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官方與民意兩重天 中共政權如危樓

【大紀元2024年03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中共高層執意返回已被歷史證明錯誤的舊時代,製造出越來越多內部和外部的「敵人」,讓現高層看起來更像一個孤立的政治小集團,民間對此的反應是躺平、跑路、失去信心,背後都在罵中共黨魁,中共政權如同危樓,處於隨時倒塌的境地。

民間情緒完全與官方宣傳相反

「民間的看法跟官方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東西,差太遠了,現在基本上官方媒體都會把評論區關掉,就說明官方的東西跟民間的東西,完全是相反的。」大陸吳律師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現在只能靠官方媒體、加上小粉紅水軍,試圖扭曲民間輿論或民意。

最近以來,隨著大陸經濟下滑,儘管中共繼續美化各種經濟數據,唱起經濟光明論,但民間情緒開始出現激烈反彈,對政府的信任度降到最低點。

「周圍就沒有一個親戚朋友、同學還對政府有信心的,都是能過一天就過一天的心態」,有海外華人在回國見聞中說。

還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各類飯局中,有一個口頭禪是誰都會說的,就是每當說到可笑可氣的人或事時,都會提到「那頭豬也是這樣子」,「都是那頭豬幹的」,然後引發哄堂大笑,因為誰都知道是在說黨魁。

吳律師認同這種說法,「我們這個年紀很多朋友在體制內,他們都非常不認同習的這一套,覺得他是往倒退方向走,表面上也不敢這麼說,但是私下吃飯、私人場合都是在罵。」

圖為2021年12月,恆大在武漢一處尚未完工的樓盤。 (Andrea Verdell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習在新冠疫情前後,和他剛剛主政的時候,整個民意差別很大」,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榮譽教授丁樹范告訴大紀元,一開始習在反貪腐時,還有一些支持度。可是到了他第二任末期以後,特別是疫情以後,整個中國經濟開始出現嚴重停滯,社會上抱怨聲音的確是非常多。

「他自身就是造成社會不安定的因素」,走線來美的鄭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習上台以後,做什麼事情都失敗,沒有一件成功的事情。以前雖說國際關係不是說特別好,但還算穩定,但他處處為敵,導致國際關係非常糟糕。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榮譽教授丁樹范(丁樹范提供)

「國內經濟出現了很多問題,房市、企業難以為繼,失業人口大量增加,像很多企業只能是節流、降薪。在中國很多人是有房貸的,一旦失去工作以後,那怎麼去還房貸?如果還不了房貸,房子就不是他的,而在很多中國人的心裡,房子是他們的精神支柱。」他說。

丁樹范表示,特別是從2013年開始,習提了很多想法,一帶一路,或東海航空識別區,還有太平洋夠大可以容納美中兩國,川普時期貿易戰,還有很多人權問題都處理得很糟糕。

不代表中國社會的政治小集團

吳律師認為,黨魁第二任期之後,實際上是要犧牲經濟的發展,成全政權的穩固,包括對社會的控制,政治上的壓制,現在更不再顧忌,完全要把經濟完全犧牲掉,也要穩固政權,政治第一。

秦晉博士。(Adam Chiang/大紀元)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澳洲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秦晉告訴大紀元,「習正全面回到毛時代,文革2.0版本正在上演,當然不是簡單地重複半個世紀前毛文革,習文革有其特色」 。

「目前當局所作所為,就是蠢豬衝入瓷器店的治國方式,反正是橫豎都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不把瓷器店裡的器物徹底砸碎不算完。」他說。

為了做到這一點,習在2020年底統籌謀劃二十屆「兩委」人事時,強調「選人用人,第一位的是政治標準」,要「敢於鬥爭、善於鬥爭」,能夠駕馭複雜局面。最典型的例子是所謂「之江新軍」蔡奇的「三級跳」,蔡奇從十八大時的「雙非」,憑空躍升為十九大的政治局委員,完全違背中共過去幾十年幹部選拔程序。

有分析認為,北京已經赫然浮現出一個「新四人幫」的結構,除核心人物外,其餘幾人當時皆名不見經傳、出身和學歷平平,政績和才幹也遠遠不夠標準,但在今天皆列中共二十大政治局常委之尊,一個黨內暗藏、無人敢置喙的小團伙至此大白於天下。

「(習及親信)肯定是極少數,但是他們占據要害位置。」秦晉說。

「習肯定不代表中國社會的主流。」吳律師說,「中共本來就不代表中國社會的主流。」

「就中央常委或政治局一部分人,它現在實際上已經成為一個很小的集團了,就像當年毛澤東最後時候的文革小組,這個核心集團只有控制了軍隊,才能獲得了一定的穩定性。」旅美獨立學者吳祚來對大紀元表示。

圖為中南海的中共安全人員。(Jim Bourg/POOL/AFP)

丁樹范認為,習近平決策圈跟過去很不一樣,非常非常小,這個問題在前幾年就已經被注意到。「他信任的人非常少,對大部分人不信任,就只能變成一種偏聽的狀況。」

「目前不管是蔡奇或李強等等,基本上都是他當年的下屬,他們的升遷要完全依賴習,很難對習提出不同的說法,只是當一個忠實的政策執行者。」

丁樹范分析說,現在跟鄧小平文革結束以後的狀況不一樣,文革後期鄧小平這樣的人出來收拾殘局,陳雲、葉劍英這些人都還在。

「可是今天習把團派或是什麼派的通通打倒,就變成即使大家不同意他的想法,沒有一種聲音可以進行競爭。 現在基本上是沒有頭了,只剩習一個人。」

吳律師認為,習最終肯定是走不通這條路的,道理很簡單,中國已經經歷了三四十年的改革開放,市場經濟還在民間還是有一些基礎,你要走回朝鮮或者說走回70年代,這種路肯定走不成。

中共政權如危樓 隨時都會倒塌

法新社前中央編輯部主任皮埃爾·安托萬·唐內 (Pierre-Antoine Donnet)近日接觸、採訪到一位熟悉中國內部情況的人士,並在法媒上刊文,認為現在的(共產)中國彷彿是一個「隨時會爆炸的高壓鍋」。

文章說,黨魁獨自行使權力就導致他犯下錯誤,其中一些是嚴重的,以至於引起民眾的懷疑。每個人都感到害怕,不再被信任。

文章指出,每個人都還在抱怨, 但現在大家都沉默了。從副部長到各級高級領導的子女,要麼已經離開中國,要么正準備離開中國。 許多高管的子女,即「紅二代家族的王子」,已經失去了信心。 在中國,那些擁有大量資金的人不再將其存入銀行,因為他們對銀行也失去了信心。

文章還說,現在籠罩在大家心頭的主要是感到恐懼。 「許多黨內高級官員感到自己一無是處,以至於把時間花在打牌上。 這隱藏了理事機構中普遍存在的一種感覺:沒有什麼可做的了。

吳律師表示,要看習本人壽命怎麼樣,當然就算他在世,也不一定能夠完全控制得住,因為中國經濟各種社會的變化時間久了,整個社會不滿已經到這個程度,必然會爆發一些東西,只是時間的問題。

 

3月25日,北京中南海附近發生火災,濃煙滚滚。(網絡圖片)

鄭先生表示,現在中國的確有點像隨時會爆炸的高壓鍋,「我覺得現在是推翻這個獨裁政權的最好時機,舊金山峰會前我看到的標語是『歡迎加速師、中共倒台就靠你』,真的很貼切。他接下來說不定會做什麼事情,這幾年內外交困,只需要一個導火索而已。」

秦晉表示,中共政權已經是一棟高危大廈,隨時都會倒塌。「我認為主要依靠外力的作用來使得中共倒台。這個外力是存在的,但是外力沒有主觀意識和願望。內力則看是否機緣巧合,如天災人禍,經濟滑坡,引發社會動盪,再轉變成政治動盪。」

「毛壽終正寢,習不會有毛的結果,他一定比毛要慘得多,不會有善終。」他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