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觀察】秦剛謎團未解 中共立法防內鬼?

【2024年02月28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秦鵬觀察》。今天是美東時間2月27日,京港台時間2月28日。

今天焦點:秦剛和李尚福終於有下落了,但官方的處置方式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習近平親自核定《保密法》,更顯示秦剛、上海安洵事件,真的把他嚇壞了。

貴州省官方半夜雞叫,回應女企業家被抓一事。一個小小的六盤水市,居然負債超過了1500億。前市委書記李再勇在中紀委露面,一席話透露了黨國不可告人的核心祕密。

首先,還是請大家在評論區,關注我的YouTube新頻道及乾淨世界頻道,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謝謝!

謎團未解 秦剛還活著?

中共前外長秦剛,到底是死是活?傅曉田和兒子,下落在哪兒?這些謎團,讓全世界吃了很長時間的大瓜,現在看起來似乎終於水落石出了。

2月27日,新華社發布了中共第14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的公告,稱天津市人大常委會決定接受秦剛辭去第14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因此,依照有關規定,終止了秦剛在內的11名人大代表的資格。

這個「辭去」一詞用的挺妙,間接回應了外界的各種傳言,包括美國媒體稱秦剛因涉嫌向西方洩漏軍事機密,已經死亡。

不過,我對此還是表示懷疑。我並不是說之前的傳聞就一定是遙遙領先的預言,因為中共一貫黑箱作業,有時候外界傳言也會出錯。比如,著名709律師王全璋就曾被傳死亡,結果2018年,在神祕失蹤三年之後,他被透露還活著,2020年,他真的回家和妻兒團圓了。

我的懷疑是,中共現在輕描淡寫的說,秦剛向天津市人大常委會請求辭去代表資格,反而透露出一種詭異。因為,如果說他可以辭職,而不是被罷免,那麼他現在沒事兒,中共幹嘛不讓他本人出來走兩圈、遛一遛?

而且,如果秦剛真的在政治上沒事兒,為什麼之前面對外國記者幾十次追問,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一直笑的那麼詭異,甚至幸災樂禍?為什麼中共外交部一度緊張兮兮的要刪去他的相關網頁?

如果說他沒事兒,中共會允許一個有婦之夫亂搞女人,繼續給偉光正抹黑呢?雖然中共男盜女娼,但是它一向喜歡裝作「偉光正」的。

所以,我還是認為,當局這種方式闢謠,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並不能證明秦剛還活著。雖然他們可以繼續演下去,反正現在AI也發達,對吧?可以出個照片或視頻,說他被處分,然後在某個時間再因病去世。這樣,可以讓黨不再那麼難堪。

而且,最近有一個重要消息,顯示外界傳言的秦剛涉及間諜事件,並非空穴來風。那就是,2月27日,中共14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8次會議閉幕,會議表決通過新修訂的保守國家祕密法,習近平簽署主席令予以公布,將於5月份實施。

​​​​習近平立法防內鬼

對這部新法,很多人注意到,增加了對脫密期間禁止出境的規定,還要求加強保密教育,等等。但是,我發現,裡面還有更重要的信息:最近一年多的秦剛和火箭軍等事件,已經嚇壞了習近平。

我比較了一下2010年胡錦濤時期簽署的老版本和習近平剛簽署的新版本,發現主要有這樣幾個區別:

首先,最大的區別,是過去只是強調國家機密受法律保護,還顯得黨國像一個正常國家,但現在不裝了,增加了第三條「堅持中國共產黨對保守國家祕密工作的領導」、「中央保密工作領導機構領導全國保密工作」,看起來,習近平又多了一個小組長頭銜,要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保密工作。

而且,還多了一條「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遵循黨管保密。這句話翻譯成人話,是指習近平現在特別強調的國家安全新理念,把政治安全放在國家安全的第一位,最根本的就是維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執政地位、維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也就是說,黨的利益凌駕於國家之上,習近平和習家軍的統治利益凌駕於黨的利益之上。

這顯示出,當局現在很害怕國際上對中共的圍剿,以及中國內部和民間日益強烈的對習近平本人和他的小集團的不滿。中共現在是危機四伏。

更詭異的是原來的第十一條、現在的第十五條,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原來是「國家祕密及其密級的具體範圍,由國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門分別會同外交、公安、國家安全和其他中央有關機關規定。」現在變成了「由國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門單獨或者會同有關中央國家機關規定。」外交、公安和國家安全部門,這幾個神祕的消失了,很顯然,外交等部門不再被習近平信任,過去它們基本上是自行與保密管理部門商定保密範圍,現在改由習近平直接管理。外交部權力被降級!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對於官員等退休後可以到外國生活等機會,新法也在收窄,增加了「脫密期結束後,應當遵守國家保密規定,對知悉的國家祕密繼續履行保密義務。涉密人員嚴重違反離崗離職及脫密期國家保密規定的,機關、單位應當及時報告同級保密行政管理部門,由保密行政管理部門會同有關部門依法採取處置措施。」

新版本還增加了第五十二條,「保密行政管理部門在保密檢查和案件調查處理中,可以依法查閱有關材料、詢問人員、記錄情況,先行登記保存有關設施、設備、文件資料等;必要時,可以進行保密技術檢測。」這部分又透露出,現在這個保密部門,有點欽差大臣的味道,有了調查權力,這和新增的第五十一條「應當及時調查處理或者組織、督促有關機關、單位調查處理」的權力相對應,而過去,與之對應的第四十四條只有「發現涉嫌洩露國家祕密的,應當督促、指導有關機關、單位進行調查處理。」之前很明顯,只是一個比較附屬的機構。

新版本還增加了第六十條 「取得保密資質的企業事業單位違反國家保密規定的,由保密行政管理部門責令限期整改,給予警告或者通報批評;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暫停涉密業務、降低資質等級;情節特別嚴重的,吊銷保密資質。」

這讓人想起最近曝光的上海安洵公司洩密事件,該公司和中共公安部等合作,攻擊了多國政府,曝光的資料提供的一手信息,讓中共很難堪。

對軍隊保密,新保密法指出「由中央軍事委員會根據本法制定」。

很顯然,中共想亡羊補牢,試圖防止秦剛、火箭軍等事件再次出現,但是現在全球圍剿中共日益加劇,中共黨內和民間對習當局也日益不滿,這個算盤打得嚮嗎?我深深的懷疑。

貴州省半夜雞叫 疑點重重 黨書記一語破真機

貴州女企業家馬藝珈伊討債被抓的事情,也有進展了。2月27日,當地官方凌晨發布通報,指責「報導不實」,並稱馬藝珈伊負責的10個工程項目,「共計金額約1.63億元,目前已支付1.46億元,支付比例89.82%」。

通報還稱,馬藝珈伊被抓的原因不是討債,而是她爲了討債「僱人安裝GPS定位追蹤器跟蹤他人,非法獲取公民個人資訊,更編造虛假訊息、僱人在網上惡意炒作」,「行為涉嫌侵害民眾個人資訊罪及尋釁滋事罪」

中共央媒跟進,裝作理中客:還需官方公佈更多細節。

不過,這樣闢謠讓網民大嘩,因為,六盤水市水城區,自己就是當事方,涉嫌欠債不還、非法抓債主、十幾名律師以及律師助理。兩相對比,你說我們相信誰?當然是相信律師和債主,因為不可能有那麼多律師明知違法還去自投羅網。

另外,這個事件還透著詭異,前一天《中國經營報》的新聞出來後,全網流量高達數億,但除了南都等個別媒體轉評之外,官方媒體幾乎沒有一家轉評。而水城區通報一出來,那些中共央媒卻不做任何調查核實,就紛紛轉載甚至置頂。

當局想掩蓋什麼呢?

中國經營報原報導的作者、記者郝成,目前微博處於被禁言狀態。他在微信朋友圈反駁貴州當局,說他之前在調查的時候,多次發短信、打電話,追著六盤水官員們尋求回應,但都沒人回覆。

郝成還公佈了兩份官方文件,上面清楚的表明,當地國企欠女企業家的款至少有9348萬元。而此次官方卻回應說,債務「支付比例89.82%」。

那麼,貴州當局為何要撒謊,諸多黨媒為何要明顯的偏袒呢?答案呢,藏在中紀委之前發布的一個被抓貪官的視頻裡。我們來看一眼:

這是中共央視1月7日推出的年度反腐大片《持續發力縱深推進》第二集,披露了原貴州常務副省長李再勇主政六盤水市的3年多裡,盲目舉債搞旅遊項目,使得六盤水政府債台高築,當地新增債務1500億餘元人民幣。

李再勇懺悔說,這麼多錢,他就沒打算還,反正過幾年一拍屁股走人 。

而六盤水市,不僅是貴州省的一個小小縮影,更是中共全國各地政府負債的一個縮影。去年4月,我做過一期節目,披露當時震驚全國的一個新聞:貴州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發了一篇文章《化債工作推進異常艱難,靠自身能力已無化債方法》,逼宮中南海。這是第一次有省級政府公開宣稱他們的債務已經爆雷,要求中央政府給予解決。

整個貴州欠多少錢呢?根據貴州省財政廳文件,截至2022年底,全省債務餘額超過12,470億元,而我們知道,地方政府還有隱性債務,大多是城投公司負債,保守估計這部分也有上萬億元。而貴州一年的財政收入,近年不足每年2000億,支出卻高達5500億元以上。雪球只能越滾越大,永遠還不起了!

而全中國的地方政府債務,保守估計,已高達90多萬億。拿什麼還?

2018年,中共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在「2018中國企業信用發展論壇」演講中說,當時地方債40萬億,但地方政府沒有一個想還的!

也就是說,李再勇不是一個,而是遍佈全中國,所有官員想借錢發展、撈政績、撈錢,至於還錢,想都不想!

所以,我們就不難理解現在中共黨媒和貴州六水區政府的作法了,現在中國全國的地方債已經是天文數字,如果這次2.2億全部償還給女企業家,那麼其他被欠債的企業家,中共怎麼應對?它們既沒有錢,也根本不想還。

所以,我認為接下去事情可能會更糟糕。很多官員會感謝六盤水市政府啟發了他們,他們也可能會效仿!還錢沒有,要錢抓人。

也許有朋友會覺得我高估了當局的可怕,不過,也許我們真正低估的是,恰恰是中共官員們的無恥和邪惡。你怎麼看呢?

好了,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請喜歡我節目的朋友,在評論區訂閱我的新頻道。2024,讓我們一起見證大時代!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ix7du7PHahnSJm8dctzDA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CN/channel/1eiqjdnq7go7cVXgAJjJp39H61270c

《秦鵬觀察》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