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梅大高速塌方48人亡 當局避談人禍

【2024年05月03日訊】中國大陸「五一」假期剛剛開始,就傳來了噩耗:5月1日凌晨2時10分許,廣東梅大高速公路往福建方向K11+900m附近發生路面塌方,截至2日15時30分,塌方已造成48人死亡、30人受傷。這些奔向各自目的地的旅人在出發前絕對沒有人想到,他們的行程會戛然而止,翹首以盼的親人朋友等不到他們的歸來……多個家庭有多少人以淚洗面?

在西方、甚至經濟不發達的非洲美洲等很多國家,一個國家如果發生了這樣慘烈的災難,政府領導人不管是作秀也好,還是出於其它目的也好,除了批示全力救災外,都會出來向受災民眾和家屬表示哀悼、慰問,甚至親自前往災區考察、指揮救災。

不過,在中國這樣的作秀是越來越少。在過去三年中,無論是新疆火災、南方暴雨、鄭州地鐵被淹、四川地震、貴州大巴墜毀、北京醫院大火,還是齊齊哈爾體育館坍塌造成花季少年隕命等災禍發生後,一直高喊「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人民是江山」、「為人民服務」的中南海高層都裝聾作啞,全部隱身,沒有一人露面向逝者和遭災的民眾表示慰問和哀悼。在筆者的印象中,三年中中共黨魁發出的救災指示屈指可數,2023年8月華北暴雨引發災害後是一次。但與此同時,當其他國家發生災禍、槍擊案時,最高層卻都主動一次次發去慰問電。

此次梅大高速公路塌方造成重大人員傷亡、引發重大民憤後,習慣隱身的中共黨魁不得不再次發出指示,稱「要全力做好現場救援、傷員救治,妥善做好善後處置等工作」等,而主要目的還是確保「社會大局穩定」。習的跟班總理李強也跟著作了批示,並派國務院副總理張國清率隊前往廣東。

但「指示」和「批示」中並無對逝者的哀悼,對傷者的慰問,亦沒有發自內心的自省和追究塌方原因的憤怒,反而看到的是對因災禍引發的社會不穩定的擔憂。這樣的習李怎麼能不一次次失去民心呢?

為何習李不願公開表示追究塌方原因,還遇難者一個公道,藉此改變形象呢?公開資料顯示,梅大高速是連接廣東省梅州市梅江區與大埔縣的高速公路,於2010年1月11日動工建設,並於2014年12月31日竣工運營,建成時間不到十年。建設單位為廣東省公路管理局投資組建、後由的廣東省交通集團有限公司管理的廣東省路橋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妥妥的國營企業。

據大陸媒體披露,梅大高速全線橋隧比例達51%,為當時粵省山區高速公路中最高的,施工期間多次出現冒頂、塌方、透水等高風險情況。認證為中級工民建工程師的網友@馬大哈二說:「除近期天氣較為惡劣外,查到該高速有2段層因施工進行交通管制,但本次事故路段未查到維修管制信息,由此可見老舊高速公路的維護問題確實開始顯現了。」

也就是說,建成不到十年的高速業已出現了問題,部分路段開始維修,只不過還沒有修到出事的這個路段。

此外,早在在去年4月1日,梅大高速往大埔方向K55+690處的高陡邊坡就因暴雨曾發生崩塌性塌方,所幸無人傷亡。

那麼,廣東近期的暴雨是梅大高速路塌方的主要原因嗎?將責任推到老天身上,是不錯的藉口,這樣涉事的施工企業、官員、相關設計和監管人員就不必為此承擔太多的責任。然而,一個下大雨就出現塌方的高速路,是什麼樣的公路?難道當初設計時沒有考慮到當地的地質和天氣狀況嗎?難道沒有必要的應對措施、比如加強維護嗎?顯然不是的。背後必定有人禍。

一位網名「我是西蒙周」的高速公路高級工程師從專業角度分析認為該路路基建設有嚴重問題:「一是不按分層填築的原則填築。二是分層壓實和整體壓實度嚴重不夠。三是填築材料的粒徑配比也嚴重達不到要求。四是此路在山中,護坡及邊坡放緩也嚴重不夠。」因此,他表示「施工單位、甲方、監管及主管部門相關責任人等,夠吃一壺的了。」

如果情況屬實,那麼該公路如何驗收成功的,的確是一個值得探究的方向。筆者早就聽說,大陸很多工程都是層層下包,每一層都抽取相應的費用,到最後的承包商時資金已所剩無幾。為了獲取一定的利潤,底層承包商使用劣質材料、不按規定操作等成為常態。而在腐敗遍地的中國,靠著大承包商的權錢「公關」,監管和驗收官員被拿下,劣質工程最後被通過也就一點不奇怪了。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陸屢屢傳出樓房坍塌、橋梁斷裂、公路塌方的主要原因,那就是人禍大於天災。習李避談人禍、不願公開表示追究塌方原因,大概率也是害怕深入調查到最後查出了太多的腐敗,進而引起本就怒氣衝天的民眾更大的憤怒,引發社會動盪,危及政權。因此,梅大高速路塌方將主要責任推給老天,最後撤幾個官員,賠些錢是常規操作,至於嚴懲某些高官,追究他們的責任,想都不要想。

然而,梅大高速路塌方慘禍絕非最後一個,下一個中共治下劣質工程爆雷將發生在哪裡?習當局又將點燃多少國人的怒火?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