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美國兩黨的選舉信息截然不同

【2022年11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Stu Cvrk撰文/原泉編譯)第47任美國眾議院議長小托馬斯‧菲利普‧「提普」‧奧尼爾(Thomas Phillip “Tip” O’Neill Jr.)最常被引用的警句是:「所有政治都是地方性的。」

對不起,提普,這次不是!2022年中期選舉已被兩黨全國化了。

讓我們來檢驗一下這個理論。兩黨之間的分歧從未如此明顯。

共和黨傳達的信息

以下是共和黨在此次選舉周期向選民傳達的關鍵信息。這些信息都與整個2022年、甚至連民主黨的民調機構都一直報導的最重要的問題相一致,都是直接影響人們生活的基本問題。

經濟混亂和通貨膨脹。這是共和黨信息的關鍵部分:民主黨的政策已經將經濟推入深淵,通貨膨脹飆升,共和黨將通過控制政府過度支出、重啟國內石油和天然氣生產,以及結束封鎖來解決問題。

移民和邊境危機。共和黨人發誓要關閉邊境,阻止未經審查的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並阻止芬太尼和其它非法毒品的泛濫,這些毒品每年造成超過10萬美國人死亡。

2021年9月19日,德克薩斯州德爾里奧市(Del Rio)美墨邊境,一名美國邊境巡邏隊騎警在格蘭德河(Rio Grande River)畔與非法移民對峙。(Paul Ratje/AFP via Getty Images)

犯罪。民主黨的政策直接導致全美各地的犯罪率上升,尤其是在民主黨控制的大城市。選擇站隊吧,因為共和黨人打算推翻以下所有民主黨的政策:

  • 削減警察經費
  • 無現金保釋
  • 左翼億萬富翁索羅斯資助的地區檢察官
  • 將政敵投入監獄
  • 雙重標准和選擇性的起訴

將聯邦政府武器化。共和黨人支持強有力的政府問責制。美國人驚愕地看到,司法部、聯邦調查局(FBI)和國土安全部被用來對付民主黨的政治對手。(2020年)1月6日的抗議者被追到天涯海角,而成千上萬的「安提法」(Antifa)和「黑命貴」(BLM)的暴徒則只挨了巴掌(如果挨了的話)。和平的反墮胎抗議者被聯邦調查局突襲,而支持墮胎的抗議者的暴力行為卻被忽視。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共和黨成員最新發布了一份1,000頁的報告,詳細「指控司法部和聯邦調查局內部存在不當行為和政治偏見」。共和黨人誓言要重新實施國會對聯邦機構的強有力監督,特別是那些參與執法相關活動的機構。

父母管教。在拜登就任總統的第一天,就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進一步強化了民主黨對LGBT+(同性戀、雙性戀、變性者等)整體議程的長期支持。從那時起,公立學校對兒童進行「性誘拐」(grooming)、鼓吹變性手術、邀請「變裝王后」進校表演等事件的曝光,使美國人感到憤怒。共和黨人強調父母對孩子的管教,停止任何通過公共教育系統「性誘拐」孩子的行為。

(譯者註:「變裝王后」指通過穿較夸張的女性服裝來扮演女性的男性。)

民主黨傳達的信息

民主黨的信息迴避了所有對美國人來說最重要的柴米油鹽的問題,他們的主張完全忽略了共和黨的信息要素。

墮胎。6月24日,美國最高法院在「多布斯訴傑克遜婦女健康組織案」的判決中,推翻了「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將「允許、限制或完全禁止墮胎」的立法權交還各州。民主黨戰略家以為他們中了政治大獎,他們相信,墮胎是贏得選舉的門票,也能轉移他們的政策帶來的災難性經濟混亂和高通脹等話題。結果,從6月到勞工節,民主黨投入了1.24億美元抨擊墮胎問題,但民意調查顯示,這個問題對美國人來說並不重要。

2022年7月8日,喬‧拜登總統在白宮羅斯福廳簽署有關墮胎權利的行政命令前發表講話。(Samuel Corum/AFP via Getty Images)

拯救民主。一個必然結果就是「整垮否認(2020年)大選結果的人」。「民主在選票上」這句話被幾十位民主黨領袖和他們的馬屁精媒體無休止地重複著。喬‧拜登在過去兩週的有限的競選演說中,把它作為一個主要內容。希拉里‧克林頓和南希‧佩洛西也一直不懈地呼應這一信息。但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是什麼呢?民主黨人實際上是在說,民主的真正威脅是任何不投票給民主黨的人!民主黨的信息包括以下內容:

  • 將對(眾議長南希‧佩洛西的丈夫)保羅‧佩洛西(Paul Pelosi)的襲擊歸咎於一個受右翼Q理論驅使的攻擊者(同時隱瞞了實際發生的真相)
  • 妖魔化「美國優先」的支持者
  • 繼續努力「拿下川普」,以激勵民主黨基層選民

今年投票將民主黨趕下台的美國人可能會認為,在他們行使民主權投票時,拜登及其同夥聲稱「民主受到威脅」是對選民的侮辱!

共和黨人壞。民主黨人不斷重複的陳詞濫調包括:共和黨人「會奪走你們的社會保障金」,以及「共和黨人天生就是種族主義者」。而且,民主黨人在宣傳「否認(2020年)大選結果的共和黨人……不應該參加選舉」時,表現得十足虛偽。著名的「1月6日委員會」成員、馬里蘭州民主黨眾議員傑米‧拉斯金(Jamie Raskin)對2016年的選舉結果提出異議,其他著名的民主黨「選舉結果否認者」包括:希拉里‧克林頓、斯塔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

這就是民主黨媒體今年傳遞的信息,不談論他們喜歡的問題,如全球變暖、槍枝管制、烏克蘭、新冠疫苗強制令,以及經常使用的字母遊戲(CRT、ESG、LGBT+等)。但他們熱衷於污名化,希望選民們能忽視在此次選舉周期中很重要的柴米油鹽等問題。

例如,MSNBC的主持人蒂芙尼‧克羅斯(Tiffany Cross)稱,共和黨人談論犯罪問題是「種族主義的擴音器」。11月4日,克羅斯被MSNBC解僱。

紐約州民主黨籍州長凱西‧霍楚爾(Kathy Hochul)說,犯罪率上升是陰謀論:「美國人對犯罪日益加劇的恐懼,是由『操縱大師』在選舉日之前製造的一場全國性的『陰謀』。」

11月3日,美國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左)、紐約州州長凱西‧霍楚爾(中)和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右)在紐約曼哈頓巴納德學院(Barnard College)參加動員投票的集會。(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CNN長期以來一直為民主黨服務,儘量淡化犯罪問題。2020年8月23日﹐在威斯康星州基諾沙市(Kenosha),非裔男子雅各布‧布雷克(Jacob Blake)與警方發生衝突,導致前者中槍並癱瘓。此次槍擊事件引發了騷亂,CNN被抓到了一個不光彩的字幕,上面寫著「警察槍擊事件後的抗議很激烈,但主要是和平的抗議」。這讓人想起民主黨的媒體機器在2020年全年為「安提法-黑命貴」騷亂開脫。

但在這個特別的選舉季節,這種支持民主黨的荒謬行為可能糟糕透頂。MSNBC的電視主持人喬伊‧里德(Joy Reid)稱,通貨膨脹是「共和黨人教」的詞,普通人不會用這個捏造出來的詞。

總之,民主黨希望選民關注抽象的概念和「共和黨人壞」,而不是直接影響他們生活的問題。

結論

今年的選舉年,共和黨和民主黨向選民傳達的信息非常明確,兩黨之間的分歧可能比以往任何一次中期選舉都要大。在大多數選民的心目中,拜登執政期間通過的民主黨政策的有害影響已經使選舉全國化。眾議院共和黨人也用他們的「對美國的承諾」使選舉全國化。

共和黨人直接解決對美國人民最重要的柴米油鹽問題,而民主黨人則喋喋不休地談論與大多數選民生活無關緊要的深奧問題。民主黨人不會也不可能,以他們在過去20個月裡實施的政策來競選,因為選民在每次給車加油、購買食品時,都直接和親自體驗到了災難性的政策結果。

預備—開始比賽。今年的選舉屬於共和黨。

作者簡介:

斯圖‧克夫克(Stu Cvrk)在美國海軍服役30年,擔任過各種現役和預備役職務,在中東和西太平洋等地區擁有豐富的作戰經驗,退役前是一名上尉。他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U.S. Naval Academy),接受了古典的自由主義教育,具有海洋學家和系統分析員的教育和經驗,這些為他此後的政治評論打下了重要基礎。

原文:Republicans and Democrats Have Drastically Different Midterm Message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