華的起家經歷,肯定要提到曾經叱吒澳門的賭場大佬尹國駒。

上個世紀末,在澳門有個被《時代週刊》稱為「澳葡末期教父」、綽號「崩牙駒」的風雲人物,被喻為權力大過當時的澳門總督。這個人就是尹國駒,他被傳媒報導為澳門黑社會14K組織的頭目,其黑幫身分曾被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公開證實。

1995年,年方21歲、以「扒仔」身分涉入賭場剛一年的「洗米華」迅速拜入「崩牙駒」門下。1999年,尹國駒因涉嫌謀殺當時的澳門警察司司長白德安被抓入獄。周焯華表現得不離不棄,屢次到獄中看望,深得尹國駒器重。借助尹國駒的勢力,周焯華獲得了一筆不小的資金,轉向賭場貴賓廳的營運業務,在尹國駒坐牢的這十多年時間,頭腦靈活且膽子大的周焯華迅速崛起,躥升成澳門的「賭廳之王」。

2007年,周焯華創立太陽城集團後恰好趕上了澳門開放博彩專營權。太陽城集團發展迅速,在澳門及海外合共擁有超過30間貴賓廳及450張賭台,貴賓廳市場占有率占全澳門的45%,屬行業龍頭。太陽城集團旗下業務遍布全球,除了賭業外,還包括旅遊、電影製作、演唱會、餐飲、奢侈品、拍賣、金融、地產、足球等多元化業務。周焯華的資產淨值至少14億美元。

「洗米華」的人生經歷堪稱是「崩牙駒」的翻版。2012年尹國駒出獄,周焯華已殷勤不再,不僅沒有為「老大」接風洗塵,連「崩牙駒」老母80大壽也沒有應邀赴宴。周焯華對這個昔日提攜他的「老大」已避而遠之。

紅袍加身 賭運亨通

賭廳稱王之後的周焯華有了資本,他很快就為自己的賭運加注了紅色的籌碼,開始在賭場和官場兩道之間遊走。

2011年,周焯華高調成立獲澳門中聯辦官員、中共外交部駐澳門副特派員等人士捧場的澳門「勵志青年會」。中共喉舌新華社對此做了專門報導,周焯華被中共包裝成了從社會底層逆襲成商業大亨的勵志楷模。

周曾任中共廣東省第十一屆政協委員。2015年,周焯華被委任為中共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政府文化產業委員會委員,他還擔任澳門地區的中共「和平統一促進會」名譽顧問。

周焯華與中共政法系統互動密切,2016年11月,中共公安部網站曾報導稱,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對《湄公河行動》這部電影大為讚賞。而現已被當局查辦的兩名前公安部高官傅政華和孫力軍,也都曾為周焯華投資的中共「主旋律」電影站台。

此外,周焯華還和一些黑道出身的名人一樣,積極捐款參與助學、扶貧、抗疫、救災等活動為自己洗白。2018年,周焯華成為有官方背景的「傑出人物2018年澳門特輯」推選的澳門傑出人物之一。他真正成了越來越紅的澳門紅人。

2019年,周焯華參加中共建政70周年大型巡迴展覽活動時還積極表態支持中共當局的「一帶一路」項目。

賭王爭奪戰落敗

周焯華被稱爲「澳門小賭王」,此前澳門最大的賭王一直都是何鴻燊。

何鴻燊的四太太梁安琪是周焯華成長為澳門賭廳之王的背後推手。老賭王何鴻燊在2020年去世後,周焯華介入了梁安琪和何鴻燊的女兒何超瓊爭權奪利的內鬥中,他一度對接盤新賭王之位雄心勃勃。但賭王家主事的何超瓊卻把周焯華視同閒雜,拒絕他參加悼唁何鴻燊。

1999年以前,澳門博彩業長期被何鴻燊家族壟斷。1999年以後,澳門政府發放新「賭牌」,銀河娛樂、永利度假村入局,形成三足鼎立。2002年,澳門博彩業再次有新入局者:美高梅金殿超濠、金沙中國、新濠博亞。2022年,周焯華入獄後,澳門博彩業的「六張賭牌」經過重新競投後格局延續,有三張為賭王何鴻燊家族成員繼承經營。

在賭王二房和四太對澳門賭牌重新競投的爭奪中,四太的最強幫手周焯華在關鍵時刻突然落馬,而賭王何鴻燊最有商業頭腦的女兒何超瓊是最大贏家。她在2019年曾被中共推到聯合國代其發聲。

賭王淪爲賭碼

周焯華賭運的下坡路其實早在多年前就有了跡象。

2019年7月8日,中共官媒《經濟參考報》刊文稱,「亞洲新賭王」周焯華控制的菲律賓和柬埔寨太陽城網絡賭博平台,已深度滲入中國,賭資可在中國以人民幣結算。文章指其控制的平台針對中國大陸賭客直播真人莊家開牌,身在中國的賭客藉由視頻遠程下注,足不出戶實現境外參賭。該平台號稱是亞洲最大、世界頂級,線上線下一體化的博彩娛樂帝國。其會員有數十萬之眾,光在大陸每年的賭注額就在萬億人民幣以上,相當於中國福利彩票年收入的近兩倍,其每年盈利更是高達數百億人民幣,這些賭博資金通過地下錢莊流向境外,造成資金惡性外流,被稱為綻放在中國的網絡賭博「最大罌粟花」。

2020年10月,在中共當局討論把跨境賭博入刑時,財新網就以「洗米華們怎麼辦」為題發文,矛頭直指周焯華。

旅澳知名法學家袁紅冰曾對媒體表示,據他在澳門的中共體制內朋友披露,周焯華實際上是中共一些權貴家族的白手套,是曾慶紅、孟建柱安排在澳門的人。當局逮捕這個小賭王的目的是要摧毀江派人馬的經濟基礎。袁紅冰認為,抓周焯華涉及中共高層權鬥。

袁紅冰說,周焯華是曾慶紅安排的專門執行中共統戰任務的一個人,所以他才有過廣東省政協委員這樣的頭銜。政協是中共統戰部直接領導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曾經分管港澳事務,在港澳勢力深厚。中共推行「一帶一路」重要的方式之一就是開展博彩業,對東南亞各國的黨政軍各階層進行滲透。澳門本身就是中共利用博彩業來統戰東南亞的基地。台灣很多的投共人士最初都是到澳門賭博被中共搞定的。

曾和中共安全部關係密切的流亡富商郭文貴也有類似的描述。他說,周焯華最早是安全部前副部長馬建培養的,在澳門搞洗錢、黑幫、情報都是他們的大計劃。周還負責打前哨,收編馬六甲海峽和湄公河兩岸的黑幫,控制這些地方的貴重資源及武器、人口、毒品等的走私。

周焯華落網後,中國大陸媒體《南方週末》還曾刊文質疑周焯華利用「愛國」電影洗錢。文章稱,大陸娛樂巨頭北京博納影業集團與周焯華牽扯頗深。博納花13億人民幣製作的中共宣傳大片《長津湖》有周焯華的投資。博納也是《湄公河在行動》等多部周焯華投資影片的合作方。博納的發展和權傾中港兩地娛樂業的曾慶紅胞弟曾慶淮關係密切。周焯華的影業投資有著諸多幫權貴轉移資產的洗錢嫌疑。

在中共的威權之下,被打倒的人向來只有服輸認罪的,從沒有能讓政府認錯的。周焯華的公開信能在中共嚴厲的輿論監督下公開流出,就很反常。其本身就是習當局在中共內鬥中要打擊的對象,想要通過給習的公開信讓習當局承認冤判,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周焯華的公開信無形中已經成了習的政敵利用來打習的工具,而他孤注一擲的翻盤舉動,無疑也是把自己都押上了賭桌。

——《人物真相》製作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