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關將至經濟低迷 中國罷工躺平現象頻發

【大紀元2024年01月23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寧芯採訪報導)中國新年將至,中國各地的罷工追薪、年輕人躺平等等社會現象層出不窮,凸顯中國經濟低迷以及中國人生活緊張的現狀。

河南一服裝大企工人罷工要求漲工資

1月19日,河南商丘市寧陵縣東隆商丘服裝有限公司的職離工人周華(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證實,1月16日該公司的工人就在罷工了,要求提高工資。她還說,該公司工人罷工是常態。

罷工工人在社交媒體上發帖說:「商丘寧陵東隆上27天才發1100元工資,吸血鬼廠。」「寧陵東隆服飾,又罷工了,一年搞個兩三次,過完年建廠一周年,關門大吉。」

周華透露,該公司工資確實低,每天早上領導在廣播裡罵人,說「死人不累,躺著不累……」

周華今年春天因懷孕離職,她表示,當時意外懷孕,有流產徵兆,醫生讓她在家安靜休養,她拿著醫院開出的證明向公司請假遭拒,公司方面讓她再幹一個月,還要求她開具另外的證明,幾經折騰,孩子流產了。

「家裡有事情請假也不批,進廠時說的一個月四天假也沒有了,上班時間早上八點改到七點半,下班時間五點半改到六點。」周華還透露,「沒有其它任何待遇,天天大餅畫得大,讓我們一天出多少件活,說每人獎勵一百元,我們就拚命幹,幹到了又找各種理由不給獎勵。」

周華當時每個月工資能有2000元左右,沒想到工資會越來越低。

資料顯示,該公司隸屬於東隆集團旗下的第15家分廠,是寧陵縣2022年重點招商引資項目,也是東隆集團整體戰略布局中的一個重要生產基地。公司位於寧陵縣城區東南金山路66號,總投資10億元,占地186畝,廠房面積達50,000平方米,他們的生產線目前是中國國內最先進的,年產700萬件羽絨服,在全國4000多家同類企業中,綜合實力名列前三,被稱為「行業風向標」。

廣東上市公司訂單減少 員工抗議低工資、放長假

1月16日,位於廣東東莞市長安鎮的東莞捷榮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中國)門前聚集百餘名員工,他們打橫幅抗議公司拉低工資、放長假。

1月16日,東莞捷榮技術公司門前聚集百餘名員工,他們打橫幅抗議公司拉低工資、放長假。(視頻截圖)

1月15日,該公司發出通告稱,因人力調整,從1月16日起,針對全體員工實施分批輪流放假,期限為6個月,放假期間第一個月按正常工作時間支付工資,第二個月起,只按當地最低底薪標準的80%支付生活費。

該公司員工趙強(化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此次放假是2024年首次,所有部門都有十餘人被列入放假人員名單中,一共有一百三十餘人,都是管理與技術人員。他慶幸此次自己沒有被列入名單中。

他表示,目前放假員工正與公司協商,但是還沒有任何結果。

「他們放假回來後會被辭退,放長假是拉低平均工資,鑽法律空子。按照現在的趨勢發展下去,會走這種套路,因為捷榮已經發展不起來,我也擔心我有同樣的下場。」趙強說。

趙強還透露,「去年公司已經裁員好幾批人,每一批大概有三四十人,但是今年是第一批放長假,公司應該是在利用此手段變相裁員,至少可以不給失業保險。」

趙強還說,自己的工資從之前的六七千元減少至四千元。出現這種狀況,最根本的原因是外企撤離中國,向越南、印度轉移,導致手機殼生產訂單大幅度減少,去年的訂單比2022年減少一半。

東莞捷榮技術公司成立於2007年9月,並於2017年3月21日上市(股票代碼002855)。公司提供手機、平板電腦、可穿戴式產品、醫療設備零部件等模具開發及精密結構件產品。

1月19日,中共商務部發布數據稱,2023年中國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53,766家,實際使用外資金額人民幣11,339.1億元(約合1,587.5億美元),年減8.0%。而根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的數據,在2023年的前11個月,外資僅僅從中國股巿和債巿撤走的資金就高達781億美元。

外資大規模撤離中國,在廣東打工10年的趙強有深切的感受,他說:「對現在(中國)的經濟形勢不樂觀,所有的行業都在衰退。」

他表示,如果他失業,這是他在廣東最後工作的公司,失業後他會選擇回老家廣西,因為那裡生活水平低,壓力小一些,孩子可以上學,他覺得現在的生活太緊張。

年關前 中國各地追薪事件持續不斷

2023年,中國出現房地產崩盤、大量外資撤離、企業倒閉潮等等問題,中國經濟萎靡不振,危機重重。作為最底層的普通百姓最容易受到衝擊,近期大量的追薪等事件接連不斷。

對於網絡上關於廣東永奧經銷商集團倒閉的傳聞,1月18日,中國媒體報導,永奧投資關聯的AITO授權用戶中心——東莞寮步汽車城已人去樓空,多名維權車主在外面徘徊。1月19日,該集團公開承認面臨經營困境。

據悉,永奧集團作為中國百強經銷商擁有八十多家4S店,旗下經營出售的高端品牌有奔馳、奧迪(Audi)、沃爾沃(Volvo,台譯富豪),也有中低端品牌如領克吉利等商用車。門店倒閉的原因是資金鏈斷裂。目前門店車庫和展廳內的車輛都被連夜拖走,員工工資還未發放,有些車主交了定金沒有拿到車,有些車主提了車卻沒有合格證上牌,供應商的款項也未結付。

1月17日,廣東廣州的鴻天國際酒店用品採購中心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人們多次追討無果無奈聚集在公司門外追薪。

1月16日,因為青海西寧市盛錦華庭二期建設項目拖欠工人工資長達三年之久,所以工人在售樓部門外拉橫幅追薪。

貴州年輕男子「躺平

吳勇(化名)今年24歲,貴州人。他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不停地嘆氣,對於自己的現狀感到無奈:「年初這段時間,我一直有一種重開(自盡)的想法,自我了結,重新來過,不想每天強顏歡笑。」

他出生在貴州銅仁市的小鄉鎮,父母小學都沒有畢業,一直在廣東打工維持生計,家境貧窮。他告訴記者,他的父母一輩子打工,或許是將希望寄託在他身上,因此從小父親對他非常嚴厲。

吳勇表示,他是一名留守兒童,與父母只能通過視頻見面。讀小學時,有一次他高高興興地接父親的電話,還是因為學習問題被父親大聲訓斥,讓他產生了一種恐懼心理,也因此,他一直與父母關係不和,到高二的時候,叛逆的他自主決定輟學。

輟學的決定讓他現在有些後悔,但是他現在選擇了另一種生活方式——躺平。

吳勇2017年曾與親戚去江西一家編織袋廠打工,每天工作12小時,白天、晚上倒班,工作環境非常惡劣。他說,「哪怕停工幾天,人不在裡面,機器不動,你進去車間裡面,用肉眼還是可以看到高密度的塑料粉塵在飄著。鐵皮車間,太陽直晒,在裡面真的喘不過氣,每年都熱死幾個打雜的老頭。」

在這樣的高強度的惡劣打工環境下,他每月也只能掙六七千元,他堅持到2021年就辭職回了老家。

回老家以後正值疫情期間,吳勇一直待在家裡也就沒有出來。「也想過去電子廠,但是一躺了就不想動了,就這麼頹廢。」他說,發現自己很無力,結果就是躺平。

類似他這種的情況,在中國的網絡上隨處可見,以致於「躺平」成了中國網絡流行語。

吳勇也看到現在經濟環境的低迷,他說:「前天晚上我去超市買東西,超市貨架都空了,老闆說,這經濟不景氣,不進貨了。賣不動,他還進貨來幹嘛?」

他現在靠著自己的積蓄來維持生活,已經捉襟見肘了,但是找工作前景並不很樂觀,要求要放低才可以找到。「什麼時候真不行了,隨便找個活幹就完事了,解決溫飽問題。」吳勇說。

學者:2024年老百姓的日子會越來越苦

中國的失業率一直以來是中共刻意隱瞞的數據,去年中共採用分開年齡段統計的方法,中共國家統計局發布的16至24歲勞動力失業率不再將在校生視為失業人口;並且將25至59歲勞動力調查失業率分為不包括在校學生的25至29歲勞動力失業率、30至59歲勞動力失業率統計和發布,同時去年7月起中共暫停公布四個月的數據,發布的12月份失業率為14.9%。

但是,北京大學經濟學副教授張丹丹去年在財新網上發表的文章《可能被低估的青年失業率》計算,僅去年3月份,中國青年失業率最大值已達46.5%,遠高於當局公布的19.7%。

旅美經濟學家李恆青對此表示,失業率的問題應該問中國的年輕人,他們最有發言權,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字卻不將他們包括在內,說明統計已經淪為造假的工具,蒙蔽老百姓,中共可能獲得了一個即時、短期的所謂穩定,但是從長遠來看,實際上是中共一個更大的危險。

李恆青認為,對於GDP最有貢獻的所謂出口、消費、投資三駕馬車已經在2023年進入停滯不前的狀態,但是中共一直在唱響中國經濟,無非是在忽悠中國老百姓,繼續割「韭菜」。

他表示,中國2024年經濟會更加低迷,2024年房地產崩盤的速度會更快,更多的房地產債務到2024年要還本付息,尤其是大量的境外債務,很快就會爆雷,速度越來越快,規模越來越大。因此,2024年老百姓的日子會越來越苦。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