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歲單身女商人放棄女權主義 回歸傳統家庭

【2022年09月0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艾琛編譯)早在1999年,女商人麗莎‧斯汀利(Lisa Stingley)本該很開心。作為一名在華盛頓一家獵頭公司工作的頗有成就的職業女性,斯汀利在某些人的心目中就像一名超級明星。她稱,外出工作的女性有一種「魅力」。然而,奇怪的是,斯汀利曾經崇尚的「獲得成功、真正的成就感」的女權主義價值觀突然變得如此空洞,總覺得缺少了什麼東西。

42歲時,仍然無人問津,斯汀利有些驚慌失措,精神崩潰,決定要結婚。她告訴《大紀元時報》,「你回到家,看到一個空蕩蕩的公寓。如果家裡有什麼東西壞了,我會很崩潰,怨天尤人,認為解決這類問題應該是男人的事!」 但她所渴望的那種類型在華盛頓的「超強事業心環境」中很少見,她的崩潰是一個退出職業場的跡象。

隨後,她的事業主義觀點發生了徹底的轉變,將她從「女權主義曠野」的泥潭中解救出來。這需要謙遜和自我反省的勇氣。她重新調整了自己,以及她認為自己對女性身分的所有認識。她說,這是值得的。某些東西是根深蒂固的,越早接受越好。2002年,她開始欣然接受新的生活。

尋求婚姻組家庭

斯汀利辭職後,搬到了德克薩斯州歐文(Irving)市的姐姐和姐夫家。她將從一些離婚或關係破裂的人群中挑選一位伴侶,但一直沒有找到。也許事情並沒有那麼糟糕。她說,「我姐姐和她丈夫想方設法給我找個丈夫,通常這會使我感到難堪,我會說,算了吧!」

斯汀利準備得很充分,至少她是這麼想的。

斯汀利的姐姐和姐夫熱衷於跑步。在兩個月內,也就是8月份,他們在沃思堡的年度跑步者俱樂部勞動節比賽(Fort Worth’s annual Runners』 Club Labor Day Race)中為斯汀利介紹了一位熱愛跑步的小伙子。理查德(Richard)是一名航天工程師,他們一拍即合,相處得很融洽,在同年12月他們就結婚了,儘管他們的幸福生活不是在一夜之間發生的·。

(麗莎‧斯汀利提供)
(麗莎‧斯汀利提供)

斯汀利之前的工作就像某種反常的睪丸激素治療,使她變得很有男子氣概。這種活力在企業界令人敬佩,現在現實生活中卻冒犯了她的丈夫和他們和諧的婚姻。

斯汀利稱,「我說話聲音很大,也很吵鬧。我稱之為『排斥男性』,我的控制欲很強。我認為文化鼓勵男人需要被控制,需要順從,但我其實不希望這樣的關係。因此,我決心改掉壞習慣。但這花了好幾年時間。我必須變得更加女性化。」

儘管理查德對女權主義有自己的看法,但他無法接受斯汀利長期以來對他的審視,一山不能有兩虎。然而斯汀利及時地抓住了自己的問題,女權主義者教導要讓男人 「圍著自己轉」,她拒絕這樣做。老實說,女性「被男性的軟弱所排斥」,她承認這一點。「但她們無法停止毀壞自己的家庭。」

斯汀利回頭先找自己的問題,改變自己。隨著她的變化,她丈夫也跟著變了。和睦相處隨之而來。

(麗莎‧斯汀利提供)

斯汀利有意培養女性氣質。她不再「鄙視女孩的東西」,比如做晚餐,而是謙卑地接受了培養家庭氛圍的做法。「穿上裙子,戴上耳環,剃掉腋毛,做頭髮,喜歡家庭生活,以及保持貞潔。」

媒體導向導致婚姻破裂?

「保持貞潔 」在今天看來似乎不合時宜,作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斯汀利知道原因。電視和媒體除了宣揚女權主義外,還通過美化濫交來詆毀女性。未婚女性行使一個妻子職責,「洗衣服、做愛、做飯」,違背了男人被創造的初衷,那就是 「尊重你,為你獻身」。

她補充說,提升自己可以提升你周圍的其他人,包括男人,讓他們「達到他們應該成為的樣子。你想要結婚的男人,他們會喜歡這樣,而且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戒指戴在你的手指上。」

媒體對家庭關係的描述似乎有傾向性,最明顯的是對婚姻的偏見。斯汀利觀察到,那些有外遇的人被描述成「超級幸福」;同性戀夫妻都「非常幸福」;已婚夫婦會「互相憎恨」。

男性也被女權主義禍害所傷害。當女人變得像男人一樣時,男人就會說再見了。

斯汀利解釋說,「他們就會遠離社會,不想結婚,玩電子遊戲。當他們感到被社會和女性排斥,他們就會放棄尋找伴侶,因為無法找到可以結婚的對象。但女性可以重新獲得這種感覺……他們會很容易地再次活躍起來。」

她補充說,古往今來,女性一直欣然接受擁有孩子和丈夫的生活。傳統的母親是國家的支柱。男人做出了犧牲。「我們已經忽略了這一點。我們如此獨立,不敢依賴另一個人。而且我認為這很傷人。這是一種不願承擔風險的態度。」

推崇傳統 幫助尋求婚姻的女性

今年8月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20周年。現年63歲的斯汀利給他們的婚姻打了滿分10分,與他們開始時糟糕的關係「1分或2分」相差甚遠。

這些年來,斯汀利通過網站「女權主義謬論」(Feminist Fallacy)、女孩晚間活動支持小組(Girls』 Night Out support group)以及她在華盛頓特區為孤獨的朋友們建立的基督教單身外聯活動,與志同道合、尋求婚姻的女性建立了聯繫,她幫助女性應對普遍存在但容易誤解的觀念。「40歲以上女人結婚的概率比被閃電擊中還要低。」

如今,斯汀利繼續培養她所推崇的傳統女性特質。

(麗莎‧斯汀利提供)

當被問及對二十多歲仍處於萌芽狀態,一生充滿了潛力的年輕女性有何建議時,斯汀利表示,「我不希望她們經歷我所經歷的,或我的一些朋友們所經歷的。婚姻是有風險的……但不要認為這不值得。你可能會被解僱,那也是一種風險。但什麼更具破壞性?什麼更值得冒險?」

斯汀利指出,簡而言之:避開深淵,避開她所陷入的女權主義謊言。接受傳統,因為傳統已經保護了社會幾千年。應該接受教育,這很重要。

當然也需要有一個職業,婚前工作可以使女性更加珍惜職場所提供的經歷。

她補充說,家庭是「生命的本質」,當聖誕節來臨時,你不必再驚慌失措,無處可去。……只管去做吧。當然不能隨便草率結婚,你有選擇。而且不用擔心成為一名傳統的女性。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