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山東特大凶殺案」與社會風險矛盾隱患

【2024年02月16日訊】2月10日中國大年初一,一起發生在山東省日照市莒縣的特大凶殺案震驚了網絡。

據看中國網站報導,網傳死亡人數從14人、18人、21人,目前最新版本稱傷亡已達40多人。從一名被開除的特警到剛剛出獄的青年,從1人作案到4、5人作案,各種版本都在流傳。從中共快速封鎖消息掩蓋真相來看,這起事件不是個小事件。

慘案後的第2天,即大年初二,網傳中共日照市委政法委員會發布了《關於建立社會矛盾風險隱患日報告制度的緊急通知》。

通知稱,重點排查可能誘發個人極端案件事件的風險隱患,現增加排查房地產、醫患、勞資、涉婚姻鄰裡糾紛人員、性格偏執人員、涉訪人員、投資失敗、工作失業、生活失意、情感失意、關係失和、心態失衡、精神失常、年少失管人員、有暴力傾向揚言報復社會人員、可能引發暴力衝突人員等16類人員,要進行全面拉網式、起底式排查,全口徑上報,杜絕漏報、瞞報、選擇性上報。

官方為何稱要排查社會矛盾風險隱患?因為社會矛盾風險隱患是導致個人極端案件事件的直接原因,通過排查摸清社會風險隱患的實際情況,有助於預防這類案件事件的發生。

個人極端案件事件與社會矛盾風險隱患並非中國特有,在不同的國家和不同的社會制度下都存在。但像中國今天這樣社會矛盾風險隱患叢生,個人極端案件事件頻發的國家可謂極其罕見。中共試圖通過加大社會風險隱患的排查力度,預防和杜絕極端案件事件的發生,不能說沒有一點作用,但這充其量只是一種治標不治本的辦法,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中共治下為何社會矛盾風險隱患叢生,個人極端案件事件頻發?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其中也包括當事人的個人原因,但最重要的還得歸咎於中共一黨專政的極權體制。

在這種體制下,一方面,中共的政治高壓和經濟榨取,使的官民矛盾越來越尖銳;另一方面,中共對傳統文化的摧毀,導致道德淪喪世風日下,整個社會充滿了戾氣,社會互害與底層踐踏也愈演愈烈。其結果,勢必導致各種社會矛盾風險隱患「野蠻生長」,它們就像火星和地雷,隨時都可能觸發個人極端案件事件的上演。

從日照市《關於建立社會矛盾風險隱患日報告制度的緊急通知》的內容來看,不包括之前要求排查的涉及社會矛盾風險隱患的人員,僅僅「現增加」的人員就多達16類,此其一。其二,官方要求的排查不是一般的排查,而是「全面拉網式、起底式排查」,排查的力度在明顯加大;其三,不僅排查力度明顯加大,而且要求「日報」。可見當下存在的社會矛盾風險隱患之多,官方對由此可能觸發的個人極端案件事件是多麼恐懼。這絕不只是日照一地的偶然現象,而是全中國的普遍狀況。

長期以來,在穩定壓倒一切的邏輯之下,中共對社會矛盾風險隱患不可謂不重視,花的人力物力不可謂不大,但隱患少了嗎?沒少。不但沒少,而且有增無減。個人極端案件事件頻發的趨勢改變了嗎?沒改變。不但沒改變,而且越來越嚴重。

有道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推倒中共的一黨專政,不建立民主憲政,不與普世價值接軌,一句話,不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花再大的力氣排查社會矛盾風險隱患,也只是杯水車薪。在不久的將來,類似「山東特大凶殺案」這樣的個人極端案件事件只會越來越多。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