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出生即被收養 女子18年後見親生父母

【2022年08月30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Anna Mason報導/艾琛編譯)早在1999年,漢娜‧詹寧斯(Hannah Jennings)的父母生下她時還是高中生,因此隱瞞了懷孕的事。這對才十幾歲的年輕父母做了他們認為對孩子最好的事情:把她交給領養父母,希望他們能給她應有的生活。

18年後,漢娜得以在兩次美妙而真摯的團聚中見到了她的親生父母梅根(Megan)和布倫特(Brent)。她的收養是「半公開」的,漢娜一直知道她有兩對父母。

漢娜和她的養父母莉安娜(Leanne)和韋恩(Wayne)在華盛頓的瓦拉瓦拉(Walla Walla)市長大。韋恩是一名藥劑師,而莉安娜在幾年前退休,是一名幼兒園教師;他們的另一個女兒凱特琳(Katelyn)現在26歲,也是被收養的。這對夫婦以愛和體貼的態度對待他們的家庭狀況。

22歲的漢娜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說,「當我還是嬰兒時,我母親就告訴我們,我們有兩個愛我們的母親,而不是一個。她有幾本關於收養的兒童書籍,會給我們讀,並定期給我們講我們自己的故事,歡迎我們提出任何問題。」

漢娜寶寶與她的親生父母梅根和布倫特。(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寶寶(左)和她的養父母莉安娜和韋恩,以及姐姐凱特琳。(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右)與她的收養家庭。(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與她的親生父母。(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和凱特琳現在已經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但兩姐妹仍然關係密切。凱特琳是一名軟件工程師,有三個孩子,而漢娜目前和她的丈夫住在愛達荷(Idaho)州東部,她剛剛做了母親,女兒馬倫‧奧利維亞(Maren Olivia)恬靜美麗。

漢娜透露說,「我和尼古拉斯(Nicholas)結婚近三年了。尼古拉斯於7月從大學畢業,獲得園藝學位,著手成為一名景觀園丁。」

五年前,當漢娜見到她的親生父母時,她立即感到與他們很親近。

漢娜和尼古拉斯與他們的寶貝女兒。(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與尼古拉斯和漢娜的養父母。(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解釋說,「在成長過程中,我一直知道我是被收養的,從來沒有覺得是一件負面的事情。養父母把我們視為生命的基本組成部分,就像我們的眼睛顏色或最喜歡的食物一樣。」

「在我們的收養中沒有任何羞恥感,我記得我渴望與任何願意傾聽的人分享我的故事。」

莉安娜和韋恩採取這種立場的原因之一是莉安娜自己的經歷,在她很小的時候,她的親生父母就離婚了,她是在她養父母家長大的。

漢娜說,「我養母一直不知道自己是被收養的,直到她13歲時無意中發現了這個事實,她得知真相後驚呆了,還記得當時感覺措手不及。她不得不經歷一個重新發現自己是誰的過程。」

由於她自己的經歷,莉安娜在收養凱特琳之前就決定,她絕不會隱瞞真相。她的第一個女兒直到高中畢業後才想深入了解自己的故事,但漢娜在童年和青少年時期,每年都會收到她親生母親的來信。

(從左至右)梅根、漢娜和莉安娜。(漢娜‧尼科勒提供)
生母梅根和漢娜的孩子。(漢娜‧尼科勒提供)

2017年8月,時年18歲的漢娜終於見到了愛她的梅根,她一直送給自己手鐲。他們一家前往梅根的家度週末,與她和她的四個孩子、丈夫、父母和兄弟姐妹一道。

漢娜形容自己從來都不是一個有親和力的人,她在與生母見面前感到焦慮,她認為會有很多擁抱,會感到不舒服。但是,當梅根打開門,緊緊地擁抱她時,她立刻感到很自然。

她回憶說,「當我們站在她家門口相擁時,我感到如此的平靜。」

兩週後,當漢娜的生父在第二次真摯的聚會上擁抱她時,同樣的平靜感又回來了。「他擁抱得太緊了,以致我感到眼睛好像都要蹦出來了。」

漢娜第一次見到生父。(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第一次與生母擁抱。(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出生時,她的生母剛剛高中畢業不久,而她的生父則剛開始讀高中四年級;這對情侶在漢娜出生後不久就分手了,繼續各自的生活。漢娜說,她的生母曾告訴她,他們試圖找到一個與她希望的未來家庭相似的家庭:一對恩愛的夫婦,最好有一個兄弟姐妹,有一定的音樂素質,有精神信仰。

漢娜透露說,「他們覺得他們在生活中沒有辦法成為他們想給我的父母。事實上,他們對懷孕一事一直保密,直到我出生那天。我生母從病房裡給一家領養機構打電話,她一隻手抱著我,另一隻手拿著一疊充滿希望的領養父母資料,他們為我選擇了我的領養家庭。

「我想,如果他們年齡稍大一點,如果他們想一起建立一個未來,他們可能不會把我送去領養。但事實上,他們還很年輕,並認為一個已經有經濟基礎的家庭將是我成長的理想之地。他們想要的是他們還沒有準備好給我的一切,他們找到了一個能夠提供這些需求的家庭。

「我與養父母和親生父母的關係都非常親密。我把養父母百分之百當作我的父母。我的親生父母屬於一個我不知道該如何定義的類別。他們只是我的一些最好的朋友之列。我還認為我的生父的妻子是我絕對最好的朋友之一。我生父的家對我來說就像自己家一樣。」

漢娜將梅根描述為很像一個姐姐的形象,她說他們兩個人經常發短信,互訴衷腸,無話不談。漢娜補充道,「她在很多方面都是我希望有一天能成為的人:自信、有魅力、善良。我很幸運,她讓我進入她的家和生活,而且我能夠與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相處融洽。」

漢娜和生母。(漢娜‧尼科勒提供)
漢娜和親生父親。(漢娜‧尼科勒提供)

今年晚些時候,漢娜和尼古拉斯計劃搬到她親生父母居住的城市,她的養父母也剛剛搬到這個地方。屆時,她的大部分家人將住在彼此相距不到20分鐘的地方,她說她迫不及待地想再見到他們。

自從長大成人、搬出去並結婚後,漢娜很慶幸自己能夠處理收養前後的許多情感。她對她的養父母充滿了愛,他們總是支持她的努力。漢娜表示,她非常感謝韋恩和莉安娜,也非常感謝梅根和布倫特。她定期與他們溝通,但現在她結婚了,她的優先事項已經有所改變。

漢娜表示,「我仍然會就重大決定諮詢我的養父母和親生父母,但我看重的還是我丈夫的意見。我和他過著小家庭生活,用一塊蛋糕來比喻,我們兩人和我們的新生兒親密關係是蛋糕,所有其它關係就是蛋糕上的甜蜜糖霜和櫻桃。」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