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共若啟量化寬鬆 人民幣貶值壓力大

【大紀元2024年04月06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趙彬綜合報導)4月2日人民幣離岸匯率回到7.25關口,而在過去十天中,人民幣在岸、離岸匯率雙雙創下近四個月以來的新低點,然後又出現較大反彈,被外界認為是中共當局操控匯率的結果。有分析指,近日傳出中共央行將開啟中國版量化寬鬆,這意味著人民幣將面臨巨大的貶值壓力。

3月22日,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跌破7.26元關口,報7.2636,為去年11月17日以來最低。同時,在岸人民幣跌至7.2267,為去年11月20日以來新低。隨後,在3月26日,離岸人民幣出現反彈,一度升破7.24。在一週中,人民幣的劇烈波動引發市場關注。

對於人民幣的離岸、在岸匯率雙雙跌破重要點位,中國匯管資訊科技研究院副院長趙慶明聲稱,近期人民幣匯率的劇烈波動,主要是外部原因誘發,並稱近期美元之外的貨幣比較弱,以日圓為例,日本升息之後,日圓不漲反跌,觸及近兩年的低位,這種情況帶崩了其它周邊貨幣,人民幣也算在其中。

外界則分析認為,人民幣不是自由兌換貨幣,受美元等外幣匯率波動的影響小,每次人民幣匯率出現重大波動的背後,均涉及中共政府的干預操控以及相應的目的。

現行交易規則規定,在岸人民幣即期價的日內波幅不能超過中間價的上下2%。中共當局常利用2%的幅度範圍,通過設定中間價誘導人民幣匯率的漲跌走勢。

彭博社報導說,自3月22日以來,中共當局一直在用他們最喜歡的引導預期的工具——人民幣每日中間價來來回回地調整。政策制定者首先通過削弱中間價來引發人民幣的拋售,然後在接下來的兩天裡通過設定更強的中間價引發人民幣反彈。

不過,在這輪人民幣匯率大幅度波動中,中共當局的操控現象引發市場出現不同的解讀。一種看法認為,中共央行在試圖遏制人民幣貶值的趨勢;而另一種看法則認為,中共當局試圖引導其走低,或許是為了促進出口。

一些市場分析人士認為,3月22日的人民幣貶值是中共政府出於加強出口競爭力採取的政策性貶值,因為隨著日元及其它鄰國韓國、泰國的貨幣大幅貶值,人民幣的競爭力相對減弱,懷疑中共當局是在有意緩慢地讓人民幣小幅貶值,是為了配合寬鬆的貨幣政策,也是為了支持出口。

FX168財經網的報導稱,今年以來,人民幣貿易加權指數上漲2%,原因是中國貿易夥伴的貨幣走弱,侵蝕了中國的出口競爭力,阻礙了中國的經濟復甦。該指數目前位於99.30,遠高於分析師認為的中共央行可以接受的92至98區間。

香港知名經濟評論人士羅家聰分析認為,未來,中共政府還會時而引導人民幣大幅貶值,而不是去年那樣長期逐步貶值。

分析:若啟動中國版量化寬鬆 人民幣貶值壓力巨大

中國經濟衰退、外資撤離、出口貿易減少,都將帶來人民幣貶值的趨勢,給中共操控匯率帶來難度。近日,一項可能影響中國經濟及人民幣匯率的政策,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最新出版的「習近平關於金融工作論述摘編」顯示,去年10月,習近平在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上,要求中共央行開始重啟購買國債,相關消息立刻引發廣泛爭議。市場分析,習的講話似乎暗示將開啟中國版貨幣量化寬鬆政策。

北美投資顧問Mike Sun日前對大紀元表示,日本央行的量化寬鬆政策的目的是擺脫通縮困境,但是中共政府可能希望利用量化寬鬆政策來解決其中央以及地方超量的債務問題。

據金融數據提供商萬得(Wind)的數據,截至2023年底,中共地方政府的未償有息債務總額為5.5兆美元,這只是公開的數據。經濟學家認為,地方政府資產負債表以外的債務介於7兆至11兆美元之間,其中有4,000億至8,000億美元存在很高的違約風險。

市場擔憂中共試圖開啟央行購債模式實現「財政赤字貨幣化」。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強3月5日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聲稱,從2024年開始擬連續幾年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專項用於中共政府所謂的重大戰略實施和重點領域安全能力建設,2024年先發行1萬億元人民幣(約1,385億美元)。

不過,瑞士聯合私人銀行(Union Bancaire Privee)駐香港高級亞洲經濟學家卡薩諾瓦(Carlos Casanova)表示,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所得資金,大部分將直接轉給地方政府。

此前,中共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是房地產開發關聯的賣地收入及稅收,也就是所謂的「土地財政」,但隨著中國房地產行業崩盤,中共地方政府的財政陷入困境,政府發債被認為將成為中共彌補地方財政空缺的重要手段。

Mike Sun表示,習近平上台後對外宣稱,絕不搞大水漫灌,但實際上,發行天量貨幣超過以往許多倍,如果中共央行再在二級市場購國債,未來人民幣將面臨更大的貶值壓力。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