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國藥疫苗之父」落馬 令人後怕

【2024年05月15日訊】2024年4月26日,一個讓無數中國民眾震顫的消息爆了——被吹捧為「國藥疫苗之父」的楊曉明因「涉嫌違法違紀」被免去人大代表職務。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意味著他已經被抓了。

無數中國人感到後怕,第一反應就是將此事與注射了國產疫苗的「後遺症」聯繫在一起。許多人開始擔心自己注射的疫苗是否會危害身體健康。網上是一片焦慮、質疑、憤怒和斥罵。

有的人直言,真希望以前打的疫苗都是食鹽水。有的人說自己摸著胳膊的針眼,暗求神明保佑。也有人質問,中國疫苗第一人、抗疫英雄,集眾多光環於一身的楊曉明,其背後是否有著一個昧著良心的逐利團隊?

新冠(中共病毒)疫情之初,人們在幾乎沒有特效藥可期的絕望中恐懼,突然聽到楊曉明團隊研發出了「救命」疫苗。那是一個奇跡般的描述,至今很多人難忘:

「楊曉明以驚人的速度,在98天就研發出新冠滅活疫苗,330天上市的疫苗盈利7,000億元。而發達國家十年八年才能推出一款人用疫苗。為了檢測並記錄抗體,楊曉明在9個月的時間裡,光抽血就抽了60管。疫苗研發成功後,他也是第一批以身試藥的人員……」

這樣一個光彩的人設,曾讓很多中國人把注射國產滅活疫苗當成了愛國,嘲笑甚至仇視反強制注射疫苗的人。

然而幾年過去,新冠病毒還是變著花樣在中國兜兜轉轉不離不棄,至今病毒也沒消失過。很多人再也不相信中國疫苗「走在世界前列」了。

中共當局沒有指出楊曉明是因疫苗問題而被抓。不過人們對此議論紛紛,洋洋灑灑的文章多日不絕。

無論如何,楊曉明今日已成過街老鼠。疫情之初他有多麼光鮮亮麗,現在就有多麼狼狽不堪。那麼,楊曉明是怎麼出人頭地的呢?

高考改運 海歸得志

楊曉明1962年出生在甘肅省南部的舟曲縣。1978年,16歲的楊曉明高考後被西北民族學院少數民族預科錄取,1980年他被蘭州醫學院臨床醫學系錄取。1985年,他畢業後被分配到蘭州生物製品研究所工作,一直晉升到研究室副主任。1990年代,研究所派他到日本、美國進修學習。實際是在學習時「拿來」技術。

楊曉明2002年回國,在中國生物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工作8年,任常務副所長6年、任所長2年。

2010年5月,楊曉明調到國藥集團中國生物總部,歷任總裁、總工程師等職。2015年3月,他出任中國生物董事長,並在2016年10月兼任天壇生物董事長。天壇生物在他主管後成為了中國最大的血液製品龍頭。

楊曉明還曾經是科技部863計劃疫苗工程的首席科學家、聯合疫苗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

但是,他在科學領域的造詣並不突出。真正讓他一鳴驚人的,是新冠病毒在武漢大爆發後,國藥集團最先研發了所謂新冠病毒基因診斷試劑盒與滅活疫苗。

抗疫運動的疫苗名片

2019年12月,疫情在武漢爆發後,在中共的刻意隱瞞下,湧向全國和世界。眼看瞞不住了,武漢當局在中央授意下於2020年1月23日突然宣布,即日起「封城」,拉開了中共病毒疫情三年的封城清零模式大幕。

國藥中國生物董事長楊曉明,看好了這百年難遇的「機會」。他在2020年1月武漢沒封城前就成立了國藥集團中國生物的疫苗專項科研組,拍板決定出10億元研發資金。

中國生物作為牽頭單位,很快獲得了科技部重點專項「2019-nCoV滅活疫苗」項目的緊急立項。

為何是選做滅活疫苗?因為同其它類型的疫苗,如基因工程重組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以及核酸疫苗等相比,滅活疫苗在中國的工藝技術成熟,生產也最容易。之前,國藥集團中國生物研發過脊髓灰質炎、手足口病等多種滅活疫苗,已有成熟的滅活疫苗研發平台。

在內行人看來,研發新冠滅活疫苗基本沒有技術難度。最難的是得有超級雄厚的資金,來開展大規模臨床試驗和建立生產線。國藥集團中國生物依靠政府支持,是這個領域資金實力最雄厚的國企公司,也有實力快速建立起能夠供應上億人使用的疫苗生產線。這自是一般公司難比的。

作為國家立項項目,中國生物的疫苗研發得到舉國體制的全力支持。同時研發兩款同類疫苗的是中國生物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合作,及北京生物與北京疾控中心合作。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就是飽受「病毒從實驗室洩漏」質疑的石正麗所在的武毒所。國藥集團武漢生物在武毒所協助下,六十多天就產出了新冠狀病毒滅活疫苗。

楊曉明說,他在3月23日接種了第一針疫苗。

2020年4月12日,國藥疫苗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臨床試驗許可。消息一出震驚內外。因為之前一切都是對媒體祕而不宣的。

如此短的時間使疫苗到了臨床測試,關鍵是國家藥監局等單位在審核環節上打破常規,一路開綠燈,幾乎是這邊遞交報告那邊就蓋章。這是美國等西方國家科學家絕對難以想像的。

中共把防治瘟疫當作戰爭,在「戰時狀態」一切都可以不正常。中共媒體特別突出國藥武漢版疫苗是「全球首個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炫耀著自嗨的實力。

疫苗剛獲得臨床試驗,結果未知,國藥集團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在北京和武漢建立了年產至少10億劑疫苗的生產車間。

國藥滅活疫苗的三個臨床時間也很短。前兩期臨床測試,分別只招募了96名及224名志願者參與。第三期臨床測試於2020年7月開始在阿聯酋、巴林等地進行,共有25,480名志願者參與。

三期測試結束,藥監局對外分析數據顯示,疫苗保護效力高於世界衛生組織50%的指標。但外界對其臨床測驗最後數據的不透明一直存在質疑。

2020年12月30日,國藥集團中國生物的滅活疫苗獲國家藥監局核准附條件上市。為中國的大規模疫苗接種開了綠燈。

這一年,中共黨媒大報紛紛採訪報導楊曉明和國藥集團,楊曉明被打造成了「抗疫」楷模,不僅獲得個人先進表彰,還被稱為「國藥疫苗之父」、 「中國新冠疫苗之父」。

2021年1月5日左右,上海疫苗專家陶黎納在自己微博上傳了國藥疫苗的說明書電子版,列出了一共有73種局部或全身不良反應:除了常見的接種部位疼痛、頭痛外,更可能出現高血壓、視力減退、喪失味覺及尿失禁等嚴重副作用。陶黎納指出,國藥疫苗「一舉成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疫苗」。

這篇帖文在中國引發廣泛關注,但幾天後相關帖文全被當局刪除。

2021年1月26日,中共新華社刊發了楊曉明的長篇文章,向公眾解釋國產疫苗的有效和安全性。中國人被告知,滅活疫苗是針對新發突發傳染病最有效的疫苗研發路徑。中國在新冠滅活疫苗技術上實現了「領跑」全球。

楊曉明還說,要建立較穩固的群體免疫屏障,理論上「中國要接種的人數範圍在9億至12億人」。

不知是楊曉明摸準了習核心的心脈,還是他的理論影響了習的決策。後來大家都知道了,習當局在全國強制推行全民接種滅活疫苗,並展開了「疫苗外交」,以向其它國家出售或捐贈疫苗為籌碼,以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

國藥疫苗和北京科興中維的疫苗經世界衛生組織認可在100多個國家緊急使用。中國向80多個有急需的發展中國家提供了疫苗援助,向40多個國家出口了疫苗。

疫苗紅利一年後熄火

2021年是中國的新冠疫苗最紅火的一年,但國藥疫苗的低效等問題也越發暴露出來。

當時,香港採購了包括科興在內的三款疫苗,沒有採購國藥疫苗。

科興公司後來居上,成為中國新冠疫苗的領先者。在中國,多數人都打過科興疫苗,並且誤以為科興疫苗是楊曉明研發的國產新冠滅活疫苗。這是因為中共媒體高調宣揚國藥集團中國生物和楊曉明的疫苗貢獻,對科興中維公司及其疫苗刻意忽視。科興公司不是國企。

科興疫苗被發現的後遺症以及被投訴的問題也是越來越多,包括白血病、腦梗、心梗等。

香港呼吸系統專科醫生梁子超曾表示,科興和國藥產品都是新冠滅活疫苗,兩者非常相似,基本上沒有區別。

在新冠病毒的不斷變異中,中共的「疫苗外交」榮景僅持續了一年就基本熄火。因為更多國家政府質疑中國產疫苗對抗更容易傳播的變異株是否有效,他們把目光轉向了輝瑞等公司的核糖核酸技術(mRNA)疫苗。

美國在2020年12月首次授權緊急使用mRNA疫苗,事實證明這更有效。

在2022年,國藥等中國產疫苗出口銷量暴跌。2023年初,中共突然解封後,國產滅活疫苗失去了政府的強壓施打後,幾乎無人問津。

楊曉明的榮光在2022年就已經黯然失色,前途蒙上了陰霾。

落馬早有前兆

2022年以來,中國新冠滅活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更加受到國內外廣泛質疑。

中國民眾抱怨接種國產新冠疫苗後出現的各種後遺症很多,白血病、心腦血管疾病患者明顯增多;大量中壯年人、包括生物醫藥系統的一些知名專家密集猝死,被民眾質疑與國產疫苗有關。

2022年6月初,中國逾千孩子父母發出公開信,控訴他們的孩子在接種了滅活疫苗後患上了第一型糖尿病,需要終身注射胰島素。中共當局對此類疫苗後遺症要麼裝聾作啞,要麼百般辯解抵賴。

2022年12月,楊曉明突然被宣布已不再擔任天壇生物董事長等所有職務。而他的國藥集團中國生物董事長一職,也被悄然拿掉。

當局報導稱,楊曉明辭職是因為將有新的任命。

奇怪的是,60歲的楊曉明提前進入了退休前的虛職狀態。

2023年1月16日,經中共中央提名,楊曉明成為第十四屆全國人大西藏地區代表。3月12日,任第十四屆全國人大民族委員會委員。

楊曉明雖然是藏族人,但是他的家鄉舟曲縣並不屬於西藏自治區,且他也從沒有在西藏工作的經歷,任命他為西藏地區代表,顯然只是基於他的民族身分的一個非必要的安置。實際已經被邊緣化了。

不過,可能楊曉明並不甘心這種安排。2023年12月20日,他參加了國藥集團中國生物舉行的一次學術會議,學術委員會聽取並通過了他的《全重實驗室建設方案》。

楊曉明為何被查

疫情在2023年12月在中國再次升到高峰,死亡人數攀升。今年以來,中國疫情持續在高位波動,北京等一些地區死亡人數再次猛增。

3月14日,北京當局罕見承認新冠在北京流行。北京衛健委通報稱,新冠病毒正處於流行期,JN.1變異株為主要流行株。

3月29日,楊曉明被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罷免其第十四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其人大民族委員會委員職務也被撤銷。推遲了近一個月,人大常委會才在4月26日公告。

人們對楊曉明落馬的原因議論紛紛。有意見認為,跟疫苗本身安全問題無關,就是疫苗經濟腐敗問題。在利益腐敗中分贓不均,得罪了不應得罪的大人物。

也有人認為,中共當局很可能擔心疫苗後遺症集中爆發而被追責,就提前甩鍋,讓楊曉明做替罪羊來承擔全部責任。

前北京律師、民陣加拿大主席賴建平表示:這一次楊曉明落馬,不可能是一般的貪腐。楊曉明曾被號稱是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抗疫運動的一張名片,所以我猜測有兩個方面的可能性:一是這個人在政治上不可靠、不忠誠;二是由於這個人在疫苗研發、疫情控制的過程裡,有嚴重的弄虛作假,或者說有洩密,或者是其它的政治性的事件。

而無論原因如何,都跟一宗罪相關:在他們歡呼慶賀成功、賺得盆滿缽滿之時,因為施打疫苗有人早已屍骨無存,有人纏綿病榻……欠下的總是要還的。

——《人物真相》製作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