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軍人國會論壇 洛縣8眾院候選人關注

【2024年02月29日訊】(記者李梅洛杉磯報導)退伍軍人附屬委員會(Veterans Affiliated Council)2月23日舉辦了兩場國會論壇(Congressional Forum),19位國會眾議院候選人參加了旨在關注退伍軍人心理健康、住房、福利、過渡/重返社會以及家庭和社區服務問題的討論會。

在洛杉磯鮑勃·霍普愛國大廳(Bob Hope Patriotic Hall)進行的會議,由軍隊和退伍軍人事務部主任詹姆斯·齊納(Jim Zenner)主持。八位候選人參加了第一場討論,第30區和31區的11位候選人參加了第二場討論。以下是第一場幾位候選人的意見。

服務不足問題

齊納說,2020年人口普查顯示,洛杉磯縣約有23.2萬名退伍軍人,其中18,890人為女性。54%以上的退伍軍人年齡超過65歲,只有不到20%的人接受與福利相關的或其它服務。

幾位與會者認為這與政府機構、法律以及官員辦事不力有關。「必須首先關注美國公民,才能照顧其他人」,第35區候選人、陸軍老兵邁克·卡吉爾(Mike Cargile)認為,退伍軍人由於創傷後應激障礙面臨很多問題,甚至有自殺傾向,「需獲得幫助以重新融入社會、建立家庭並能自力更生。」

第37區候選人、海軍老兵與項目管理專家巴爾塔扎·費德里科(Baltazar Federico)表示:「應該讓退伍軍人管理局的官員負起責任,人們需要知道他們工作時都做了什麼。」

第26區候選人邁克爾·科斯洛(Michael Koslow)擁有33年的軍隊、現役預備隊和加州國民警衛隊的經驗,他認為政府辦事無法簡捷,「我們呼籲加強私有化,並希望國會批准額外費用,讓退伍軍人有更多獲得護理機會」。

第34區候選人、陸軍老兵與硅谷風險投資家和企業家大衛·費雷爾(David Ferrell)反對私有化,他認為應該從軍隊過渡時就開始申請福利,「將退伍軍人管理局和國防部聯繫起來,成立特別工作組來處理等候服務的人」。

創傷性壓力和心理健康

和諧的家庭是人們的避風港灣,卡吉爾是家裡第三代軍人,他認為過去的軍人沒這麼多焦慮和心理健康問題,是因為有穩固的家庭。他說:「美國社會針對家庭的戰爭正在摧毀軍隊。當軍人們回家時,沒有家人、妻子或女朋友迎接,沒有合適的工作;這會摧毀一些人的情感和心理承受能力。」

第44區候選人羅杰·格羅(Roger Groh)說,美國一半的家庭是單親家庭,如果你是單親父母,這意味著你需要整天上班以賺取足夠的錢來支付食物、日常費用和培養孩子需要的一切。

社會整體的同情和關注能減少退伍軍人們的恥辱感,第32區候選人克里斯托弗·阿朱(Christopher Ahuja)談到祖父患有嚴重的創傷後應激障礙,幾乎每10分鐘就會醒一次,「每個人的成長方式不同,經歷也不同;無論是經歷了沙漠風暴還是越戰,(他們的)恢復不會是一種模式」。

「美國的醫療保健改革應從退伍軍人開始」,共和黨、民主黨或獨立人士都一樣,阿朱認為,「軍人們跨越世界各地捍衛我們的民主,保證我們的安全,他們應獲得應有的服務。」

卡吉爾說,一位戰友曾身中六槍,仍熱愛生活,「他成為大型製藥公司的受害者,他被換了止痛藥,以致於想要吞下氧氣瓶。這是我們需要關注的」。卡吉爾建議軍人退役後仍能在三年內享有同等的醫療保險。

在科斯洛30年的軍旅生涯中,無數次見到人們遭受創傷和壓力,他說:「我們需要一個可行的計劃,而退伍軍人管理局無法單獨承擔重任,一個途徑是通過私有化以充分獲得專業人士的支持。」

費德里科認為,需要經費監督和檢查退役軍人是否出現藥物濫用、酗酒以及吸毒狀況。長期關注社會工作的活動家約翰·帕克(John Parker)表示:「我們需要足夠的錢和服務,以讓處於痛苦中的人們有地方可去和獲得幫助。」

職業培訓和就業

人們應該利用部隊的教育機會完成學業和培養技能,卡吉爾說,當你離開軍隊時,「你會帶著技能、心態並且遵守紀律,而這樣的事不會出現在民事部門」。

格羅認為,應僱用更多人力資源人員,按比例將退役軍人安排到合適位置工作。

立法也很重要,科斯洛說,國會議員邁克·加西亞(Mike Garcia,27區)已成功提出立法,允許軍人配偶將證書和執照用於其它州,「我們也可以在退役軍人中這樣做,讓他們以同樣的能力過渡到企業界」,並且以最簡單的方式實現自己的目標,包括獲得住房援助。

費雷爾建議,應以平民世界獲得學位的相同方式授予軍事認證證書;同時增加退伍軍人的教育和培訓資金,簡化獲得福利的流程。◇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