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西裝鯊魚沈南鵬

【2024年03月24日訊】在中國商圈內外,阿里巴巴馬雲的名字幾乎無人不知,他是鎂光燈下無數人仰視的互聯網公司成功企業家的代表。然而一名逃到美國的富商曾爆料說:紅杉資本的沈南鵬才是中國互聯網界的真正老大,馬雲跟他比不算啥,沈南鵬在美國代表著中共政府……有些說法雖然無從證實,但紅杉資本沈南鵬卻從此在圈外世界名聲大噪。彷彿就是從那時起,沈南鵬在中國媒體露臉的次數越來越多。

中國大陸媒體報導稱,沈南鵬「買下了半個中國的互聯網」。中國互聯網巨頭公司騰訊的創始人馬化騰曾稱,沈南鵬是中國風投界最成功的投資人。

沈南鵬自2012年上榜美國《福布斯》評出的「全球最佳創投人」以來,成為排名最高的華人投資家。2018年至2021年,沈南鵬在《福布斯》創投人榜單中蟬聯4年第一。

在《財富》聯合評選的「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位投資人」中,沈南鵬從2017年後連續7年排第一。

沈南鵬和紅杉中國基金也成為近年來投出IPO(公司上市)數量最多的頭部機構之一。2022年9月,中國證券統計顯示,紅杉中國旗下資本投資項目數量達九百多家。

沈南鵬投資精準,因此成了中國市場的「投資指南」,一舉一動都備受市場關注。

但2024年2月28日,中國互聯網上驚傳一條消息:紅杉中國創始人「潤」了,沈南鵬已獲得新加坡永久居留權,在新加坡開設了辦公室,一些公司也跟著他轉移到新加坡了。

2022年底中國大陸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封控解除後,有很多富豪用腳投票離開了中國,但身為中共人大代表的紅色投資人沈南鵬也移民了,這對低迷的中國市場實在是個開年不利的兆頭。

據報導,沈南鵬2019年已取得新加坡身分,他還要繼續回國處理對中國大陸的投資業務。那麼,為什麼不早不晚在2月28日由知情人對媒體放料呢?

避險風口 斷尾求生?

就在2月26日,出現了一則對紅杉資本不利的消息。

一位知情人對美國媒體透露,美國的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在華盛頓的國家安全壓力下,已經篩查紅杉中國分部擬對中國公司進行的投資計劃。預計拜登政府很快將公布投資限制措施,阻止美國資本流向中國正在先進半導體等領域開發尖端技術的公司和初創企業。

在2021年和2022年之間,沈南鵬的紅杉中國對中國人工智能、半導體及其相關企業進行了至少20項投資。

美國一些議員和智庫人士基於美國國家安全考慮,多次要求調查紅杉資本對中國的投資。

總部位於加州的美國風險投資巨頭紅杉資本在2022年底被迫向美國國會承諾,將篩查紅杉中國分部的投資。2023年6月初,紅杉資本突然宣布將其在中國和印度的投資實體與在美國和歐洲的活動分開,以斷絕與中國的聯繫。

外界普遍推測這是一次政治拆分。在科技業擔任高管三十餘年的科斯特洛(Brian Costello)隨後在X平台說,沈南鵬和他的同僚們為斯坦福大學、耶魯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提供大筆捐款,然後這些大學再去遊說美國政界,最後使美國司法部於2022年2月23日宣布,停止執行「中國行動計劃」(China Initiative)。

「中國行動計劃」是川普政府2018年簽署的一項計劃,旨在反擊中共以「千人計劃」引進人才的名義滲透美國並竊取智慧產權。據此,美國FBI對美國大學參與「千人計劃」的學者、教授進行調查,並逮捕了幾名涉嫌虛假陳述的參與者。「中國行動計劃」被終止後,幾名嫌犯或被無罪釋放,或被輕罰釋放。

紅杉中國沈南鵬被舉報後,美國官員詢問紅杉資本:為何在政府有明確態度的情況下仍要投資那些可能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中國公司?

紅杉資本為緩解審查才被迫決定拆分。

沈南鵬隨後將被拆分的中國部分更名為HongShan,並在新加坡開設了辦事處,以在全球範圍內尋求商業機會和投資,使其投資的中國公司受益。

但是,在共和黨眾議員要求下,美國眾議院在2023年10月對紅杉資本進行調查,並質疑紅杉決定與其中國分支斷絕關係,是否會使一些資本流動免受美國監管機構的審查。

今年2月8日,美國國會「美中戰略競爭特別委員會」報告指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高通創投及另外3家創投公司,至少挹注30億美元,投資於支持中共軍方及協助當局鎮壓新疆少數民族的中國科技企業。

這份報告表示:「美國創投公司數十年來的投資——包括提供基金、知識移轉和其它無形利益——已幫助建立和強化中共政權優先發展的產業。」

在美國國會的緊逼之下,紅杉資本在2月26日回應稱對紅杉中國已經在篩查,並表示已經阻止了一些新投資。

沈南鵬「組團移民」新加坡的消息在隨後兩天爆出,這是巧合,還是沈南鵬以此表示紅杉中國已經在與中共切割、以避免拜登政府出台投資限制措施呢?

紅杉中國巨頭沈南鵬是什麼來歷?

從學霸到海歸創業

沈南鵬1967年出生在浙江海寧,母親邵南燕是大型國企龍遊造紙廠廠長。這家造紙廠曾是中國最大的特種紙生產中心。沈南鵬7歲那年,父母說工作忙沒時間照看他,就把他送到了上海姑姑家。

沈南鵬的戶口能落進中國第一大城市上海,可見沈家有不一般的背景關係。姑姑把愛學數學的沈南鵬送進上海市少年宮奧數班學習。1979年,沈南鵬獲得了全國奧數比賽冠軍。因此1985年,直接被保送進了上海交大數學系。

1989年,沈南鵬到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數學系去讀博。在那裡,他覺得很多同學都比他強,是真正的數學天才,這不是靠努力就能趕上的差距。一年後,沈南鵬退出了哥大,轉入了耶魯大學商學院讀MBA。

沈南鵬口中的耶魯故事是對未來妻子雍景欣一見鍾情。雍景欣在耶魯商學院比他小兩年,她的中學和大學也巧合地跟沈南鵬同校。他們現在有兩個女兒。

沈南鵬1992年畢業後,好不容易才被花旗銀行接納。但他始終覺得難以融入美國社會。

1994年,他離開花旗,到香港雷曼兄弟銀行工作;1996年他出任德意志銀行的中國資本市場主管。期間,他曾經幫將近10家中國企業在海外上市,也幫中共財政部成功發行了5億馬克債券。他認為重要的是,知道了中國國內的遊戲規則什麼樣。

1999年,沈南鵬與好友梁建章等共四人創辦了攜程旅遊網和如家酒店。但沈南鵬覺得自己更適合做職業投資。

「一條用尾巴攪起漩渦的鯊魚」

2005年,中共當局進行所謂股權分置改革,大量外資欲借道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做多中國股市。美國紅杉資本到中國尋找合夥人,看中了沈南鵬。

2005年,沈南鵬與合夥人張帆創建了紅杉中國基金,不到兩個月就募資2億美元。

2006年,紅杉中國向奇虎360投資了600萬美元。2008年,奇虎360創始人周鴻禕想做一個免費殺毒軟件,沈南鵬不太理解但也給了他投資。360推出永久免費殺毒後,占據了網絡安全入口,快速在中國互聯網業界崛起。紅杉中國此後幫助360到美國上市,2016年幫助它從紐約交易所退市,借殼在中國A股上市。

360因深入軍工並與華為合作,被美國加入了制裁清單。這之前,沈南鵬退出了360董事。

周鴻禕形容,沈南鵬就像是一條用尾巴攪起漩渦的鯊魚,「只要聞到血腥味,就會不顧一切地衝過去……」

奇虎360是沈南鵬投資的最早的互聯網公司。他投資的知名案例還有,阿里巴巴、京東商城、美團、大眾點評、字節跳動、唯品會、DJI大疆無人機、今日頭條、拼多多、蜜芽寶貝、餓了麼等等幾百家數字科技公司,囊括了大半個中國的互聯網公司。

每一家公司上市,紅杉中國幾乎都賺得盆滿缽滿,獲得幾十甚至上百倍的收益。它為美國紅杉資本獲取的收益超過了美國其它所有風險投資公司。紅杉中國的人民幣基金,背後的金主們都跟著輕鬆發大財。

沈南鵬的影響力也與日俱增,而他的投資預判也影響著中美投資市場和社會。

自2011年以來,紅杉中國開始在中國人工智能產業投資。AI業者很快成為投資人眼中的「香餑餑」。

根據CB Insights統計,人工智能投資最熱的2017年,全球範圍內AI領域共有152億美元的投資,中國公司吸引了近一半共計73億美元的投資。

截至2021年底,紅杉在AI領域投資199次,位居榜首。具體分,紅杉中國投資包括華大基因在內的智能醫療公司25次,20次投資智能機器人公司,16次投資智能物流公司,投資數據平台公司14次、計算機視覺與圖像公司11次,AI芯片公司10次。

在中共病毒疫情封控期間,中國百業停擺困頓,而疫苗研發推廣、大數據跟蹤、監控等卻得到大發展。沈南鵬引領投資參與,照樣賺得名利雙收。

AI企業在疫情期間給投資人創造了紅利,卻帶來了中國街頭大規模增加的攝像頭,以及進小區、進樓門也要刷臉的安防設施。

紅杉中國注重的人工智能、半導體、大數據、基因數據及前沿科學領域等投資領域,幾乎都被中共納入國家戰略層面。

而美國基於國家安全與中資公司脫鉤的核心技術恰恰就是中共戰略領域的部分。紅杉中國支持的很多科技公司、包括大疆無人機、華大基因等已經被美國加入了科技制裁黑名單。

沈南鵬背後的水有多深?

在中國,企業家們都知道,若只憑個人能力,沒有政治靠山,不可能做大事業。

沈南鵬能在資本市場呼風喚雨,接觸到涉及中共國家戰略層面的項目,其背景絕不簡單。

富商郭文貴2020年8月曾說過,沈南鵬的第一核心力,是讓你認識你應該、你必須認識的人,還只有他才能讓你認識的人;沈南鵬Neil Shen在西方出現的時候,大家都知道這代表中共中央,他身後是中國大市場。沈南鵬是共產黨的白手套……

在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中共當局採用了極端的封控措施,中國經濟開始下滑,外資不斷撤離,而沈南鵬則一直扮演著給中國市場充電的角色。

2020年4月23日,全球風投圈出現罕見一幕,沈南鵬與華爾街大佬、掌管全球最大規模資產的黑石集團董事長兼CEO蘇世民(Steve Schwarzman)通過視頻連線進行了一場對話,觀眾大約1億人。

沈南鵬當時鼓動投資者稱,過去10到15年他在中國成功的祕訣就是持續「做強中國」,並聲稱「現在正是在許多行業內加倍投資中國的好時候」。

很多人認為,這些年來美國對中國的投資讓中共變得強大了,而沈南鵬的說法等於證實了這一觀點。

最後的風向標

沈南鵬經常用「水大魚大」來形容中國市場的紅利。但他顯然沒想到天象已變,資本大潮已經退去,中美脫鉤勢不可擋,連紅杉中國也被美國Sequoia拆分,以後只能用HongShan的牌子。

與此同時,疫情解封後的中國,並沒有像沈南鵬與蘇世民當初所說的那樣成為「全球範圍最強的增長型國家」,反而是外資不斷撤離,房地產市場崩盤,經濟大幅下滑。

業界把紅杉中國沈南鵬當作風向標。而現在,市場傳出沈南鵬入了新加坡籍,開辦辦公室,而不僅僅是增設了一個辦事處,這是什麼風向呢?

沈南鵬去了新加坡,但他的家人、大量業務還在中國。而如今中國人的一舉一動都被中共大數據盯著。如果中共想要殺他這頭「肥豬」,恐怕他也難以逃脫。

——《人物真相》製作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