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中共跨國鎮壓 對留學生造成寒蟬效應

【大紀元2024年05月13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Frank Fang報導/陳霆編譯)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週日(5月12日)公布的調查報告(鏈接)指出,中共在中國留學生之間製造了一種「恐懼的氛圍」,試圖阻止他們涉入被中共當局視為禁忌的議題。

國際特赦組織在2023年10月至12月之間,採訪了32名中國留學生,他們分別在⽐利時、加拿⼤、法國、德國、荷蘭、瑞⼠、英國和美國留學。研究人員發現,由於害怕遭到中共騷擾與報復,這些學生不得不進行自我審查,並在參與政治活動上有所保留。

在報告發布前,國際特赦組織中國部主任莎拉·布魯克斯(Sarah Brooks)在5月9日通過電郵告訴《大紀元時報》:「當我們與更多的學生見面後,我們發現,無論他們在哪裡學習,都有共同的經歷。他們因行使言論自由而遭報復,擔心參與人權議題可能影響到他們的家庭、安全和職業生涯。他們都對如何在大學內尋求支持,備受壓力與挫折。」

這份題為「在我的校園裡,我很害怕」的報告(PDF)中,受訪者的姓名和大學都進行了匿名處理,以保護他們的安全。在接受採訪的32名中國留學生中,19人來自中國,12人來自香港,1人來自澳門。

其中一名中國留學生羅文(Rowan)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曾參加過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的悼念活動。幾小時內,羅文就收到了她在中國的父親的訊息,她父親說,中共安全官員已聯繫了她的家人。

報告指出,羅文的父親被告知要「教育在海外求學的女兒,不要參加任何可能損害中國國際聲譽的活動」。

一年後,羅⽂再次在她所在城市的中共外交使館附近參加守夜活動。幾小時內,她的父親再次聯繫了她。

羅文認為,中共的意圖很明顯。

「你正在被監視,雖然我們在地球的另一端,但你還是跑不出我們的手掌心。」羅文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伊森(Ethan)是在北美讀書的研究生,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當我第一次來到美國時,我覺得可以自由地參加各種活動。但現在我感到不安全⋯⋯我經常擔心我的父母被警察騷擾。」

報告表示,在接受採訪的32名學生中,有10名學生表示,由於他們在海外的活動,在中國的家人曾遭到中共官員「騷擾」。他們家人受到的威脅包括:護照被吊銷、失去工作、得不到晉升和退休福利,甚至人身自由受到限制。

報告表示,中共官員還向他們的中國父母施壓,要求他們切斷對海外留學子女的經濟支持。

報告寫道:「一名學生說,中國(中共)國安部警察指示他們的父母切斷他們的經濟來源,警察還威脅其他親戚,如果他們寄錢,就會惹上麻煩。」

報告表示,一些學生決定主動切斷與中國父母的聯繫。

羅文告訴國際特赦組織:「斷絕關係是最糟糕的情況,但也是保護其他人最好的辦法。」

她說:「切斷與家人的聯繫,並不是一種法律上的(保護)措施,但它很有效,因為安全機構無法再利用他們對你施壓。」

中國留學生之間的寒蟬效應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部主任布魯克斯說,在2019至2020年香港大規模抗議活動,以及2022年北京四通橋事件後,許多中國年輕人和香港人「越來越關注人權活動」。

布魯克斯說:「這不僅催生了新的組織模式,展現了國際團結的力量,也導致中國(中共)當局加大鎮壓力度。」

她說,正是在這種背景下,國際特赦組織決定調查該主題,並撰寫這份報告。

報告指出,一些學生表示,他們認為自己受到了中共當局或其代理人的監視,14名受訪者表示,他們「在活動中被可疑地拍照或錄音」。

6名受訪者表示,出於擔憂他們根本不會參加有關政治、社會或人權的活動。

剛從歐洲一所學校畢業的克萊爾(Claire)說,由於害怕被「中國民族主義者」發現,她不會參加任何活動。她說,這些人可能會根據《香港國安法》向香港當局舉報,讓她成為調查對象。

報告說,在歐洲讀研究生院的泰絲(Tess)也有類似的擔憂。

「我只用非常安全的方式,只在網上關注(抗議活動),但不參與線下(offline)活動。我很擔心如果我在集會上被拍到,會對我的家人造成影響。」泰絲告訴研究人員。

「國際特赦組織發現,受訪學生面臨的壓抑氛圍,也影響了他們在學術職涯的選擇」,報告寫道,「7名學生表示,他們認為必須遠離『敏感』研究課題,這大大限制了他們的學術生涯。」

報告以應屆畢業生漢娜(Hannah)為例,她選擇了一份非營利組織的工作,而不是在學術界發展。

漢娜解釋說,如果留在學術界,意味著她將成為公眾人物,並可能參加人權會議或發表與人權有關的文章。

「當我決定不在(學術界)工作時,我如釋重負,因為我不必糾結是否要在我的作品上署名」,漢娜說,「當我去(非營利機構)工作時,我不必在任何發布的作品上署名。」

在接受採訪的32名學生中,超過半數的人表示,由於擔心中共監控他們的活動,在使用Facebook、Instagram和X等平台時,經常進行自我審查。

留學生亨利(Henry)講述了中共警方如何向他的父母展示他在微信上的談話記錄,並要求他們說服兒子停止參與海外活動。

「歐洲和北美校園中的這種恐懼氣氛,是中國(中共)當局侵犯海外學生人權,對他們進行跨國鎮壓的結果」,報告寫道,「這些行為造成的寒蟬效應,使學生在學術和社交場合進行廣泛自我審查,許多受影響的學生感到孤獨、孤立和其它負面心理影響。」

國際特赦:中共必須停止跨國鎮壓 海外學校應幫助學生

研究者發現,中國學生在出國前都會收到指示,告訴他們在海外應有的行為準則。這些指示 「並非直接來自政府」,但往往是由「與國家有密切聯繫的機構」所傳達的。

報告中提到的一個例子,是通過學生母親發出指示。她在政府部門的上司告訴她:「你的女兒要出國留學了。要不斷提醒你的女兒,她是中國人,她必須熱愛政府,她必須時刻牢記在海外傳播習主席的信息。」

布魯克斯說,這份報告將能 「提高人們,特別是大學管理部門,對部分學生的理解」。

她補充說:「這份報告還打算向中國(中共)當局發出一個信號,即他們侵犯海外學生人權的行為正被曝光和記錄在案。」

報告提出了許多建議。對於各國政府和歐盟,研究人員建議,所報告的跨國鎮壓事件「應由有關當局進行有效調查」,並為受害者建立「創傷知情報告機制」,以報告跨國鎮壓事件,並積極採取預防措施,確保大學保護和促進其社區的人權。

對於接收中國留學生的大學,報告建議學校制定「與跨國鎮壓相關的政策和行動準則」,建立保密報告機制,確保學生「充分了解禁止威脅其他學生或教職員工的政策」。對於認為自己可能成為數字監控目標的學生,校方應提供技術支持。

報告還呼籲,中共應取消對言論自由的限制,修訂所有國家安全法律,「使其符合國際人權法和標準」。

報告要求中共「停止一切侵犯海外學生、研究人員或學者人權的跨國鎮壓,包括監視、騷擾、恐嚇和威脅」。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