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乳腺癌倖存 醫生分享自我檢查技術程序

【2023年03月27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艾琛編譯)63歲的羅賓‧霍爾(Robin Hall)醫生是一名來自德克薩斯州沃斯堡(Fort Worth)的經認證的家庭醫生,擁有超過32年的經驗。

霍爾在一次例行的乳房X光檢查和超聲波檢查中,沒有查出她右乳中正在快速增長的癌變腫塊,幸運地是,她在自我檢查中及早發現了這個腫塊。在成功地進行了雙乳切除和乳房重建手術後,霍爾現在與女性朋友分享這個簡單的自我檢查程序,希望能讓她們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身體。

羅賓‧霍爾博士。(Courtesy of Karen Halbert photography via Robin Hall)

非常幸運

由於霍爾的乳腺組織緻密,患乳腺癌的風險比其她女性要高,所以她一直受到嚴密的監控,並且在38歲時乳房出現了非典型增生。

2021年1月,霍爾做了一次正常的乳房X光檢查和超聲波檢查,沒有發現異常。但在同年7月,她發現自己的右乳出現了異常。

霍爾告訴《大紀元時報》,「一天早上,我從浴室出來擦乾身體時,從浴室鏡子中發現自己的右乳有些變大。到了8月份,右乳有明顯變化,這時我感覺到了腫塊。我又去做了一次乳房X光檢查,結果仍然顯示正常,但超聲檢查顯示出了腫塊。」

霍爾解釋說,緻密的乳腺組織在乳房X光檢查中顯示為白色,而不是深灰色,而腫瘤也顯示為白色,所以很難發現。該腫塊看起來直徑不到半英寸。

霍爾透露說,「多年來一直關注我的放射科醫生認為這個腫塊看起來並不令人擔憂,但因為我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了這種變化,她建議我應該做一個活檢測試。第二天她打電話告知我,『很抱歉,測試結果是癌症。』」

儘管在過去的30年裡,作為一名醫生,霍爾已經習慣了把壞消息告訴別人,但她稱,「沒有什麼比讓你自己準備好接受壞消息更可怕的了。」

霍爾說,「癌症的第一個字母是C,那是非常可怕的,因為顯然,我不知道癌症已經發展到什麼程度了。」

霍爾的女兒對母親的診斷結果的第一反應是:「媽媽會死嗎?」霍爾承認,作為一位母親,從她的孩子那裡聽到這些話令她非常難受。

霍爾透露說,「有幾天我會崩潰地哭泣。但過後,我想,『好吧,我能挺過去的。我得到了很多的支持,我有堅定的信仰,上帝會幫助我度過這一難關的。』」

作為一名醫生,她也立即進入了解決問題的狀態,並擔心這一診斷對她在德克薩斯州南湖的Destination Health診所意味著什麼。

霍爾醫生和她的丈夫在德克薩斯州南湖的姆斯特里德癌症基金會黑白晚會上。(Courtesy of Karen Halbert photography via Robin Hall)

奇蹟

三位不同的醫生建議霍爾做雙乳切除手術。儘管霍爾擔心失去女性特徵,但她還是決心活下來。她於2021年9月17日接受了手術,在三個月的康復期間,她把她的家庭醫生工作交給了她的護士長和一位醫生同事。

在她的乳房切除術後,霍爾的醫生發現癌症沒有侵入到她的淋巴結,她不需要做化療。

霍爾分享說,「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因為當他們實際檢查所有乳腺組織時,發現癌症的大小超過四厘米。癌症和我的皮膚之間只有一毫米的距離,所以我非常的幸運。「

霍爾的密友自己也經歷過乳房切除手術,她支持霍爾度過了康復過程中的身體和情感痛苦。八週後,霍爾接受了乳房重建手術,目前正在服用口服藥。荷爾蒙分泌的突然停止,使她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重新找回自我。

18個月後,霍爾比患癌前更加疲憊,但已將重點轉移到自我護理上。她每天早上寫感恩日記,維護一個網站,並正在撰寫一本書《疾病的另一面:意外的祝福》,講述所有在重大健康逆境中倖存的人的積極向上的精神。

詹姆斯‧霍爾(Dr. James Hall)醫生與這對夫婦的女兒克里斯汀(Kristin)。(羅賓‧霍爾提供)

霍爾說,「很多時候,在你經歷了這樣的事情之後,會有一些積極的事情發生。就我而言,我認為癌症是我提前退休的一個催化劑。你只是不知道明天會是什麼樣子。」

2022年4月,霍爾將她的診所賣給了一位同事,以便與丈夫一起旅行和享受退休生活,她的丈夫成功地與第四期非霍奇金淋巴瘤抗爭。雖然她和丈夫過得很好,但他們想停下腳步,過一些悠閒的日子。

此外,霍爾一直專注於幫助其他女性,因為她知道許多女性無法定期進行自我檢查。

她提倡女性應該每月對著鏡子進行一次自我檢查,密切關注乳房大小的變化,注意是否有乳頭內陷、皮膚凹陷或感覺有像冷凍豌豆的腫塊的情況。

霍爾建議用左手檢查右乳房,從腋下一直到乳房組織周圍做圓周運動,然後按壓皮膚一直到胸壁,檢查是否有淺層和深層的腫塊。然後改換用右手,重複步驟,檢查左乳房。

霍爾還建議,從正面看鏡子裡的自己,也可以轉到側面,這樣她們就可以看到身體的每一面。可以將雙手放在臀部,收縮臀部,這樣做的目的是收縮胸部肌肉。就更容易看出皮膚是否有凹陷的現象。

此外,將雙臂舉過頭頂有助於乳房在胸壁上向上移動。如果發現一隻乳房向上移動,而另一隻移動不明顯,則表明有異常情況。

霍爾全家在霍爾醫生的退休聚會上。(羅賓‧霍爾提供)

使命

霍爾注意到,多年來,她從女性身上看到的最大誤解是,她們認為自己沒有患乳腺癌的風險,因為她們沒有這種疾病的家族史。

但事實上,85%的乳腺癌是散發性的,這意味著乳腺癌不完全是遺傳因素。只有15%是由於乳腺癌基因引起的。

霍爾醫生和她的丈夫在科莫湖(Lake Como)。(羅賓‧霍爾提供)

霍爾醫生稱,乳腺癌的兩個主要風險因素是女性和年齡。其它因素包括從未生育過、飲酒、腰圍超過35英寸、13歲前來月經以及51歲以上停經。

霍爾認為,分享她的故事是她人生使命的一部分。她說,「我的使命是幫助人們保持健康,也許我經歷的這一切是為了激勵他們,因為心態決定一切。」◇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